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温州乐清柳市镇著名的“八大王”之一,他从“电器大王”到“投机倒把犯”再到进军服装领域。十年前,他再次大幅度跨界进入造船行业,十年后,他的企业险些倒闭,他是现任庄吉集团董事长的郑元忠。

庄吉在服装领域的成功,有目共睹,但就在2012年底,网络上出现庄吉资金紧张或将倒闭的传言,一时引发各界震惊,庄吉回应表示由于造船厂陷入困境引发债务风险,希望通过自救加帮扶活下去。今年春节前,庄吉船业所造的温州最大船舶正式交付,与此同时,也宣告了庄吉集团正式走出“资本寒冬”……

2012年7月4日上午,庄吉船业制造的8.2万吨散货轮,在乐清磐石码头徐徐滑下气囊顺利上水。

时间退回到2012年12月,也就是在一年多前,网络传言,庄吉集团倒了,正在进行资产清算,涉及多家银行的50亿贷款。人们震惊之余,迅速开始回忆这家温州的“标杆性”企业,广告语“庄重一身,吉祥一生”和庄吉西服是人们对这家企业最熟悉的印象。

如果不是这次事件,也许很多人压根就不知道,做西服的庄吉还有一个造船厂。2004年,庄吉集团在温州乐清北白象镇成立子公司浙江庄吉船业有限公司,该公司经浙江省政府审批取得海域使用权(填海面积)约512亩,并拥有专用岸线2公里,注册资金3亿,总投资12.72亿,总负债10亿。

2007年开工以来,庄吉船业陆续建成化学品邮轮船、海洋工程船和散货船等6艘。

2008年,突如其来的国际金融经济危机导致全球贸易骤降。国际航运标杆价格指数——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跌至2007年的1/5,造成国际航运、造船业全面严重亏损,国内诸多大型造船企业先后“告急”。而当时,庄吉船业在建的两艘8.2万吨散货船是温州造船业历史上最大吨位的船舶,其中一艘即将进行试航,另一艘已完成60%。

噩梦很快降临,庄吉船业的这两艘船遭遇香港船东的“弃船”,融资银行以退款保函向庄吉船业索赔3.36亿元。庄吉集团直接为庄吉船业垫资了3亿元,并为其担保3亿多元,就是这一次,让整个企业资金陷入几乎绝境的地步……[详细]

图为位于温州平阳的庄吉集团工业园区有限公司

除了为庄吉船业垫资和担保6亿元外,庄吉还与其它企业互相担保贷款十几亿元,而这还牵涉到的下家的下家多达近百家企业,共涉及银行贷款300多亿元。多米诺骨牌一旦被推倒,将引发连锁反应,有业内人士担忧,这不会变成第二轮温州民企危机?

银行不是慈善家,看到资金风险的急剧放大,自然选择了抽贷脱身,这让企业的现状雪上加霜。银行甚至对互保企业施压,比如说,你担保庄吉集团的8000万,要还过来,因为庄吉已经逾期了,这1.2亿,本来是准备贷给你的,因为你是庄吉集团互保企业,所以现在就不批了。于是,互保企业对庄吉集团避之唯恐不及

这种“墙倒众人推”的恐惧感让庄吉以红头文件的形式向政府递交了《紧急报告》,庄吉集团一名高层表示,公司主业利润还不错,2007年税后利润1.2亿元,之后虽然每年以1000万元的速度下降,但到2012年仍还能有7000万元,足够偿付银行利息。

他哽咽地说:“郑总辛辛苦苦做企业41年,不赌也没乱花钱。一辆宝马车,至今开了31万公里,还在继续开。20年来缴税10多亿元,每年平均解决2万劳动力就业。如今,只求政府在困难的时候对曾经做出些许贡献的企业重视一些”……[详细]

现在的郑元忠和“电器大王”时的郑元忠

这名高层说的“郑总”不是别人,正是著名的柳市“八大王”之一的“电器大王”郑元忠。1971年,他就接连创办起乐清无线电元件厂等数家乡镇企业,到1982年,年产值达百万元,可随后对“八大王”的高调讨伐,让温州的私营经济遭遇了第一次寒流。

两年后,郑元忠被无罪释放,除了他之外的“几大王”都退出商界,而他继续选择留在了电器行业。二次创业也让其他企业主纷纷效仿,此时他做出了个惊人举动,将厂子丢给了一名职业经理人,自己却跑去大学里读书,大学毕业的他随后建立起了庄吉服装有限公司。

