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期

陈逸俊

作者

“百强县”榜单简介

从1991年开始,国家统计局正式发布“全国百强县”排行榜,但中途断断续续,有时候一年一次,有时候两年一次,按照排列顺序,2007年将发布第十届“百强县”榜单,但却悄无声息地取消了发布。

与官方取消评定相反的是,民间版的“百强县”榜单愈演愈烈,从2000年开始发布,先是由“中郡所”提供的榜单,之后,一家名为“中国中小城市网”的机构也开始制作。2011年,“中郡所”遭受大量媒体质疑,不过之后并未被叫停,而时至今日,这个民间版的榜单非但没有停,反而成为了媒体们争相炒作的头条新闻。

困惑

"民企500强调研榜"是何物?全国第九的吉利竟"落榜"

每到岁末年初,总是各类年度榜单发布的高峰期,什么百富榜、百强榜,写不下了就写500强,1000强,反正总能容纳的下。做排行榜,看排行榜,不仅国人乐在其中,连老外也很热衷,美国的福布斯排行榜做了30多年,做的就是全球富豪榜。

中国呢,其实早就有这个传统,不说古时候如何如何,光是从我们小时候读书时,见到的就是老师喜欢给每个学生的成绩做排行,家长也喜欢问你在班级里排第几。以前排名靠成绩,长大排名靠真金白银,富豪榜一出,媒体趋之若鹜,人人都想和首富攀上点关系,像今年中国大陆的新晋首富马云一样,“聚光灯”早就按耐不住了。

马云说,不屑于当首富,而且做首富没感觉,他更喜欢当年一个月工资90块的时候。那么有人不在乎“首富”这个头衔,也有人是特别在乎的,比如做个评选,刷票基本都是惯用的手段,不争个排名都不好意思出来跟人打招呼。

几天前就有这么一份名为“民企500强调研榜”的榜单出炉,不过有媒体发现,此榜单与全国工商联发布的榜单有所不同,比如原来在榜单上排名全国第九位的浙江吉利集团,就没有出现在此次上榜的123家浙企中,据此推断,此次由民企联合会等机构发布的“民企500强”调研榜排名可能是以企业自愿参加的方式进行……[详细]

2014年8月18日,全国工商联发布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

2014年8月18日,全国工商联发布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浙江吉利集团排名第九。

质疑

温州乐清2013年位列"百强县"第22位,今年却榜上无名?

参加了就上榜,不参加就榜上无名,这样的榜单也许也就失去了排名的初衷了。类似“有趣”的情况还不少见,比如上个月刚刚发布的“百强县”榜单中,浙江共上榜了14个县,其中温州只有瑞安和平阳上榜,眼尖的网友指出“为何没有我大乐清?”

这份榜单的背景是由一家名为“中国中小城市网”的网站其“中国中小城市科学发展评价体系研究课题组”发布的一份研究成果,在其官网查询2013年的榜单时可见,当年温州乐清排在第22位,为何短短一年,下滑幅度如此巨大,直接跌出“百强县”榜单,这背后的原因也许是计算方式不同,也有可能是别的什么原因。

那么,“百强县”的评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实际上,中国官方的国家统计局早在1991年就开始对此进行评价发布,但从2007年开始又悄然取消了“百强县”的排名,原因是有经济发展至上以大为强的嫌疑,有违科学发展观。

《决策》杂志曾刊文专门解释了“百强榜”取消的背后原因,是统计体系发生的工作转向所导致。统计系统的工作人员和专家学者普遍认为,相对于各种经济排行榜来说,直接为政府决策提供第一手翔实资料的基础统计,比任何一个排名都具有更大的参考价值。

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一个叫“太湖悖论”的说法,这个理论的由来是因为“太湖周围所有的江浙县域都进入了百强县,更是在十强县中占据了2/3的席位”,如此强大的经济表现让中国其它县城都效仿这种发展模式,结果2007年太湖发生严重的水危机事件,让人们突然清醒,科学发展决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太湖悖论”也因此成为中国县域经济发展中最沉重的符号,更对“百强县”模式产生了一次最大的冲击……[详细]

