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鑫坊:失落的优雅

loading...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 QQ空间 微博 新浪

思鑫坊:失落的优雅


(图文/时鹏 编辑/陈天怀)

一座房子,住在里面的人来了又走了。

老房子留下了住客们的背影,也留下一段故事。它的身上刻着时代的印记,记下一座城市的变迁。

说起思鑫坊,老杭州的印象是一块“风水宝地”。这一处传统的石库门街区,临近湖滨,紧挨着龙翔桥,不仅闹中取静,还占尽西湖之利。

一个思鑫坊 半部杭州民国史

时间回到80多年前。

1913年,原建在湖滨一带的旗营被拆,修起了横平竖直的大马路,一个新的商业中心即将兴起。当时的政府,引入西方城市开发模式——政府规划整理土地、出售,私人买地开发。

丝绸商人陈鑫公,向政府买下了其中的一片地,建起了成片的石库门建筑。

1926年,陈鑫公先造了前面一排24间石库门。后来因出口到日本的丝绸跌价,流动资金紧张,时隔一年多才建造起来后一排24间。这两排房屋,就是后来的思鑫坊。

前后共48个居住单元,青砖黑瓦,式样相同,每个居住单元为一户,都是两层半,每户入口一座雕花石门框,黑漆大门上一对铜门环。弄堂中有拱门,上面是过街楼,巨大条石上刻着“思鑫坊”三个大字。

百年前,经精心规划,统一建设的思鑫坊曾经是杭州城里最好的石库门里弄建筑群,是杭州近代建筑文化的精彩符号。

思鑫坊之后,这里又建起了萱寿里、承德里,同样是石库门建筑。而在思鑫坊周边,也建起了很多私人别墅,主人家非富即贵,传教士、富豪、洋行经理……

遥想旧时景象,黄包车叮叮当当跑在弄堂里,戴着礼帽拿着文明棍的老爷和穿花样旗袍的太太,手挽手走过长长的、湿漉漉的弄堂,那是一幅怎样的画面?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发生在这里的人和事,犹如一部史剧。

萱寿里16号,这个英式花园洋房早已看不出模样。院子里到处是各种违章搭建的平房、水台和厨房间。

沿着木梯走上三楼,有一间10多平米的房子。昏暗的灯光下,87岁的余遂老人躺在床上,头顶架着的一个IPAD,正在播放抗战剧《2炮手》。老人的父亲是中国著名的书画家余绍宋。

1931年,余绍宋建起这座建筑面积570余平方米的花园洋房,命名为“寒柯堂”,现在叫“成乐堂”。直到1949年过世,他一直居住于此。1951年,余绍宋被错定为“官僚反革命分子”,花园洋房被没收。1984年9月平反纠错,恢复名誉之后,余氏后人才要回了部分房屋。

1949年,杭州解放,原先住在思鑫坊洋楼和石库门的达官贵人,匆匆打点行装离去,有的逃到台湾,有的去往美国,许多人再也没有回来。

思鑫坊又迎来一个新时代,迎来了一批新的租客,其中很多是意气风发的革命干部,比如,1949年至1954年,在杭州市青委任职的乔石,就住在思鑫坊直弄1号。

社会主义改造开始,思鑫坊的产权发生了变化。政策出来,已经卖给个人的房子归个人,没卖给个人的,就成了公房。

思鑫坊直弄1号、2号院,是两幢建筑风格一致、均为两层带阁楼的仿西式的花园洋房,两坡悬山屋顶,清水青砖墙面,建筑南侧均带有八角阳台。这是民国时期的杭州银行经理徐梓林修建的私宅。

据杭州市历史建筑史料记载:徐宅共有两幢建筑,建成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分别位于思鑫坊直弄一、二号院内。室内装饰考究,内部设有木质双跑楼梯,车木栏杆,童柱造型精美。每个房间均铺有红漆洋松木地板,四周镶有木质踢脚线及挂镜线。

徐宅的院落保留了许多历史信息。其中,一号院落门楣上有 "红缨大队"四个依稀可辨的大字;院子西南墙角的围墙外有一块"徐界 墙外余地十英尺"字样的界碑。

而如今的徐宅,已是满地断砖残垣,杂草丛生。借着手机微弱的灯光走入幽暗的楼道,踩上逼仄的楼梯,木板发出“咔哧咔哧”的声响。2楼的4间屋子都房门紧锁。一位骑电动车的中年男子说,自己住在三楼,每个月700块钱租来。

