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月20日 01月19日 01月18日 01月17日 01月16日
政府给市民装“快递自动签收机”? 我们可以期待更多
    两会会场: 今年两会,浙江省政协委员、浙江省邮政公司总经理鞠勇带来了《关于建设“E邮站”快递包裹自取公共平台的建议》的提案,这份提案跟浙江1500万广大网购消费者息息相关。
    去年9月,杭州市邮政局先行试水,设立41个“E邮站”,极受好评,杭州市政府今年还将“E邮站”纳入“为民办十件实事”之一。什么是“E邮站”?这还得从网购快递的现状说起。
    去年,浙江消费者“贡献”了超10亿件包裹,全省1000余家快递公司的7.5万名快递从业人员为之奔波投递。由于经常没法接上头,快递员经常得白跑,消费者经常没法第一时间领到快递。以杭州为例,每天至少投递100万件快递,其中约40万件得再次或多次投递,社会资源浪费极大。于是,“E邮站”应运而生。
    “E邮柜”长得像超市寄存柜,快递员输入手机号码、密码和动态密码,扫描包裹,再把包裹放入自动打开的E邮柜内;柜门关上后,系统会自动给客户发送“包裹到达”的提示短信以及取件用的动态密码。收件人回来后,可凭包裹单号和动态密码自助取件。
    鞠勇建议各级政府能将“E邮站”作为重要的基础设施,纳入城市的建设规划。

    强哥解读: 鞠勇委员所说的快递员和消费者接不上头的问题的确很烦人,最近这一两年,快递员过劳死的新闻时常见诸报端,他们原本就生活不规律,劳动强度大,经常性地再次或多次投递无异于雪上加霜。强哥每次听到电话那头快递员焦躁地问“家里有没有人”时,都打心眼儿里地理解他们。
     当然,接不上头也给收件人添堵。如果收件人没法当时当面签收,快递员一般会把物件交给门卫或物管,由他们代签,万一出现纠纷,责任很难说清楚,消费者权益很难得到保障。有时候,快递员给收件人打电话,收件人出于各种原因不接听,快递员只能干着急。久而久之,有的快递员习惯成自然,养成了一律不打电话、不发短信的坏习惯,直接交货给门卫、物管。
    强哥曾经就因此倒过霉:去年夏天,我快递了一箱杨梅给外地的朋友,快递员直接把杨梅扔在了朋友单位的收发室。我朋友一头雾水,因为上网一查,快件分明已被签收,可他等得花儿都谢了,也没见到快件的影子。第二天,他“知道真相之后眼泪掉下来”,而杨梅已经腐坏了一半。
     今天有则新闻:宁波一座公厕发生爆炸,爆源可能是一个神秘的盒子;前阵子爆出的“有毒快件”事件更恐怖,直接使出了“杀人于无形”的化学大招。就此而言,“E邮箱”并非人人都能打开,而且可以追溯,可以消除这类安全隐患。
     隐私权更是个大问题,你的姓名、住址和手机号全写在快递单上,快递员随便“托付”快件,相当于把这些信息公开化了,说不准哪天会有“怪蜀黍”登门纠缠你呢。举个更夸张的例子,如果你网购了“情趣用品”,你显然不希望你的家人、同事或门卫、前台知道,“E邮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综合考虑各方面的条件,建设“E邮站”这件事投入大,且无利润回报,除了政府,谁都没法牵头干,鞠勇建议各级政府能将“E邮站”视为基础设施、纳入城市规划,是有道理的。或许在不久的将来,“E邮站”成了楼盘的标配,就像停车位一样,不达到一定的配备比例就通不过验收。
    “市场无形的手”和“政府有形的手”该如何协调出手,对这个问题的讨论从没停过,在这个日新月异的大时代,两者也并非泾渭分明,界限划分并非一成不变。现在,杭州市政府已经开始为“E邮站”埋单;强哥期待能有地方政府在城市街头布置“免费手机充电站”;未来,电动汽车充电站等新的公共需求还会不断出现。政府应当紧扣时代脉搏,切实关注老百姓的新需求,适时调整公共投入的分配。(注:笔者强哥系“腾讯·大浙网”新闻频道主编)

多数新房20年内要动手术? 告诉你精装修的房子为何如此少
    两会会场: 浙江省人大代表、中天集团董事长楼永良是建筑行业大佬,在这次两会上,他带来了一份关于绿色建筑的建议。所谓绿色建筑,是指在建筑寿命周期内,最大限度地节能、节地、节水、节材,保护环境,减少污染,能缓解雾霾,“在项目施工的时候,能减少粉尘和PM2.5。”
    楼永良认为,浙江对绿色建筑的重视不够,“截至2013年年底,浙江省获得绿色建筑运营二星标准的只有2个,三星标准的1个都没有。只重外表,不重绿色的内核,这样(下去)20年内大多房子得改造或者拆了重建。”
    他说,绿色建造有3个特点:钢结构、精装修、构件装配式施工。推行精装修不会产生材料的浪费、扰民的灰尘,在省外受到热捧,“像万科这个全国最大的住宅供应商,95%的房子都是精装修;在沈阳,二环以内出让的地块,必须使用新的绿色建造方式。但在浙江,精装修的概念没有普及。”