2007年,太湖蓝藻爆发引发全国关注,人们开始反思经济发展是否过于粗放

2007年,太湖蓝藻爆发引发全国关注,人们开始反思经济发展是否过于粗放。

揭秘

贫困县也能上榜"百强县",浙江的版本还有好几个…

官方取消发布“百强榜”之后,民间却依然对此“乐此不疲”。先是一家名为中郡县域经济研究所的民间机构,在连续发布了几届排行榜之后,2011年却遭遇了首次“公关危机”。原因是有人发现在2011年的几个榜单中,竟然出现了17个国家级贫困县。新华社报道称,评比中还存在不少县市通过向中郡所交合作收费以提高自己在“百强县”榜单的名次。

那么这个“中郡所”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机构?据北京市工商部门提供的资料显示,该所其实是一家普通公司,工商注册全称是“北京中郡县域经济咨询所”,而非对外宣称的“研究所”,注册时间是1998年,注册资本仅10万元。

有专家表示无论官方或民间,任何一个机构都不能擅自开展评比,“有些调查是需要通过统计局认可批准,不能随便电话要些数据就排名。”中国社会科学院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迎秋说,“弄虚作假行为,要坚决追责。”

本月初,2014年度的“中郡所”版的“百强县”再次出炉,媒体一拥而上,纷纷为自己所在地区上榜而叫好,而这份榜单与之前“中小城市网”的版本还不太一样,比如浙江在“中郡所”版本上共有17个县市上榜,而之前的那份只有14个,上榜县市也不一样。

比如在“中小城市网”的版本上,有玉环、德清、平阳,但这三个地区却没有出现在“中郡所”的版本上,而“中郡所”上评价出的竟有共达6个县市没有出现在“中小城市网”的版本上,这6个县市分别是乐清、桐乡、平湖、宁海、东阳、临海……[详细]

两份“百强县”榜单中,宁波慈溪都是排在浙江第一,这离不开辛勤的劳动者。图为慈溪郑徐水库工程

两份“百强县”榜单中,宁波慈溪都是排在浙江第一,这离不开辛勤的劳动者。图为慈溪郑徐水库工程。

根源

"百强榜"有何意义?做排名不应只看经济、只看金钱

对于网友而言,“凌乱”成为了他们最切身的感受,到底哪个才是真的?我的家乡到底上榜没有?但是作为一个排行榜而言,当统计部门看不懂、相关专家学者看不懂、老百姓更看不懂的时候,有何价值所在?

“中郡所”负责人刘福刚曾对媒体质疑做出解释,他认为自己虽然没有官方背景,但所做内容是公平公正公开的,而且没有任何收费,评价体系也有十余个指标,因此相对科学严谨。“中郡所”并未把自己说成是“权威”,但另一家“百强县”榜单的制作者“中小城市网”则不一样,在他们的官网介绍中自称是“中小城市领域惟一专业性、权威性网站”。

但事实上,从其网站备案号来查询,这个网站的背后同样是一家民间机构,全称为“北京中天国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包括民间版本的“民企500强”在内,暂且不论榜单是否权威,机构是否权威,从榜单发布的初衷看应是“为经济发展和商业模式提供参考”。但是,往往一份榜单的出炉就容易出现“攀比”等“不健康”行为,像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就曾被戏称为“死亡名单”,即上榜会毁掉你的财富,如国美电器创始人黄光裕曾位居首富榜第二位,却在多年后遭遇牢狱之灾,还有大连实德的徐明,也在上榜之后卷入不光彩的政治丑闻。

同样的情况在前文所述的“百强县“的“太湖悖论”中也曾出现过,如何避免唯经济发展论、唯GDP论、唯强者论,通过健康科学的可持续发展,让城市变得更友好、更宜居、更有创新精神创业氛围才是根本目的,什么百强、千强都应该放在脑后。

“国家现在不让做排名评比,应尽量淡化这种排名。”原国家统计局副局长林贤郁持有同样观点,“地方政府不应该总拿数据为导向,这是最大的错误”……[详细]

如今的马云已是大陆首富,但其表示不看富豪榜也不屑于当首富

如今的马云已是大陆首富,但其表示不看富豪榜也不屑于当首富。

结语

THE END

如今各类榜单层出不穷,可每一项排名出来,总会引起争议和遭受质疑,有时候是皆大欢喜,也有时候会暗地里斗气。其实都没必要,俗话说,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正所谓是“认真了你就输了”,所以包括我们这些看客,看过就算了。

不过,无论是富豪榜、百强县还是民企500强的上榜者们,“不为榜单所动”的基础还是应该要坚持脚踏实地。

观点

THE OPINION

观点
0
赞同

您是否赞同本期观点?

0
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