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期

陈逸俊

作者

银泰集团简介

银泰成立于1998年,截至目前全国范围内共有近40家门店,包括购物中心及百货店,其中位于浙江的门店占到60%,银泰未来将着重建设购物中心,并计划未来十年内将打造100座银泰城。

2013年3月,银泰百货(集团)有限公司正式“去百货化”,将名称更改为银泰商业(集团)有限公司,更名后银泰集团旗下拥有银泰百货、银泰购物中心、银泰网三大业态品牌。7月,银泰创始人沈国军卸任总裁一职,业内猜测其未来将与马云一道,在共同发起建设的“菜鸟物流”上花更多心思。

2014年3月,阿里巴巴投资53.7亿港元入股银泰,占股9.9%,银泰成为百货业内为数不多的转型者之一。

相关新闻

大浙财经

统筹:张锋   编辑:陈逸俊

设计:赵昂、张定勇

联系我们:eaglechan@dazwang.com

现状

百货业的寒冬:艰难转型

银泰集团日前公布的百货店上半年成绩单显示,“业绩下滑”已经成为其杭州多家门店的共同标签,惟一呈现正增长的是银泰百货位于西湖文化广场的“折扣店”。作为浙江最大的百货连锁企业,银泰一直被视为百货行业内的风向标,因此人们也普遍担心百货业态是否已提前“画上句号”。

有分析认为百货行业的业绩下滑主要是因为电商的发展,对于此,银泰方面也早就出招应对,包括设立了银泰网及其它平台网店等积极的改革策略,也因此获得不少的掌声。去年3月份,银泰还召开发布会将银泰百货集团更名为银泰商业集团,“去百货化”展现了“传统零售商将更多地尝试在非百货业态投资”的强烈信号。

但是,银泰集团近期发布的公告中却明显有一些力不从心,却又难以割舍的情绪:受百货行业拖累,银泰全国17家门店出现负增长,集团上半年总销售额仅增长2.5%,相比去年同期高达17%的增长率,下降明显,此外,银泰百货宁波天一店、宁波东门店、金华福华店、杭州西湖店等的业绩同比降幅都在10%以上。

相同的境遇还出现在杭州的另外一些百货店,娃欧商场、中都百货相继关门停业,老字号杭州解百也早已传出将收购杭州大厦的消息,但是它自己最近却过得并不好,半年度的报告中显示,其上半年营收下跌了18.6%,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大幅减少了43.64%,这些不好看的财报数字背后是传统百货行业转型的艰难现状……[详细]

图为银泰百货西湖店,其今年上半年业绩下滑12.6%

图为银泰百货西湖店,其今年上半年业绩下滑12.6%。

迷茫

“财大气粗”的百货店遭遇电商狙击

直到今天,2010与2011年黄金增长的两年仍被传统百货零售行业津津乐道。在这黄金的两年里,23家百货类上市公司中约半数营业收入和利润总额增速超过20%。华丽的业绩表现进一步激发了传统零售行业的斗志,然而,正当传统百货零售业摩拳擦掌准备再创佳绩之时,一浪高过一浪的电商购物节,似乎让他们嗅到了一丝萧索的味道。

同样的品牌、几乎没有差异的装修、打折促销手法雷同……很多人在逛传统百货商场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感觉。现在,消费者的不良体验已经变成了传统百货业的残酷现实。不仅是在杭州,像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百货店的生存更是难上加难。上海的太平洋百货、第一百货等知名百货商场最近相继关门歇业。还有,著名的“外资第一店”百盛集团,近两年的闭店数多达7家,其“闭店风波”也从宁波等城市蔓延至北、上、广等核心城市。

多重困境下面临着转型的迷茫,不转型就是等死,但是转型却又不易。对于此,包括杭州在内的各地百货企业都进入了调整模式,阿里投资银泰股权及银泰入股菜鸟物流,让人们对百货公司的转型又燃起了希望。但随后传出的“阿里投资银泰却仅注入小部分资源”的消息,让人们又捏了把汗:过去财大气粗的百货商场现在竟要看别人脸色行事了。

不过,银泰方面显然没有放弃,并正在快速转型调整,这个月开始,杭州西湖银泰进入装修模式,打算全面转型商业综合体模式,打造Shopping Mall,还有百大和武林银泰也正在装修,调整经营业态……[详细]

