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极岛1942:“里斯本丸”大营救

loading...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 QQ空间 微博 新浪

东极岛1942:“里斯本丸”大营救


(时鹏 摄影报道 编辑 陈天怀 实习编辑 蔡妍霏 )

韩寒的一部电影《后会无期》,让舟山东极岛成为热门旅游胜地。然而70多年前的二战时期,这里却发生了一段悲壮的“沉船”事件。

“里斯本丸”战俘船沉没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开始大举进军东南亚。不久,香港沦陷,大批英军官兵被俘。9个月后,日军把一艘从巴西征用的7152吨级的“里斯本丸”改装成客货船,1816名英军战俘被关进3个货舱,从中国香港沿东海开赴日本。

1942年10月1日凌晨4点多,“里斯本丸”号途经舟山群岛青浜岛东北约2海里的东霍洋面时,被美国的“鲈鱼”号潜艇发现,并发射鱼雷击中,海面上响起巨大的爆炸声,船体燃料舱被击中。

原本运载战俘的“里斯本丸”理应悬挂相关旗帜,但日军并没有。美国“鲈鱼”号潜艇正是从公海驶入,原以为仅是一艘日本运输船,未料有上千名英军战俘。为了防止战俘骚乱,日军封闭了所有舱口,钉上木条,盖上防水布,用绳索捆住,使本来就闷热狭小的船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当“里斯本丸”最后一次剧烈晃动时,船尾很快开始下沉,海水迅速灌进了已被打开的下舱。被关押在3号舱里的数百名英国皇家炮兵部队官兵最先集体遇难。关在1号舱的英国皇家海军和2号舱的英国皇家苏格兰官兵不顾一切地冲上甲板,纷纷跳入大海逃生。甲板上的日军见此,用机枪、步枪射击落水的战俘,海上漂浮着众多尸体,触目惊心。

营救

东极岛地处舟山群岛最东端,共有28个大小岛屿。其中,庙子湖、青浜、黄兴、东福山为四个住人岛。当地人有句话“东极无风三尺浪”,形容自然条件恶劣。

在浙江省档案馆的民国档案里记录着当时渔民救助英俘的相关资料。其中庙子湖渔民沈万寿、吴其生、吕德仁等人营救出英军战俘106人;青浜岛渔民赵筱如、唐品根、翁阿川、唐如良和许毓嵩等人一直捞到午夜,数次往返,共营救出英军战俘278人。

我们的寻找,从70年前的目击者开始。登上青浜岛,房屋大多依山而建,有些干脆就用石块垒成。人们的生活简单而祥和,男人们出海捕鱼;女人们围坐在一起织网,处理海产品;老人们则三五成群、面朝大海地聊着天。

在青浜岛妇女主任赵主任的带领下,来到了陈永华老人家。遗憾的是,陈永华老人已于几年前去世,女儿陈雪莲和外孙女梁祝在青浜岛经营一家旅馆。一进客厅,桌子上摆着一张照片,照片拍摄于2005年,照片里陈永华老人和“里斯本丸”号幸存者查尔斯•R•佐敦相拥在一起。

据陈雪莲回忆,父亲活着的时候经常在儿女面前提起当年的沉船事件。

时间回到70多年前,那天海面风平浪静,15岁的陈永华和几个小伙伴在海边玩耍。“轰”的一声巨响……一艘从没见过的大船,冒起黑烟。因为正值战争年代,陈永华没在意,直到一昼夜后。眼前的一幕让青浜岛的渔民为之震惊,大船尾部下沉,船头翘起,最后竖着沉入大海,掀起巨浪。

随后,海上飘来了布匹等物品。一开始村民划着船去捞布匹,但眼前的一幕却让渔民目瞪口呆。到处都是蓝眼睛,黄头发的外国人尸体,和一些趴在木头上奄奄一息的外国人,拼命在海上挣扎…… 村民们立刻决定救人,很快旁边庙子湖等附近小岛的渔民也加入救援。

