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期

陈逸俊

作者

什么是“绿皮车”

中国铁路列车中绿色涂装配黄条色带的俗称,拥有墨绿色外表,设计最高时速为120km/h与160km/h,但因“路权”较低经常让车,留给人速度较慢的感受,加上车价便宜、车内拥挤不堪,成为了中国旅客列车中最具代表性的形象。

绿皮车的车身设计源自计划经济时期对苏联的模仿,同时也是一种战时审美遗留。自20世纪90年以来,铁路部门不断加大“绿皮车”的淘汰和改造力度,绿皮车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从2014年年底开始,北京、上海、郑州铁路局所辖的普通旅客列车,包含特快、直快等现有的红色、蓝色、橙色的火车都将被重新刷上绿色,全新概念的“绿皮车”将回归大众视野。不久后,中国铁路客车颜色将只有两种:即普通列车的墨绿色和动车高铁的白色。

背景

浙江商人民间筹资建第一条铁路

蒸汽机是18世纪工业革命的象征,之后改良后的一辆辆火车头驰骋在铁轨上,不仅让人与人之间的空间距离变得更短,也让陆地上各个地区的物资、经济连接得更加紧密。

但在19世纪的中国,火车和铁路并非人人都能接受,人们第一次接触“迅疾如飞”的火车头时甚至将其斥为“妖物”。1876年,英商建造了中国的第一条铁路是位于上海的吴淞铁路,但通车运营仅一年就遭遇拆除的下场。之后由于列强多次侵入中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土地上修筑铁路的“路权”及资源都被大肆掠夺。

浙江历史上的第一条铁路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1897年,英国向清政府提出,要修建苏杭甬铁路,并于次年和清政府签订了《苏杭甬铁路草约》。但此协议遭遇强烈反对,江浙两省绅商及民众要求废约,并分别组成商办公司筹集资金来修筑铁路。

1905年,浙江省率先成立了商办浙江铁路有限公司,并推选萧山人汤寿潜为公司总经理,着手筹办浙江的铁路建造事宜。时年50岁的汤寿潜就这样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通过动员“工商各界、缩衣节食、勉尽公义”来公开投股。从绅商到普通百姓认购极为踊跃,至1906年5月,浙江铁路有限公司共筹资400多万元。

1906年11月14日,汤寿潜这位四品京卿两淮盐运使,带着一把铁锹在钱塘江边“闸口火车站”的位置掘了第一下,宣告浙江首条铁路“江墅铁路”正式开工。这条仅有16.135公里的铁路上共有5个火车站,如今都是耳熟能详的杭州地名,这5个站分别是闸口站、南星桥站、清泰门站、艮山门站、拱宸桥站。

如今,艮山门至南星桥的铁路还在使用中,但艮山门至拱宸桥这一段却铁路早已没了踪影,但因为路基夯得很实,在上面新建的四五千米长的绍兴路,简直就像是一条直线,它像一个符号,代表着杭州某一段曾经辉煌过的历史。

在江墅铁路的建造过程中,为保证工程顺利进行,浙江还诞生了中国第一家商办银行,浙江兴业银行,此后这家银行还参与了钱江大桥、浙赣铁路的建设资金筹措……[详细]

左图为杭州江墅铁路拱宸站遗址公园,右图为江墅铁路闸口站

图左为杭州江墅铁路拱宸站遗址公园,图右为江墅铁路闸口站。

历史

杭州城站与宁波火车站的“战火记忆”

铁路的最初建设总是伴随着巨额资金的需求,建成后又会极大地拉动当地经济、方便民众出行,而见证着一列列满载的火车的正是一座座火车站。

杭州城站火车站虽然不是浙江历史最悠久的车站,但它一定是最有故事的火车站,它经历了一次迁站、一次战后重建、一次改建。江墅铁路上的清泰门站是城站的前身,很多初到杭州的人不知道城站是什么意思,以至于在杭州东站建成之前许多人都要问“不去城站,是去杭州站,杭州站在哪里”这样的问题。

回答这个问题就要提到原来的杭州城是有一座城门,要赶火车,就要先出城门,这样很不方便,因此当时汤寿潜的女婿马一浮就建议将清泰门站移至城内。经过反复沟通,时隔两年,新的火车站建成,因为是城内之站,被杭州人习惯称为“城站”。这个马一浮是何人?他是浙大著名教授,浙大的校歌就是他写的词,这是题外话。

浙江另一座充满故事的火车站就是宁波火车站,不过这并不是如今的这座,最早的宁波火车站是建在江北,沪杭甬铁路的终点站,但由于当时的技术建造不了跨越绍兴曹娥江的大桥,这条线路就变成了“曹甬铁路”。不过这样一条短短的铁路线却让宁波站非常热闹,也让宁波人尝到了甜头。从曹娥江边走到余姚,曾经是要“鸡叫百官走,点灯到余姚”,可搭上火车后,只要两个小时就可以了。

从1910年开始建造,到1938年宁波站毁于战火,28年的短暂历史里,杭甬铁路一直是处于未完工的状态,之后这条耗费大量财力的“曹甬铁路”也被拆除改为了公路。如今的宁波站于1959年建成,相对江北被炸毁的“北站”,这里被宁波人称为“南站”……[详细]

