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头的话:满头银发,60岁的他,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的身份,开始更看重的二次创业,在他当选为2013年十大“风云浙商”时,评委会给的颁奖词是:新浙商、新技术,在垄断领域打造阳光产业。身为浙江海越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在当选为浙江省人大代表后,一直呼吁提升油品质量,减少汽车尾气排放对空气的污染。

“我们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同呼吸,共命运,更要一起努力让我们的环境变得更加美好!”他许下2014年的愿望就是:希望大家能看到更多的蓝天白云,呼吸更新鲜的空气!

两会上对于大气治理,他有说不完的话
大浙财经:各位大浙网友,大家好。今天我们邀请到了浙江省十二届人大代表、浙江海越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吕小奎。吕董,首先恭喜您获得2013年度“风云浙商”!
吕小奎:谢谢!
大浙财经:吕董,您好,我们注意到,您今天是戴着人大代表证来接受我们采访的,那么作为人大代表,今年的两会,您有什么样的感受?
吕小奎:今年的两会,确实很让人感动,一个是政府工作报告比较短,李强省长只用了一个小时,就结束了政府工作报告,八股文少了,套话、官话少了。还有一个就是今年要办的十件实事,都是民生的事情,包括治水、治气等,尤其是关于雾霾,PM2.5,这个排在第二位,让我很感动。老百姓的呼声,领导都知道,领导也决心要解决这个雾霾的问题了。
大浙财经:我们注意到,在关于十件民生实事中,驱除雾霾这一条,提出了要加大雾霾雾霾治理力度,开展新一轮燃煤电厂脱硫脱硝以及除尘技术设备改造,年内有20%的燃煤电厂启动实施,淘汰10万辆黄标车,有效削减PM2.5排放。您怎么看?
吕小奎:我在发言的时候也说了,光做这个还是不够的。因为我们浙江省有将近1500万辆汽车,光治了这10万辆车,从绝对值来看,这是一根毛,要解决汽车尾气问题,我谈了我的建议,现在的大气污染,汽车尾气要占50%左右的原因,特别是杭州市,如果光解决这10万辆黄标车,解决不了问题,要根本性的解决这个问题,就是要把油品质量提高,油品质量提高了,排放就真正的减少了。
大浙财经:那么作为人大代表,您今年的议案是什么内容呢?
吕小奎:我今年两会的议案是关于治气的,大气治理,加强油品品质的提升,来减少雾霾天气。我觉得,油品的提升是必须的。雾霾的治理,如果油品质量不提升,PM2.5肯定降不下来,这个是一个社会责任,不管是央企还是民企,有共同的责任把油品质量推上去,让老百姓能见到蓝天白云。
2014年1月15日,吕小奎获得2013年度"风云浙商"并接受采访。
行动派:治理PM2.5该靠“实干”
大浙财经:原来我们想到雾霾,就会想到北京,但是后来看天气预报,当我们这里雾霾的时候,北京却是优,所以很多人说,环保基本靠风吹。是吗?
吕小奎:环保靠风吹,但也不可能天天有风啊。我们总不能期望靠风,把我们这里的污染空气,吹到其他地方去,现在中央也下了决心,长三角地区的雾霾治疗,由上海牵头治疗,在1月初,上海、浙江、江苏三个省在已经在上海开会研究如何治理雾霾天气。其实只要努力,肯定能够实现的。比如在绍兴,目前自来水的标准已经达到欧洲一级标准,是最好的自来水,绍兴以前也是污染很严重,但是现在能够很好的解决,那么空气治理也一样,不能停留在口头上,报纸上,要行动起来。所以我在两会上也是这么说的。
大浙财经:在生活中,我们经常会听到不断打架的数字,在2013年底的时候,中科院有研究员说,汽车尾气对PM2.5的贡献大概只有不到4%,国家环保局又出来解释说,根据其他城市的治理经验,这个数值应该在23%以上,您作为专门研究油品升级和PM2.5关系的企业家行动者,您觉得这个数字到底是多少?
吕小奎:这个呢,中科院的干部,为了出风头,搞了个乌龙,事后中科院也出来澄清了,这个毕竟是事实存在的,靠一两个人忽悠大家是不可取的。比如我们杭州环境监测站,浙江省环科院他们测的数字基本在40%以上,这个也是我们政府的一个研究机构,而根据我们自己的观察,以及我们专家的一些研究,杭州市不是40%的问题,是50%以上的问题。另外,比如杭州现在的油,我们觉得开始用国四标准了,就可以改善空气了,但是冷静想一想,我们和北京、上海、江苏相比,人家早就用国五了,我们又迟了,又落后于其他地区了。
大浙财经:我们在讨论治堵的时候,经常说要限行、限牌,你认为这样对吗?
吕小奎:限行、限牌这些方式,是用堵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不太科学。虽然开始用国四、国五汽油了,但是尾气中排放的芳烃、烯烃,还有各种重金属,都没有解决掉,所以虽然我们在用更好的汽油了,但是雾霾天气还是依旧这么多。
大浙财经:我们和其他国家比较,比如美国的车也很多,但是他们为什么比我们空气要好呢?
吕小奎:美国像洛杉矶,也受过雾霾的苦,曾经也是每年200多天,他们出台了环境保护法,以及清洁能源对于油品质量的要求。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从以前每年200多天,下降到现在3天左右,但是他们的车拥有量却翻了一番多。
