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4日,酝酿已久的虚拟运营商170号段正式对外发售,浙江成为了全国放开的首个地区,来自宁波的企业话机世界也有幸成为全国首个放号销售的虚拟运营商。两天后,阿里集团旗下阿里通信也宣布,将开始限量公测。

虚拟运营商这种介于传统电信运营商和互联网公司之间的特殊角色,通信行业诱人的蛋糕让虚拟运营商从2012年开始就备受关注,很多人视其为打破现有垄断的一剂良药。事实上,各类民营资本从改革开放至今不断与垄断行业做着斗争,有人说他们的关系应该是鱼与水,也有人说他们的关系只能是鱼与熊掌……

3月31日,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正式成立,虚拟运营商首个170手机用户诞生。

去年12月26日,工信部下发首批虚拟运营商牌照,宣告中国通信行业第一次迎来了民营资本,从此通信业开启了混合制经济时代。

与民企的踊跃申请相对应的是市场平静的反应。从虚拟运营商这个名称开始,市场上就普遍出现两种声音,一种是认为虚拟运营商将倒逼传统运营商变革并将打破垄断,另一种观点则截然相反。

那么,虚拟运营商真能打破市场垄断吗?

答案是否定的。先从传统运营商最为人诟病的资费问题说起。前不久,中国移动香港套餐的风波余波未平,很多人都感同身受认为现有资费混乱且居高不下。针对这一点虚拟运营商显然也改变不了,因为现阶段虚拟运营商只能做转售业务,换句话说,中国移动给你多少的价格,你就只能卖的比他高,否则就亏定了,既然主动权不在自己手上,还谈何颠覆?

更何况类似基站、基础服务等底层业务并未开放,那么虚拟运营商实际上就是个二手批发商。那么难道这些民营企业都是傻子吗?显然不是,他们也有自己的小算盘,结合互联网优势,解决现有运营商的短板,最终获得海量用户数据,这些才是他们的商业逻辑……[详细]

民营企业争相申请虚拟运营商背后,破除垄断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从最早的邮电局到分离出电信和移动,再从电信被分离为北方网通和南方电信,在大陆“划江而治”,再到如今,形成联通、移动、电信三足鼎立的现状。虽然看起来是良性竞争,但并没有改变垄断的本质,市场的议价能力几乎被完全剥夺。

这一情况在2012年时达到顶峰,当时,因为“假宽带”的风波,包括央视在内的全国媒体集体向传统运营商们进攻,强大的舆论压力让他们不得不调整宽带速率和资费,也促使国务院在2013年正式将“宽带中国”上升为国家战略的高度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民营企业就拿到了叩开“垄断之门”的钥匙。通信行业有多少市场竞争,又有多少创新空间,最终还是取决于监管部门对市场的开放程度。例如现在最火的互联网金融,实际上埋下的伏笔长达十年之久,以支付宝为例,通过长时间不断培养用户习惯,渐渐地不断渗透,让中国成为了世界上手机支付最发达的国家,也让中国成为了世界上快递业务最发达的国家之一。

这种伏笔让支付宝最终以一记余额宝,用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让传统金融行业的不寒而栗。可是近来银行们的集体反扑,又让人们对互联网金融的前景打上了一个问号……[详细]

1998年6月11日, 金温铁路开出的第一、二列火车,第一列海鹤号,第二列庄吉号。

不仅仅是互联网金融的问题,“垄断扼杀创新”的说法由来已久,从改革开放至今,仍有大量行业被效率低、创新差、竞争几乎没有的国有企业占据,比如电力、石油、铁路。

但跟马云的支付宝一样,浙江总少不了吃螃蟹的人,比如金温铁路。

温州的铁路建设受诸多因素影响一直到1998年才正式通车,但这条铁路是中国第一条由地方、铁道部和香港三方合资兴建的铁路,这也是民营资本第一次进入铁路领域

乐清籍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出面筹资4568万美元,用了近六年时间才建成的金温铁路,填补浙南及浙西南地区的铁路空白。但民资入“铁”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美,由于运价掌握在发改委手上,而受到管制注定了投资回收周期长、话语权弱势的民营资本自然成为了“为他人做嫁衣”的角色。

