第63期

王刚

作者

宁波慈溪雷迪森酒店简介

全称为宁波慈溪雷迪森广场酒店,于2009年12月正式建成,2011年对外营业,2013年12月被国家旅游局授予五星级酒店称号。然而,授牌五星尚未“足岁”,酒店就因资不抵债而挂牌出让。

由于挂名“雷迪森”,不禁让人联想起国内知名酒店品牌“雷迪森酒店管理公司”。实际上,从2013年开始该酒店就转为“品牌特许经营”的模式,即只形成品牌体系上的合作,无任何资产及投资关系,而其真正的母公司是“慈溪市金色港湾旅业有限公司”。

2014年3月,该公司宣告破产重整,酒店也交由一家贸易公司代为接管,目前酒店处于正常经营状态中。而这家五星级酒店之前的老板杜天明已经“跑路”。

据最新消息显示,处于破产清算的雷迪森广场酒店已迎来新的承包人。现任雷迪森酒店总经理李阳杰表示,政府和债权人都主张酒店整体重组,他们也想探出个新路子,希望这家酒店能有好前景。

困境

酒店挂牌一年无人理,还有的卖掉开起了眼科医院

去年,宁波有不少星级酒店遭遇“寒冬”。例如,去年年初的时候,宁波著名的四星级酒店,文昌大酒店关门歇业,成为了当地首家倒闭的高星级酒店

据了解,这家酒店已经经营了十多年之久。而对于倒闭的原因,酒店的负责人表示,接手后酒店就一直在亏损,从最初的一年两三百万到最后的一年亏损600万,实在难以承受。在文昌大酒店关门之后,宁波南苑集团接手这里开起了眼科医院。这个著名的南苑集团的旗下也有一家高星级酒店,名叫南苑饭店,这家酒店还是浙江省的第一家家五星级酒店。但是在去年6月的时候,南苑饭店被老东家南苑股份卖给了北京首旅,以期摆脱经营困境。

其实,除了上面写的两家饭店,在宁波还有不少老牌酒店正在酝酿股权转让,希望通过转型或者改善资金条件来维持酒店运营。

1999年开业的宁波凯利大酒店,从去年开始在网上公开挂牌,出让100%股权及酒店所处房产,出让底价为近1.5亿元。酒店近年来的经营状况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截止到挂牌结束时间2014年12月16日,本次出让也没有什么结果。

同样在杭州,很多五星级酒店也承受着转型的痛苦。比如,杭州去年有两家五星级酒店被全国旅游星级饭店评定委员会“摘星”,分别是5月份公布的杭州陆羽山庄度假酒店,12月份公布的杭州西湖国宾馆

但令人感到疑惑的是,“摘星”“降星”的这些星级酒店中并非都是经营出现困境,而是主动要求“调整星级”。据中国旅游饭店协会透露,这样的饭店在去年就有50多家……[详细]

图为2014年经历股权出让的宁波大酒店和宁波凯利大酒店

图为2014年经历股权出让的宁波大酒店和宁波凯利大酒店。

原因

过度建设加上供需失衡,高星级酒店“雪上加霜”

这些高星级酒店生意冷清的背后,是酒店业长期以来的过度建设、高端酒店供需失衡的必然结果。据统计,2004年,浙江共有星级酒店901家,其中五星级的有9家,四星的有76家,平均出租率为约为68%;而到了2014年,浙江的五星级饭店数量暴增了850%,达到86家,而四星级饭店仅增长了不到一倍,达到117家。

五星级酒店是星级酒店中档次最高的、价位最高的、服务最好的,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从另一个数据中,我们可以得到答案:数据显示,2014年上半年,杭州市四星级饭店客房平均出租率、日平均房价、单房平均收益三个关键指标同比2013年上半年度均出现下滑趋势,其中平均出租率同比下降0.38%,相比之下,杭州市五星级饭店面临的竞争压力更大,其中平均出租率同比下降0.54%,日平均房价及单房平均收益分别下降12元人民币和14元人民币,显示五星级饭店依然面临巨大的经营竞争压力。

数量增加了近9倍,但销售效益却不断下降。这背后是不合理的商务、政务消费,让部分地方的星级酒店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这种条件下发展起来的酒店往往忽视了大众的消费需求,同时也形成了非理性的、畸形的“泡沫”。

“去年,宁波市的五星级饭店占星级饭店的比例超过10%,这一数据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5.27%,高于上海的5.7%,远超北京的3.8%。宁波五星级饭店的数量占星级饭店的比例可能很快超过惊人的30%,那将出现有悖市场规律的不利局面。”一名专家表示说,宁波豪华酒店发展过热,部分区域五星饭店过于集中,短期供需矛盾将更加突出……[详细]