    强哥解读: 你买房会选毛坯还是精装修?且不说绿色环保这些大道理,强哥是个怕麻烦的人,毫无疑问喜欢精装修。毛坯房的楼盘隔三差五就有装修队入驻,各种电钻声、榔头声、电锯声……“装修期”断断续续可长达数年,吵得全家人不得安宁。强哥当年闯荡珠三角,那里绝大部分在售楼盘都是精装修的,业主拎包即可入住,方便得很,基本上不存在这个问题;而在杭州,精装修的房子却很少,据说连两成都不到。
     开发商统一装修可以避免材料的浪费,比如,如果自行装修,必须在墙上开槽才能在内墙埋管线,而精装修的房子在土建环节就做好这一项了。理论上,精装修对买房者而言应该是划算的,因为开发商大批量采购装修材料和装修人力,有议价权,能享受大折扣的“批发价”;而个人自行装修,不仅要承受“零售价”,还有可能被奸商坑骗。现在的年轻人上班这么忙,谁装修房子不得“征用”爸妈?可即便装修毛坯房费钱费心还不环保,精装修在杭州似乎还是成不了主流,这到底是为什么?
    强哥就这个问题问了好几个资深的房地产业内人士,得出结论:这是杭州楼市“虚火旺盛”的表现之一。此话怎讲?多年以来,外来投资客以及外地购房者一直是杭州楼市的一大支柱,开发商们无不非常重视这个群体。但开发商们很快发现,这些“土豪”在杭州买房,要么为了投资,要么不急着住,对精装修提不起兴趣。“羊毛出在羊身上”,精装修的成本会全额计入房价,转卖的时候却得大打折扣。那些精装修的好处对自住型购房者非常重要,对投资客却毫无意义;从二手房买卖的角度看,精装修不是笔好的投资。
     当然,杭州开发商的服务不到位也是原因之一。杭州的精装修房子动辄标注四五千/平方米的标准,普通老百姓怎么承受得起?合理的作法应该是推广“菜单式服务”,可以多点“菜”,也可以少点“菜”,给购房者选择权。(注:笔者强哥系“腾讯·大浙网”新闻频道主编)

浙江从源头削“三公”消费 农家乐中也有高级会所
    两会会场:“现在公务员在饭店吃得少了,机关食堂吃得多了,可个别机关食堂装修却越来越好,比五星级酒店都要好。我去过一家单位食堂,用的是荷兰青瓷,,酒杯是奥地利的。我跟这家单位的领导开玩笑说,怪不得你们不来我们酒店了,比我们还好。浙江的情况还算好的,在省外,我还碰到过有机关食堂向我们大酒店来借高级厨师的。
    在浙江省人大杭州代表团全体会议上,浙江省人大代表、开元旅业集团董事长陈妙林论及“三公”消费,语惊四座。
    据他透露,中央“八项规定”和反“四风”确实让餐饮企业受到一些影响。开元旅业在全国有64家酒店,去年餐饮营业额平均减少20%。”他同时也是全国旅游协会副会长。据他了解,去年每个月有20多家旅游饭店关门;全国有56家旅游饭店主动要求“降星”,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这次省政府报告里明确提出“‘三公’经费预算支出削减30%”这样具体的表述,陈妙林说他看了以后很开心。