图为杭州解百及解百新元华,其今年上半年业绩大幅下滑18.6%

图为杭州解百及解百新元华,其今年上半年业绩大幅下滑18.6%。

泡沫

杭州商业综合体“大爆炸”:两年内将建90个

出生于宁波的银泰董事长沈国军,在今年的福布斯华人富豪榜上排在第128位,相比去年下降了31位,但沈国军仍然是百货行业内积极拥抱变革的第一人。

沈国军认为,未来的百货店不再单纯以购物为主,而要顺应消费者体验式、一站式购物需求。2009年起,银泰决定重点发展体验式购物中心,主力开发“银泰城”业态品牌,计划未来十年将打造100座银泰购物中心产品。

这个购物中心的模式,实际上就是我们常说的“商业综合体”,上半年银泰在浙江省内新开了4家综合体,分别是临海银泰城、温岭银泰城、湖州东吴银泰城和北仑银泰城,今年下半年还将继续在绍兴和杭州分别再增开两家。

银泰雄心勃勃的“去百货化”底气来源于商业综合体的营收增长,据银泰集团发布的上半年公告显示,安徽合肥银泰中心营收3.8亿,同比增长35.6%,慈溪银泰城营收2亿,同比增长19.4%,而去年年底新开的杭州城西银泰城与海宁银泰城也录得了不少的数字。

市场永远不会是只有一个人在做某件事,竞争的激烈带来了汹涌的“泡沫”,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之前,杭州的商业项目在建和规划中的商业综合体还将新增90个,总建筑面积超过780万平方米。如此巨大的增幅中除了银泰,还包括了著名的万象城、印象城、万达等大大小小的商业地产投资者……[详细]

图为杭州目前已建成与在建商业综合体的位置

图为杭州目前已建成与在建商业综合体的位置。制图:都市快报

未来

百货店转型之后:实体商铺却依然迷茫

杭州市发改委也因此提出要优化杭州的商业综合体布局,其中“控制”一词在方案里出现最为频繁,而杭州的城北、城东也将暂停新大型商业综合体的开发。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商业综合体们集体疯狂“大爆炸”的背后也正是百货业寒冬的真实写照。

综合体的狂热,带来了人们对综合体之外一些商业配套设施的无限想象,但宁波江北万达广场的外街又给他们扑了一盆冷水。许多人了解这条外街并不是因为它很热闹,而是它冷冷清清、人迹寥寥的图景,而放眼全国,江北万达不是孤例,万达广场外街沦为“鬼街”的情形不胜枚举,更具讽刺性的是,万达广场登陆时商铺销售火爆,开业后的外街街铺却成为普为诟病的产品,甚至被业内称作“做一条死一条的商业街”。

商业综合体与周边配套商铺高度同质化,是出现这一问题的根源,这一现象还出现在了杭州延安路。这条被寄予厚望的杭州最繁华商业街去年正式修整完毕开街,但就出现了诸多争议:首先是此前金贵的地铁商铺遭遇滑铁卢,随后又是多家品牌旗舰店关门停业,再然后就是百货公司们集体选择进入装修模式。

逛过延安路的人都着调,这条商业街丝毫不缺乏人气,与西湖近在咫尺,但平行的东坡路、湖滨路多达十余家的百货店令人目不暇接,而越来越多的百货店引入了美食、娱乐等商业模式之后,其它沿街商铺的生存空间却一再被挤压。

高达100元/日/㎡的租金、门可罗雀的店面、岌岌可危的商业模式、不断冲击着的电商产业,无一不在挑战这些经营者们脆弱的神经。未来怎么办,很多人心中都没有答案……[详细]

左图为宁波江北万达外冷清的外街,右图为杭州延安路Me&City关门前后对比图

左图为宁波江北万达外冷清的外街,右图为杭州延安路Me&City关门前后对比图。

结语

THE END

相对一线、二线城市的百货业难题,郊区、乡镇的百货店明显好过很多,但未来的转型也将会是必然。有意思的是,银泰百货作为领先者积极投身在电商物流领域,而像顺丰之类的物流企业却在积极布局线下实体店。

想起去年被热炒的新闻,马云与王健林打赌1个亿说2020年电商将抢占零售市场一半份额,这个关于“怎么把手伸进消费者口袋”的话题以及“线上线下大乱斗”的现实,估计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观点

THE OPINION

观点
0
赞同

您是否赞同本期观点?

0
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