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期

王刚

作者

什么是“温州模式”

温州模式是指在温州地区以家庭工业和中小企业为基本生产单位,通过专业化市场发展非农产业的经济发展模式,是在改革开放之后,温州最先接受市场化和国国际化洗礼的环境下逐渐形成的。

温州模式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使得当地的民营企业得到充分的发展,同时了引领了温州经济在省内甚至全国的领先地位,但是由于缺乏必要的监督和规范,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温州产品假冒伪劣产品横行,同时,温州模式粗放式的发展模式也对当地环境造成了严重的污染,从此,温州模式开始遭到人们的质疑。

随着温州经济不断的市场化和国际化,温州经济发展模式也不断调整,政府开始促进股份制改革,企业也慢慢重视质量和品牌建设。

背景

学过“武打”的温州商人 领奖时写下“危”字

郑元豹是谁?1958年,郑元豹出生于温州乐清柳市,13岁开始打渔赚钱,17岁改行去打铁,后来又教人武术。有记者在采访他时惊叹其人长得高大、威猛,郑元豹笑称,这全是“打”出来的。小时候的郑元豹对上学念书如痴如迷,无奈由于家境贫困交不起学费,在15岁时辍学了。回忆自己的童年,郑元豹说:“那时,我们从来没有完整两条腿的裤子穿,每天奢求的只是能吃饱饭。”

浪迹天涯是温州人生活的最真实写照,也许正是因为郑元豹骨子里的“不安分”,他年仅18岁就跑到杭州,创办了飞鹰机电控制厂,正式开始了他的电器事业。此后他又跑到上海等地,这些年轻时的经历,为日后达成“并购狂人”的梦想埋下了伏笔。

1989年,郑元豹回到乐清,接管了乐清人民低压电器厂,7年之后,成立了现在的人民电器集团,并出任董事长。1995年,郑元豹一举吞并了66家企业,1999年,他又收购了上海34家国有企业,此后持续进行并购和重组让他无愧于“并购狂人”这个称号,而截至2007年,一共12家全资子公司、85家控股成员企业、800多家加工协作企业和3000多家销售公司也让“人民电器”这个牌子成为中国工业电器领域第一价值品牌。

如今,诞生于小镇柳市的人民电器集团已连续10多年稳居中国民企500强。

有人不禁要问,作为一家500强企业的董事长,他为什么会在颁奖典礼的现场写下一个“危”字作为他的年度汉字呢?

据他自己说,一方面是居安思危,无时无刻需要保持忧患意识;另一方面,从2008年温州信贷危机到现在,温州经济一直处于低谷状态,虽然有所好转,但是要彻底恢复到之前的状态仍需一段时间,要有危机感,不能再重蹈覆辙……[详细]

图为2014年风云浙商颁奖典礼上,郑元豹写下“危”字

图为2014年风云浙商颁奖典礼上,郑元豹写下“危”字。

历史

小镇柳市的传奇往事与困扰

乐清柳市并不是“市”,柳市只是一个“小镇”,但这个“小镇”却被赋予了很多传奇的“标签”,这里被称为“温州模式”的发源地,这里被称为“中国电器之都”,这里诞生了十余家的500强企业,这个小镇还是全国百强镇的榜单中浙江小镇的第一名。

30年前,柳市经济以低压电器产业起步,随后的几十年中,柳市在低压电器领域一直保持着快速发展的节奏,如今已占全国60%以上的市场份额。与此同时,也培育出了一些著名的低压电器制造企业,比如人民电器集团、正泰集团、德力西集团等。

最近刚刚被选为温州民商银行董事长的南存辉,就是正泰集团的董事长,这个浙江首家民营银行的掌门人也是柳市人。1984年,南存辉与同班同学、后来德力西的董事长胡成中因为共同的致富梦走到了一起,加上胡成中的弟弟胡成国,几个人兴办了求精开关厂。据称当时二人各出资1.5万元,创业6年赢利200万元。

8年后,求精电器分了家,胡成中创办了德力西,立志“赶超德国西门子”。南存辉则和弟弟等亲戚朋友一起,创办了正泰。家族化的抱团模式也成为了“温州模式”的一种典型案例。20世纪90年代之后,当地政府度推行企业的“去家族化”,进行股份制改革。

但在不断发展中,仍有许多问题困扰着柳市企业,例如“脆弱”的互保资金链关系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威胁了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同时,竞争的激烈与市场环境的恶化,也让一些中小企业开始慢慢逃离制造业,进行转型。此外,柳市还曾经遭遇产品质量低劣,专利垄断等危机……[详细]