1996年,他又邀请到了当时温州服装界的“少帅”陈敏和时任精益集团董事长的吴邦东加盟庄吉,实现了“强强联合”。风生水起的庄吉经过近十年的发展,羽翼逐渐丰满,2003年,庄吉集团在外地搞房地产,赚了不少钱,郑元忠也谋划着更大的愿景,此时他把目光集中在了乐清的海塘,就这样,庄吉船业在祝福和争议声中诞生。

2004年,在全球经济一片红的背景下,乐清造船业也迎来它的春天,形势一片大好。没有人想到仅仅4年后,金融海啸会突然袭来。“庄吉求援”事件披露后,温州市经信委多次召开庄吉集团帮扶协调会议,不但帮着向银行融资转贷,还协助联系整合重组转型升级事宜。

2013年7月,庄吉船业的第一艘8.2万吨级散货船“恒正号”正式恢复生产,四个月后,这艘船终于完工。之后,由温州市相关部门牵头,庄吉船业先后与希腊、美国、丹麦、新加坡等国内外10多个买家洽谈。今年1月22日,这艘船正式交付船东……[详细]

从厨具进军卫浴行业的苏泊尔,图为无铅水龙头展台。

郑元忠喜欢创业,在他的人生中频繁转型不断跨界,每一个都是巨大的转型,就像电器和服装产业,几乎没有什么联系,从服装到造船,更是天差地别,对于陌生领域的突破是需要勇气的,这一点,浙商无疑又走在了前头。

浙江富春江通信集团的孙庆炎就是一位典型的跨界者,他曾经以光纤光缆就将富阳打造成了“浙江光谷”,之后,他选择了截然不同的另一行业——造纸业,展开了自己的又一次创业。

苏泊尔的创始人苏增福也是一位跨界者,他一手将苏泊尔这个炊具品牌在全国打响,此后,这位来自玉环的在73岁老人,将眼光投向了卫浴行业,做起了他的“0铅”水龙头。不过,他的二次创业也并不是一帆风顺,某卫浴龙头企业认为苏增福的“0铅”产品让他们没了饭碗,因此对苏泊尔进行攻击。苏增福苦笑说,70多岁的人了,何必又要背个骂名呢?

跨界者中有的刚刚起步,有的已经退出,有的做失败了,有的做成功了。上个月,温州还有另一家知名企业开始了他们的跨界之旅,这家企业名叫兴乐集团,这也是一家来自乐清的企业,主打电线电缆等产品,令人意外的是,他们要开始走电商模式卖山珍海味了。从低压设备到电商领域,令人意外的又一次创业,结果会如何?只能留待时间来给出答案……[详细]

浙江庄吉船业有限公司建于2004年,注册资金3亿元人民币。公司位于温州乐清市磐石镇陡门村沿江,拥有1740米长的海岸线和512亩的海域使用权证,以及472亩的舾装码头用海面积。

庄吉船业从建厂起,先后建造了十多艘3,200吨至30,000吨级的各类船舶。公司主要从事油轮、二类化学品船、散货轮、集装箱船等的建造业务。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让全球贸易骤降,同时也影响到了庄吉船业的发展。

2012年7月4日,庄吉船业造出的温州最大船舶——8.2万吨散货船“丽士”号上水试航,就在即将交付前遭遇船东“弃船”,资金困局险些导致整个集团倒闭。

你是否赞同本期观点?
0
赞同
0
反对
加载中...
庄吉遭抽贷事件始末

[庄吉遭抽贷事件始末]

有人说,现在,企业基本上都在替银行打工。贷款成本之高,加速实体企业倒闭……

柳市八大王的跌宕人生

[柳市八大王的跌宕人生]

作为中国第一代个体户代表,从电器大王到投机倒把犯,再到如今的庄吉集团老总……

娃哈哈跨界卖白酒

[娃哈哈跨界卖白酒]

除了白酒行业外,近10年来,娃哈哈一直在寻求多元化扩张之路,童装、奶粉、商场……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创业的艰辛,创业的不容易,只有切身体会才能知道,更何况是第二次创业,甚至第三次创业。从服装跨界到地产的雅戈尔,从饮料跨界到商场的娃哈哈,也许浙江人骨子里就有着一股好奇心,一种对新事物执着的韧劲。

跨界是全新的尝试,也往往预示着更大的风险,就像庄吉船业,差点就成了压死庄吉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民营船舶企业也许是个特殊的行业,但实际上与其它企业一样,只有合理规划,控制风险,减少债务,才能健康发展,否则只能举步维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