金温铁路这个新中国第一条股份制铁路,最终因路权矛盾,车次安排、运行等很难与国有铁路融合,经营一度陷于困境。最终投资方退出,金温铁路收归国有

民资不仅叩不开门,反而成为了垄断行业的“提款机”,巨量的国有资本存量让这些民营企业根本没有参与决策的可能性,“有债务时想到你,想赚钱时踢开你”成为了最生动的写照……[详细]

民营加油站举步维艰,货源是个问题,价格也是个问题。

如同这次的虚拟运营商一样,民营企业实际上都在思考一个问题:果断赔本的买卖该怎么做?

民企们深知这实际上就是个赔本赚吆喝的活,而有的企业主只是为了占个坑,寄希望于以后政策再开放一些就可以赢得先机。这种赔本买卖也不是第一次了,想必也不是最后一次。

民营加油站跟虚拟运营商的模式如出一辙,同样是做“管道代理商”,这些加油站的油品定价只能听中石化中石油,经营范围也被局限在一些“两桶油”不愿触及的村镇领域。

由于发改委规定汽柴油的最高零售价不得超限,2011年,浙江乃至全国范围就出现过汽柴油批零价相差无几的情况,这让这些民营加油站举步维艰,很多人质疑价格机制以及“两桶油”的囤油限购做法。今年2月份,中石化宣布将引入社会和民资参股共建加油站。

但很多民营资本都选择观望。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就曾评价,表示兴趣不大,他认为所谓参股,只是为了向民营企业伸手要钱,民企并没有控制权,也没有话语权。事实上,过去的国企改革大多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的情况,并被认为都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所以,现在回到虚拟运营商的正题上来看,其本质,不过是官方顺应商业界呼声,让民企能在利益大潮中分一杯羹而已,但这杯羹有多少,不是取决于市场而是取决于……[详细]

虚拟运营商就像是代理商,他们从移动、联通、电信三大基础运营商那里“包干”一部分通讯网络,然后通过自己的计费系统、营销和管理体系卖给消费者。

截至目前,浙江共有3家企业获得工信部颁发的虚拟运营商牌照,分别是话机世界、连连科技和万网,其中万网为阿里巴巴投资。

由于物理网络还掌握在运营商手中,这种放开电信市场的方式并不影响大局,也不会带来投资增加。整体来看,虚拟运营商受制于三大基础运营商,根据协议,不能打价格战,因此并不能从根本上破除垄断

170号段的手机号前四位用来区分基础运营商,其中"1700"为电信,"1705"为移动,"1709"为联通

今年5月4日,话机世界旗下虚拟运营商品牌——话机通信正式开始对外发售170号码,成为全国首个放号销售的虚拟运营商。

你是否赞同本期观点?
0
赞同
0
反对
加载中...
虚拟运营商倒逼变革

[虚拟运营商倒逼变革]

万众瞩目的虚拟运营商终于来了,阿里、京东等企业也将在5月正式开售170号段……

民营加油站屡遭断供

[民营加油站屡遭“断供”]

民营加油站生存空间日趋逼仄,背后的利益博弈,对“油荒”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引入民资不如放开准入

[引入民资不如放开准入]

就中石化而言,距离打破垄断仍远,下一步应改变垄断专营,进一步放开市场准入限制……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美好的事物总是稍纵即逝,余额宝掀起了互联网金融热潮,挑起了与传统金融行业的战争,但在银行的反制之下,显得那样苍白无力。那么“寄人篱下”的虚拟运营商又能走多远?用迪信通董事长的话说,运营商不愿意干的事情,都会交给虚拟运营商来做。

不过也有人认为,从过去没得选到现在有得选,这就是进步。事情总是会向好的方面发展,未来也许通信行业以及一大波垄断行业,会越来越开放。只是,推动这一发展仍然要相信必须依靠民资,依靠市场。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背后,让垄断行业回到市场化的熔炉中则是关键,恢复市场的信心则是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