与徐宅一墙之隔的三层小楼,为民族资本家胡藻清故居,现为浙江大学医学部(原浙江医科大学)所有。86岁的祝长寿和77岁的丁杏珍居住于此,祝长寿是原浙江医科大学的一名电工,退休后一直住在3楼的阁楼里。2楼的4间房是打通的,前段时间租客刚刚搬走,两位老人正忙着打扫房间,准备搬下来。

要不是有“杭州市历史建筑”的石碑提醒,这个“花园洋房”很容易被看成普通荒芜的院落。因为院子里到处是搭建的平房、水台和厨房间。

69岁的宋广谟在思鑫坊弄堂里开了一家综合商店。整个下午,他坐在小小的柜台内,一边卖香烟,一边盯着电脑屏幕上的股市。

宋广谟记忆里,50年代的思鑫坊就像一个半封闭的小区,几个圆洞拱门,都装着大铁门。一位叫施阿菊的大妈,管着三扇门,每天早晨八打开,傍晚五点关拢。弄堂里没有闲杂人等来往,夏天的傍晚,知了在高树上叫,一丛丛的晚饭花在墙角开放。

在宋广谟众多的“邻居”里,给他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一位瞎子老头——何柱国。

何柱国是东北抗日名将,西安事变发生后,他在三方之间奔走,促成事变和平解决。上世纪30年代,他在菩提寺路7号(现在的4号)建了一座花园别墅,眼睛瞎了以后,就长期在思鑫坊养病。

在这座花园别墅“菩提寺路7号”的进口处,开出了一家餐馆,摸黑穿过污水横流的餐馆厨房再右拐,一幢昔日的洋房屹立在那里。破旧的门窗,满墙的油污,大面积脱落的墙体,俨然没有了昔日光景。

在嘉兴港区港运物流有限公司,16名青年渔民正在接受叉车技能培训,他们即将持证上岗,开始新的职业道路。

从上世纪20年代建成之后,那么多人物,随着历史风云而沉浮起落,在思鑫坊的弄堂里来去匆匆。他们的身影,最后都消失在了弄堂的尽头。

洗不尽的满身烟火和油污

上世纪80年代之后,新村小区拔地而起,有条件、有身份、有门路的人纷纷搬离老石库门。思鑫坊当年气势恢弘的景象一去不复返。

地处湖滨板块,紧邻龙翔桥商业区,百米之外就是地铁站。由于思鑫坊的地理位置绝佳,开店是不二之选。90年代中期,沿街的石库门都被拆除,装上了玻璃和卷闸门,来自全国各地的“倒爷”在这里做起了服装生意,据说那个时候沿街门面可以租到四五十万一年。渐渐地,外来务工者多了起来,早先洋楼的院子越来越拥挤,能利用的空间都利用起来,几片三合板,屋檐下一搭就是一间房,睡觉、煮饭、看电视都在里头。

而如今,弄堂里是一间接一间的餐饮店,烟火升腾,污水横流。主要食客都是来自周边商户和前来进货的人。街坊们一边痛心,一边期盼,都想着早一天能实施改造,“规划做了很多遍了,光听见打雷,没见过下雨。”

2010年,有关部门提出,要将思鑫坊街区进行改造修缮,成为近代民居保护区,不仅要对环境街巷格局、院落形态、界碑等人工构筑物保护,形成具有杭州典型近代民居特色的历史街区,还要打造成杭州的新天地,走时尚、亲民的路线。工作人员曾对思鑫坊内的住户进行过入户调查,对于是否愿意搬迁的问题,居民的意见没办法达成统一。即便是对一幢房子进行维修,里面的邻居对于修还是不修,都有不同意见。直到现在,才零星修了承德里1弄、萱寿里1弄的几处地方

所以时隔5年,这里依然没什么改变。

思鑫坊里里外外百年间的人与事,已是云淡风轻,老迈的思鑫坊,能否再次焕发出新的生机?

更多摄影师作品请点击:http://zj.qq.com/pic/

人世间官方微信

微信帐号:renshijian

官微 腾讯大浙网

腾讯大浙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