    强哥解读: 陈妙林既是人大代表,又是酒店餐饮业大亨,在削减“三公”消费的议题上“左右互搏”,不过他在承认生意受影响的同时做出了“我很开心”的表态,算是理顺了纠结。
     他的这番惊人之语抓住了“三公”消费问题的核心:得从源头上管住“钱袋子”。只要党员干部手头可自由支配的经费还是那么多,再严的禁令也会被钻空子。上头不让进出高级酒店和会所了,那就干脆自己建一个,低调的奢华,称其为“食堂”,向高级酒店借高级厨师的点子也并不难想到。从形式上看,借厨师不算“三公”消费,大概可以算“专家顾问费”吧。餐饮发票不让报销了,那就采购“天价水晶灯”之类的装修材料,这算基础设施建设费,至少看上去绝对不算“三公”消费。
     况且,消费的奢侈程度不止由场地和餐具的豪华程度决定,那些都只是形式,内行注重的是内涵,土得掉渣的农家乐同样可以高端上档次。资深“吃货”们都知道,真正的极品美味一般都不出自流于程式化的星级酒店,食神在民间,乡下农家乐的招牌菜往往能给人惊喜,让人过口不忘。虽然看上去是竹屋草棚,有些农家乐的消费一点都不比五星级酒店低,招牌菜卖高价的比比皆是……那些高档农家乐,简直就是“回归自然的高级会所”。如果不真正把“钱袋子”管牢,这些漏洞就堵不上——总不能再出道禁令,明文禁止党员干部吃农家乐吧?
    其实,从抓党风廉政的角度看,仅仅严管“三公”消费也还是不够的,因为党员干部参与的高档奢侈消费,未必都是公款买单,不少是私人老板掏的钱,这同样是腐败的温床。这几天,浙江在整顿西湖边的高级会所,以前出入这些会所的非富即贵,其中不乏党员干部,那几家会所关了,会所的会员们以后就没处去了吗?非也,高级会所不止西湖边有,只是建在西湖边比较扎眼而已。强哥曾亲眼见识过一家高级会所,建在工厂里,外表看上去跟厂区里的其他厂房没任何区别,在走过一段狭长的走廊后步入其中,里面的装潢亮瞎了我的眼。”
     说了这么多,思路明确了:控“三公”消费,关键是从源头上管好“钱袋子”,压缩经费,同时严查“变相三公消费”。加强网络举报等社会监督机制同样重要,反腐败是一场“人民战争”。(注:笔者强哥系“腾讯·大浙网”新闻频道主编)

浙江教代表看账 账本看不懂怎么“找茬”?
    两会会场:1月16日上午,浙江省十二届人大二次会议在杭州开幕,614名省人大代表出席会议,听取政府工作报告,审议有关报告。
    往年的浙江省人代会查两本账:公共财政预算,和政府性基金预算;本次大会上,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草案首次提交上会审查,社会保险基金预算草案首次单独编制上会审查。代表要审四本账,亚历山大。
    除此之外,69个省级部门预算也将全部上会审查,大会还将对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两个部门预算进行重点审查。
    浙江媒体关注了几项重要数据:2013年全省“三公”消费支出下降15%,2014年计划进一步削减30%。2013年浙江地方财政增收10.3%,2014年计划增收8%。2013年,政府在农林水事务、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交通运输支出、医疗教育等领域的财政支出均同比大增两位数。

    强哥解读:审查与批准政府预算,是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法定职权。政府的钱怎么花,不能任由领导拍板,得由老百姓说了算,而人大代表受选民托付,监管各级政府的钱袋子。说直白点,人大代表的职责就是给政府“找茬”+“支招”,如果政府编的预算在人大这一关遇不到任何质疑和挑战,那就成了走形式。     人大代表中到底有多少人能真正读懂预算?——这的确是个问题。强哥看过那些账本,的确不好懂。如果不懂,怎么“找茬”?本次大会给代表们发放了《浙江公共财政预算读本》和《全口径预算100问》,教他们怎么查账,服务很到位;但会期就这么几天,如果代表们只是“临时抱佛脚”,实际效果能有多少?希望代表们平日里能加强学习,也希望人大能经常组织代表们参加财政知识的培训。
    其实,代表看不懂账本不能怨代表,法律没规定当代表必须懂财政,政府有责任让一个正常文化水平的代表能看懂账本。在近几年的全国两会上,有不少代表指出,目前我国各级政府的财政预算报告公开程度都还比较有限,大多只公开到“类、款、项、目”四个级别中的“款”一级,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预算,只能算是“概算”。信息不清晰,过于粗线条,模糊数字和模糊概念太多,代表就更难读懂了。
    “财政预算能不能做得更细一点,比如吃饭花多少钱、旅游花多少钱……这样一看,问题就一目了然了。”广东省人大代表朱列玉的建议很直接,也代表了一大批各级代表的心声:别把预算包装得那么玄虚,实在点,把它翻译成大家都能懂的语言。
    第一步是善于发现问题,第二步是敢于指出问题。广东的两会会场上素来盛产敢于直言的“炮手”,在去年的广州市两会上,此前刚从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位置上退下来的周庆强发表犀利言论:“对政府的监督,很大程度上应该放在对财政的监督上,管好政府的‘钱袋子’。但现在,人大对政府财政的监督,可以说是严重缺位的。我在人大干了5年,从来没见过人大否决任何一单财政预算!难道政府部门报上来的每一单财政预算,都合情合理合法?每到年底,就会出现有些部门突击花钱的现象,个别单位甚至余下30%的钱花不出去——这就是预算没做好!”
    周庆强开的药方也很有针对性:“首先,每年政府预算安排应提前3个月上报人大审议,让人大有充分的时间去了解、调查、论证,起码要审议3个月。重大财政开支,比如超过1000万元以上的项目,必须由人大财经委召开听证会,进行专家论证。”
    周庆强的言外之意是:人大代表不应只在这几天的会期里露脸履职;如果只靠这几天,代表也没法履好职。一年365天,人大代表每天都该对他的选民负责。(注:笔者强哥系“腾讯·大浙网”新闻频道主编)