在油品质量上,美国采取了两方面的办法。一个是乙醇,国内也能做,但是我们是人口大国,不能用粮食去生产乙醇,这个办法肯定是行不通的。还有一种就是甲醇,甲醇是有毒的,会麻痹人们的神经,生产过程不环保,使用中也不环保,要推广是很难的。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异辛烷添加进去,来减少尾气的排放,来治理汽车尾气对大气的污染。
我想,这点会逐步被社会各界所认识,这么好的东西,国外很需要,但是我想好的产品,更应该让它在国内发挥作用。
大浙财经:大气污染这么严重,大家都在争论要怎么样,有抱怨的,还有问责职能部门的,但是你行动起来了。
吕小奎:这个必须的,必须要有人行动起来,企业要敢于为先,特别是我们浙商,很多事情,都是浙商带头的,比如我们这个异辛烷的项目,在论证的时候,去国内最大的石油设计院取经,他们很多的专家很惊奇,你们一家民营企业怎么能想到这一点。他们就觉得,浙商又思路超前了。他们这么一说,我们就信心更足了。
大浙财经:现在社会上可能有一些声音会反对化工企业项目,海越这样的化工类企业如何消除社会上的一些顾虑呢?
吕小奎:其实也很简单,比如海越这个项目我们引进的技术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设备也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设备,产品也是为环保而设计的产品,那么本身生产过程中就很环保,老百姓自然就没有必要有什么好担心的。当然,生产工业产品,肯定会有排放,有能耗,这个是必须的。不管你做什么,哪怕生产一块玻璃,生产过程中也会影响外部环境。关键在于是用老技术还是新技术,就目前来看,把握好质量和安全问题,那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1月16日下午,吕小奎以省人大代表身份参加两会,并建言献策。
踏踏实实的把宁波项目做好、做成
大浙财经:您什么时候开始二次创业的?
吕小奎:我60岁开始搞现在这个项目,原来我们公司就是修路啊、卖油啊、搞创投啊。但是到我60岁才定下来要搞这个项目。
大浙财经:你原来是搞创投的,当做过这些以后,你再回来做实业,还能够沉下心来踏踏实实做吗?
吕小奎:对的,创投是来钱会快,但是也需要你先选准项目,不选准项目的话,风险也很大。像我们这样,本身就是搞实业出来的,我当兵回来后,到地方参加工作,在一个小工厂里打工。从当工人到科长,厂长,后来到政府机关去当主任,也是一步一步上来的。工厂,确实很难做。管理也好,产品的市场也好,有的时候生命很短暂,选准了,产品生命周期会长点,选不准,周期很短,所以需要不断的更新换代,不断的创新,不断的去探索。
大浙财经:您现在全身心投入异辛烷项目,会不会担心产品太过单一,有没有考虑后期的多元化?
吕小奎:这个目前还没考虑过,但是这个项目结束以后,肯定会有二期,二期正在研究当中。现在这个项目才一期,一期投资设备就将近80亿元,加上流动资金,就需要100亿元,下一步也已经在规划了,最近也向政府提了要求,需要更多的土地来上马二期,总投资肯定超过150亿元。当然,只要项目好,金融机构自然会大力支持。我现在的目标就是今年第三季度这个产品早点出来,早点投放市场。
大浙财经:您在这个项目的推进过程中,您有什么样的感受?
吕小奎:在筹建这个工厂当中,我觉得也有很多困难,这些困难,在我的同事们的努力下,一个个的都被解决了。外面的人,包括同行来看,领导来视察,都用了两个字:震撼。宁波海越项目建设的这么快。不仅技术先进,设备也是世界上最好的设备。
大浙财经:当时选这个项目的时候,为什么会选择回归,为什么选择在宁波?
吕小奎:我作为最早的浙商,去闯荡海南,1988年,我又辞去了公务员的身份,在那边赚了点钱,我们也觉得根生根养,有今天的成就,也是以前组织和社会培养起来的,那么就应该回报家乡、服务家乡、建设家乡,这个好像是外地浙商都有这颗心。至于落户在宁波,这是因为有政策支持,又有风水宝地:有码头、有配套,原料容易得到。所以,才会落户到宁波。
大浙财经:很多浙商说,要是您的这个项目做成了,那是不得了,你有听到这些声音吗?
吕小奎:我当时也讲,这个项目成功,会给老百姓带来蓝天白云,我不是成功,我觉得会很欣慰,让大家呼吸新鲜空气,这是所有人的愿望。现在不考虑公司成功与否,考虑的该是怎么把大气治理好。希望产品能够早日出来,让社会用上清洁的能源,高标号的油品,这是我要考虑的。
大浙财经:那么,您对于2014年的期望和目标是什么?
吕小奎:同在一片蓝天下,同呼吸,共命运。在2014年,希望能让水边的更清一点,让老百姓能看到更多的蓝天和白云。我想这也是所有人的愿望。
大浙财经:谢谢吕董接受我们的采访,也祝您的产品能早日上市,我们所有人能呼吸更新鲜的天空,每天都能看到蓝天和太阳。
吕小奎:谢谢!
去年3月,正在建设中的宁波海越新项目,是全球首家采用美国鲁姆斯工艺的异辛烷装置。

文字:张锋      设计:杨曌、赵昂      制作:陈逸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