近两年,由于“三公消费”紧急刹车,大量高端会所被关停。图为杭州西湖边的一家会所等待正式停业

近两年,由于“三公消费”紧急刹车,大量高端会所被关停。图为杭州西湖边的一家会所等待正式停业。

背景

慈溪雷迪森老板跑路,给宁波酒店业泼上冷水

近年来五星级酒店的激增,并非完全是市场竞争的结果,其中还有政府政策的变化、企业家投资决策失误的部分。

宁波慈溪雷迪森酒店的倒闭,给高速发展奢华酒店业的宁波泼上了一盆冷水。负责该酒店破产清算的会计事务所负责人称,当时这家酒店总投资2.6亿元,现对外债务达4.5亿元,一年仅支付利息就达2300多万元,而目前这家五星级酒店的前老板已经跑路。

事实上,有不少企业在资产快速膨胀的过程中,会选择投资建设酒店或者发展其它商业地产项目,但在母公司经济效益不好的情况下,酒店的经营也必然会受到影响,甚至有的酒店在建设期就因为母公司资金链的问题而夭折。

例如,成立有12年时间的宁波大酒店是一家四星级酒店,同时也是罗蒙集团有限公司下属的旅游涉外饭店。因为服装生意不好,从2014年8月开始,挂牌4亿转让该酒店,以期盘活资金。罗蒙集团总裁表示:也曾有三四个人来谈过,不过都没有谈成,现在这种背景下,酒店资产都是贬值的,确实很少有人愿意接盘。而几乎同一时间,罗蒙集团还将旗下的罗蒙环球购物中心以10.37亿的价格出让给了银泰集团。

一直以来,我国的高档酒店普遍存在着同质化竞争的现象,基本上绝大多数的酒店都是商务酒店和旅游酒店,只能满足消费者一些普通的需求,而忽略了其个性的元素。例如与星级酒店“门可罗雀”的情况相比,差异化竞争的一些特色主题酒店却是生意火热……[详细]

在中央发布“八项规定”之前,不少酒店都热衷于参加星级资格评定。图为一家酒店为五星级牌匾揭牌

在中央发布“八项规定”之前,不少酒店都热衷于参加星级资格评定。图为一家酒店为五星级牌匾揭牌。

未来

宁波10年内五星级酒店增30倍,仍将继续坎坷和煎熬

事实上,倒闭的这家宁波慈溪雷迪森,在开业的时候,也正是在宁波如火如荼的“酒店建设大潮”中的其中一家。宁波市旅游局分管饭店行业的党委委员、副巡视员杨雄鹰说,10年前宁波仅有两家五星级酒店,而到去年底宁波市挂牌的五星级酒店就有22家,未挂牌、相当于五星级设施的高档酒店10多家,在建或拟建的五星级酒店还有30多家

在宁波还有另外一家雷迪森,是位于会展中心附近的宁波雷迪森世嘉酒店,这家酒店早在2008年就开始建设,而开业时间预计是在2012年,但实际上在2014年初的时候,有媒体报道该酒店仍未完工,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延迟开业的影响因素很多,有工程进度、市场大环境等方面。而截至目前,在网上仍未查询到该酒店开业的相关信息

有五星级酒店延迟开业这种情况的还有拟开业时间为2013年的嘉裕酒店、拟开业时间为2013年的象山喜来登酒店估计要到2016年才能开,还有奉化华侨豪生大酒店等一批酒店仍在延迟,而不少投资商已经推迟或放慢建设步伐。

有业内人士称,自政府节俭风吹刮以来,现在酒店生意非常难做,如果有这么多五星级酒店要开,客源增长的速度跟不上酒店发展,部分资金周转不够,可能会破产,“政府的调控,对依赖三公消费的高星级酒店冲击特别大。”

国家旅游局副局长吴文学表示,部分地区高星级饭店扩张过快,“高大上”供给与大众化的需求存在脱节,加之当下“从俭、从简”的政风和社会风气,使困扰高星级酒店业的结构性矛盾凸显出来,行业经营效益呈现较为明显的下滑态势。

2014年中国酒店业基本延续了之前的态势,收入、利润持续走低,“两年来亏失最多的是大量依赖高端政务消费的饭店,行业整体效益出现断崖式下降”,知情人士认为,高星级酒店的人才短缺和成本过高让转型变得更困难,未来还将会是比较坎坷和煎熬……[详细]

图为宁波雷迪森世嘉酒店,该酒店于2008年开建,计划在2012年开业,截至目前,该酒店仍未开业

图为宁波雷迪森世嘉酒店,该酒店于2008年开建,计划在2012年开业,截至目前,该酒店仍未开业。

结语

THE END

宁波慈溪雷迪森的倒闭、高星级酒店建设热潮的退去……这些被中央八项规定“意外刺破”的“泡沫”并不是偶然,而这也仅仅是刚刚拉开了整个五星级酒店行业洗牌的序幕。同时,移动互联网的兴起也对酒店业的传统销售模式带来了全新考验。

转型,听起来如此简单的两个字,对于酒店这个行业来说,却是那么难……

观点

THE OPINION

观点
0
赞同

您是否赞同本期观点?

0
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