1月14日,杭州城站火车站的整修工程仍正进行中,这是这个火车站的第4次大修

1月14日,杭州城站火车站的整修工程仍正进行中,这是这个火车站的第4次大修。来源:浙江在线

未来

金温铁路改造工程即将完成,甬舟铁路2016年正式开工

浙赣铁路上的金华站也是浙江著名的老火车站,这里与杭州、宁波并称为浙江的三大枢纽型车站。浙赣铁路浙江段原名叫杭江铁路,1929年开建,金华站作为浙中交通枢纽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这条铁路线上最重要的站点之一,后来的通车典礼就是选择在金华站。

这座金华站跟前文所述类似,它也经历战火硝烟的洗礼,几经重修见证了历史的变迁,如今成为金华货运站转为货物装卸、存放机车及维修保养之用。金华老车站站房、站台、铁轨、信号系统、铁路机车等重要的近现代工业遗产至今基本保持原状,也因此成为了浙赣线浙江段境内目前唯一保存较为完整的车站。

1998年,金华与温州连接的金温铁路终于通车,这条“姗姗来迟”的铁路是中国第一条由地方、铁道部和香港三方合资兴建的铁路,这也是民营资本第一次进入铁路领域。温州火车站也因此成为了浙江最后几座通车的火车站之一。

不过金温铁路这个新中国第一条股份制铁路,最终因路权矛盾,车次安排、运行等很难与国有铁路融合,经营一度陷于困境。最终投资方退出,金温铁路收归国有。

如今这条金温铁路的扩能改造工程也正紧锣密鼓地建设,预计今年底将全面通车,温州到金华将仅需1个小时,过去“晃晃悠悠”几个小时到金华的日子也就一去不复回了。

经济的快速发展,科技的日新月异,让许多曾经跨不去的难题迎刃而解,也让浙江一条条电气化的高速铁路建成通车,随着甬台温快速铁路而建成的台州站,成为了除舟山为浙江最后一个拥有火车站的地级市,而据了解,舟山也将于2016年正式开工建设甬舟铁路……[详细]

图左为金温铁路建设中,图右上为1998年,首开列车的温州火车站,图右下为新金温铁路动员大会

图左为金温铁路建设中,图右上为1998年,首开列车的温州火车站,图右下为新金温铁路动员大会。

回忆

浙江最后的“老式”绿皮车停开,新版绿皮车亮相

曾几何时,铁路只是运送矿山物资的工具,“呜……轰隆轰隆”的声音随着历史的车轮渐渐被人们所遗忘,孩童成人后也许只能在博物馆里听到这样或许有点“惊悚”的声音。而这一切曾经都是那样真实的刻在人们的脑海中,刻在记忆深处的还有“绿皮车”。

“绿皮车”是人们对它最简单直白的称呼,因为它车身的颜色被涂成了深绿色,在列车编组中这是一种慢车的代表,而因为速度慢所以便宜,成为多数并不富裕的人首选的出行方式,几乎没有舒适可言的环境成为了每个人最真实的写照。

慢悠悠的绿皮车,连接的都是一些小地方,一些长途线路,几乎有近百个站,但这也是这些小县城最便捷的交通工具。行驶到铁轨上时,绿皮车的“路权”是最低的,它要为一切快车让道,所以它经常停,开不快,常常晚点。

上个世纪,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几乎是中国人唯一的远行工具。虽然慢,但绿皮车往往带给人一种很踏实的感觉,晃晃悠悠的它总会送你抵达目的地,春运时混杂着方便面、脚臭、厕所异味的车厢,也会让人睡得很安心。

被赋予半个世纪光荣使命、肩负了数十亿人次春运出行任务的绿皮车,如今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这些“老古董”被送入了修理车间或是报废处理,崭新的动车组则将接替其完成未来的工作。杭州的最后一列绿皮车从去年7月1日起被涂成了“红色”,正式宣告杭州与绿皮车说再见,而浙江的最后一趟温州至兰溪的绿皮车也将于今年2月1日正式停开

不过这不是结束,本月初,杭州开往北京的T31/32和Z9/10次列车率先穿上“绿装”,这是“新版绿皮车”已全新形式重新回到公众面前。也许是怀旧,也许也是不舍……[详细]

2015年2月1日,温州到兰溪的绿皮车将停开,这也是浙江的最后一趟老式绿皮车

2015年2月1日,温州到兰溪的绿皮车将停开,图右是杭州站内启用的新式绿皮车。

结语

THE END

浙江铁路的过去带着“驱除鞑虏、振兴实业”的印记,一百多年的历史积淀里,一条条铁轨如同经济大动脉延伸开来,而高速发展的经济像极了高速奔跑的高铁列车,当然,人们也会时常抱怨经济不景气,就像抱怨绿皮车一样。

但有时候,人们回忆起那些曾经“摇摇晃晃的绿皮车”,想想它的好,虽然慢一点却能将窗外的风景看得一清二楚……

观点

THE OPINION

观点
0
赞同

您是否赞同本期观点?

0
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