图左为2014年柳市举办的第14届中国电器文化节,图右为90年代柳市地区低压电器整治

图左为2014年柳市举办的第14届中国电器文化节,图右为90年代柳市地区低压电器整治。

根源

温州模式遭遇质疑 炒房团“臭名远扬”

80年代初,柳市诞生了著名的“八大王”,这些曾经的“投机倒把犯罪分子”如今被描述成为“敢于打破旧框框的精神,激发了一代人的创业激情”。1985年,“八大王”被平反,很多人没有在起来,但是却诞生了一个新名词“温州模式”。

温州模式又被称为“小狗经济”,“小商品,大市场”是温州模式的鲜明特点,一个村一个产业,集群式的抱团发展,迅速让产品占领了市场,沿着这种经济发展模式,在改革开放之后的30年里,温州经济取的长足的发展。但是基于粗放制造的经济发展模式在市场竞争中问题也日益显露出来,无论是服装业,鞋革业还是五金电器等,由于其产品附加值较低、技术含量不高而在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

柳市“八大王”中最著名的“电器大王”郑元忠,是八个人里唯一如今相对成功的商人,他被无罪释放后二次创业成立了著名的庄吉集团。庄吉以服装产业发家,但去年却因为跨界造船业的危机险些破产,这个经历事实上是很多温州企业如今困境的缩影。

做实业的利润下降之后,很多企业内部开始出现不同声音,而高度捆绑的抱团经济让企业家难以做出正确判断,不少企业就开始朝着多元化的扩张路径进行发展,其中就包含了房地产等业务模式。这也促使了很长一段时间内,“温州炒房团”的名声算是“臭名远扬”,许多房地产商甚至还拿“炒房团”来做广告,用以证明楼盘的品质优良。

另一部分人或资金则投向了民间借贷,不同的企业集团之间开始大量互保,温州很多企业,都通过复杂加错的担保和信贷链紧密的缠绕在一起,悬殊的利息与实际收益,将沉重的负担转嫁到了市场,炒作变得更加肆无忌惮,炒煤、炒大蒜、炒黄金……[详细]

图为温州“太太炒房团”

“温州炒房团”这个名称曾屡现报端,如今早已销声匿迹。图为温州“太太炒房团”。

思考

温州老板跑路668人,走出困境仍需要两三年

资金的风险放大终于在外部环境的变化中趋于崩溃,2008年,美国发生次贷危机,2010年,欧债危机,外贸投资的恶化迅速影响到了温州这个外向型经济的城市。2011年,温州爆发信贷危机,大量资金链断裂,这些债务问题产生了大约1600亿元的不良贷款。

巨大的经济压力使得温州不少企业倒闭,2012年以来,光跑路的温州老板就有668人,而跳楼、煤气等非正常死亡的有35人。而这样的现状也直接导致了过去30多年来,温州大小企业资金周转所形成的“熟人社会”民间信用体系几近崩塌。

“以前,两个熟人之间借个钱,打个借条就可以,甚至一个电话就能借来几十万上百万。现在温州人彼此不再那么信任了,借钱必须要抵押或担保,或者干脆不借。”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总经理徐智潜介绍说。

由于民间借贷往往涉及千家万户,因此,现实情况往往是“一人跑路,千家遭殃”。这让很长一段时间里为人所称道的“温州模式”开始出现质疑的声音。有人开玩笑说,过去提温州人,那是中国的犹太人,现在提温州人,那都要问问什么时候准备跑路

诚然温州面临着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但是这并不代表温州模式已经过时,从批判的角度去看,它所包含的诸如注重市场、敢作敢为以及团结的出发点,都是值得肯定的。

事实上,现在的温州经济确实正在渐渐复苏,温州市委书记陈一新在今年浙江省两会上说,近一两年,温州经济开始慢慢恢复,到2014年,温州已化解的不良贷款约818亿,“温州走出困境至少还需要2到3年”……[详细]

1月27日,温州民商银行召开创立大会,正式宣布浙江首家民营银行成立

1月27日,温州民商银行召开创立大会,正式宣布浙江首家民营银行成立。

结语

THE END

对于不少在高利贷崩盘、楼市腰斩、担保链危机中煎熬了两三年的温州人来说,危机早已是生活中每天必须面对的现实。

温州人也务实,从来不拒绝承认这些危机,敢于面对就跟当初“敢作敢为”一样。路还有很长,温州经济还是没有彻底走出困境,这也正是郑元豹所写的“危”字最深层的内涵。一步一个脚印,温州经济才会转入健康发展的正轨……

观点

THE OPINION

观点
0
赞同

您是否赞同本期观点?

0
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