浙江向雷人提案说不 周星驰委员该不该只谈电影?
    两会会场:1月15日是浙江省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的第一天,提案组收到了740多份以提案形式提交的意见建议。浙江省政协表示,今年将更加关注提案的质量,委员们的哪些意见建议最终会被立为提案,这道关将把得更加严格。
    在两会会场,浙江省人大代表朱钟毅讲了一件趣事:去年省两会,他建议打通全省的断头路,并收到了承办部门的回复。该部门称,2013年计划打通全省56条断头路,其中杭州有10条。朱钟毅特意要到了杭州这10条断头路的名单。
     2013年12月29日,朱钟毅给承办部门打去电话,询问这些断头路是否打通。对方回复称,经过验收,56条断头路已全部开通。朱钟毅决定实地查看,于是找来懂道路知识的人和单位,陪他一起看现场,结果杭州真正完工的只有6条;另外4条主体工程做好了,但还没有开通。
     朱钟毅给承办部门打电话,对方愣住了,连说对不起。该部门后来解释说,之前抽查的5条都完成了,于是想当然地认为全部完成了。

    强哥解读:浙江省政协提出要狠抓提案质量,这项工作计划非常有针对性,挠到了老百姓的痛点。浙江的两会代表、委员素质还算不错,至少很少上“雷人榜”。每年的全国两会和各地两会,各种“雷人议案”、“雷人提案”你方唱罢我登场,抢足了镜头,大面积地占据媒体头条。强哥随便找了几个媒体报道的标题,你看看到底有多雷:

    “陈光标:没有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不应该生孩子”
    “周森:慈善捐款,应该立法并强制执行”
    “朱列玉:四个节日,应免费乘火车”
    “张晓梅:妇女节改为女人节”
    “董建岳:给官员发‘夫人补贴’”
    “申纪兰:上网也应该得到政府批准”
    ……
    强哥跑过各个层级的两会,对这些“雷人议案”和“雷人提案”的来路比较清楚。有的代表、委员调研不踏实,空口无凭,所言所写与事实反差很大,容易雷到人。有的代表、委员本身知识结构有限,在谈论陌生领域时,容易犯错,比如申纪兰老婆婆,八十好几的人了,对互联网的确不懂,所以一开口谈互联网就闹了笑话。
    也不排除个别代表、委员有比较强烈的表演欲望,故意语出惊人搏出位、谋出镜。还有的代表、委员总盯着自己的利益提建议、交议案提案,官员谈增加官员福利,富人谈给富人减税,慈善机构负责人谈强制捐款,不雷人都难。
    强哥还想说句公道话:某些所谓的雷人雷语本身并不雷,但个别记者为了轰动效应,誓当标题党,断章取义,气得躺枪的代表、委员够呛,他们噤若寒蝉,不再敢在两会上表达观点、亮出议案提案。这些杯弓蛇影的代表、委员参会的首要任务变成了:躲记者。
    我们需要怎样的代表、委员?且看朱钟毅代表树的榜样,别光靠嘴提意见,也别光靠写议案、提案,而是得踏踏实实地调研、较真——你说要修10条路,那就告诉我哪10条;你说年底全部开通,那我就去实地检查;实际上还有4条没开通,那我就继续跟踪。
    朱钟毅本人不懂道路知识,于是就带上专业人士一起调研,这种精神非常可取。我们知道,政协委员是按界别遴选的,并非选举产生,所以政协委员多谈点自己领域的事其实挺正常,比如,周星驰目前担任广东省的政协委员,他今年的提案就跟电影有关。全国政协委员、女富豪张茵在6年前的全国两会上交了3份提案,分别关于劳动合同、富人减税和进口设备,结果引来一阵批评,舆论指责她只顾个人利益,不谈公众福祉,吓得她此后参加两会总是默默地飘过,不敢再声张。其实,针对张茵的批评值得商榷。
    人大代表却不一样,人大代表是选举产生的,按地区分名额的,所以代表理所当然应该代表当地选民提建议、交议案提案,必须抛下一己私利,以公共利益为先。理论上,杭州选出的省人大代表就该特别关注杭州老百姓的利益,哪怕其他地区的老百姓笑他“雷人”,他也可以理直气壮,只要杭州选民肯定他的工作就行。(注:笔者强哥系“腾讯·大浙网”新闻频道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