据浙江省档案馆相关资料显示,东极岛渔民共救出384名英军俘虏。

青浜、庙子湖都是濒临公海的孤岛,面积均不到2平方公里。岛上不种粮食,只种少许番薯,生活物资都比较匮乏。

被救上来的英国士兵上岸以后,双方语言不通,英国士兵出示了写有“香港英国人”的中文标志,渔民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是盟国战俘。

据岛上渔民回忆,从海上救起的英俘非常可怜,有的没穿上衣,有的索性一丝不挂,渔民们拿出自己的衣服,让他们穿上;把平时舍不得吃的粮食、鱼干制品和番薯等给英俘充饥。

10月3日,沉船后的第二天,几架日本飞机飞临东极上空,在“里斯本丸”沉没的海域投下大量炸弹。组织营救的渔民计划尽快把英俘送往内地政府,帮助他们回国。

然而,决议还未做出,日本的五艘军舰就从沈家门方向疾驶而来,迅速包围了青浜、庙子湖岛。约200名日军登岛。首先控制了岛上所有的通道小路,继而挨家挨户搜查。 日军扬言不交出英俘将屠村。为了不连累岛上渔民,381名英国官兵在军官指挥下,主动集合,排好队,被日军押上日舰,挥泪向岛上渔民告别。

“漏网之鱼”

当时年仅13岁的小男孩梁亦卷,对岛上的地形非常熟悉。玩耍时偶然发现青浜岛南田湾有个小湾洞,口小腹大,深约两米,涨潮的时候,海水淹没洞口,里面却还有很大的空间,从外面看根本不知道这里还有个洞穴。

当日军在岛上四处搜寻时,梁亦卷带着3名英俘——英国商人伊文思、英国外交官詹姆斯顿和英军尉官法伦斯,藏在洞里上数日。 日军停止巡弋后, 9日晚,3名英俘乔装成渔民,藏进一条船内,由唐品根、许阿台、李朝洪、郭阿得、任信仓、王祥水6人,护送转移至葫芦岛,交驻军游击第四大队。

后几经周折,3人被送往浙江省政府战时驻地云和县,再辗转抵达重庆,由英政府驻华使馆接回。在重庆,3人以亲身经历在广播电台揭露日军暴行,引发国内外强烈公愤。

历史不会忘记

当地政府曾考虑过打捞“里斯本丸”,它是二战时期日本军事运输船,对研究二战军事历史有重大帮助,同时也是日本法西斯野蛮侵占罪行的重要史证。经过几次打捞尝试后,发现无论在硬件或软件上,打捞条件还不完全具备。后来舟山政府决定暂停打捞,也是因为英国方面有个传统,对沉船遇难人员,他们不希望再去惊动那些沉睡在海底的英灵。

1947年2月12日和3月2日,被救的三名英俘在香港热情款待救护过他们的唐如良和翁阿川。

1948年3月初,唐如良等收到了伊文思由舟山锦昌行汇转的国币六百万元。

1948年10月,经过内政部批准,对定海县东渔人岛胡阿法等198名居民救助英俘的行为按照《褒扬抗战忠烈条例》第一条第八款以部令褒扬以昭激励。

1949年2月17日,香港隆重纪念“里斯本丸”事件,并赞扬中国渔民营救英军战俘的功绩。

2002年10月,在东极渔民勇救二战遇难英军60周年之际,邮政部门印发了2600多份纪念邮票。

2005年4月4日,“里斯本丸”沉船事件历史研究会在定海成立。同年8月,当年“里斯本丸”事件幸存者英国老兵查尔斯•R•佐敦,带着妻儿和两位遇难者亲属,从英国千里迢迢来到舟山东极岛,寻访当年的救命恩人,与仍然健在的沈阿贵、吴兰舫等7位老渔民热烈拥抱。

更多摄影师作品请点击:http://zj.qq.com/pic/

人世间官方微信

微信帐号:renshijian

官微 腾讯大浙网

腾讯大浙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