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3-13 第93期腾讯大浙网
女子婚外生子辩称“借良种” 中国该不该设通奸罪?

去年底,温州男子杜先生发现8岁的宝贝女儿竟然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其生父乃是当地的一名干部。男子大怒,向计生部门举报,官员被罚社会抚养费25万元。

不久前,杜先生把妻子和黄某告上法庭,索赔精神损失费,没想到,法庭上出现了狗血的一幕:女方称“黄某长得好看,我灌醉他后借种生子”。黄某则喊冤:“只有那一次,我喝多了。”

1
与其说“酒后乱性”,不如说是“借酒壮胆”。醉酒会让人丢掉道德感、自制力,但是“释放”的都是的潜意识。

上世纪70年代的研究发现,醉酒并不影响男性发生性行为,却会影响高潮。也就是说,只要不是烂醉如泥,男性醉酒后具备“乱性”的生理条件。

但是,生理条件不能决定人类的行为,在弗洛伊德的理论中,人类文明的进程就是对本性不断压制的一个过程。在正常情况下,人类会将那些不合时宜的行为压制在潜意识里,而酒精会削弱人类的这种自我监控机制,使得压抑在内心的潜意识喷薄而出。这些冲动中,自然包括“性”。

在婚姻咨询师朱磊看来,所谓的“酒后乱性“都是有预谋的,很多男性在酒醒发现枕边人非正牌女友、妻子后,反应通常都是“什么都不记得了”——这种说法更多的是为了撇清自己的责任。

2
“酒后乱性”是通奸的常用借口。在古代,婚外通奸是重罪,而在现代,通奸只是道德问题。

在中国古代,除了相对开放的唐朝,婚外通奸一直是重罪。最早关于通奸罪的说法见于儒家经典《尚书》:“男女不以义交者,其刑宫。”对通奸者处以宫刑,那是生不如死的惩罚。元明清三代法律允许对其处以私刑,允许捉奸,并可当场杀死通奸男女。

直到1997年,中国刑法取消“流氓罪”,通奸行为的非罪化才基本完成——之所以限定为“基本上”,是因为有例外:一是通奸的对象不能是幼女,否则构成强奸;二是通奸的对象不能是军人的配偶,否则构成破坏军婚罪;三是不能以夫妻名义同居,否则构成重婚罪。

秦朝是中国古代唯一在通奸罪面前,官民人人平等,都要受到严惩,而在别的朝代,老百姓通奸比官员通奸受的惩罚要轻得多。有人认为,这是因为秦始皇痛恨母亲赵姬与吕不韦、嫪毐的不正当关系,故恨极了通奸者。

今年1月29日,中国婚姻家庭工作联合会发布数据指出,目前中国导致离婚的婚变诱因中,“第三者插足”占74.6%,位居第一。与此同时,当配偶出轨后,仅有30%选择离婚,70%选择隐忍包容。

通奸是指双方在自愿的情况下发生性行为,中国立法者认为,国家立法机关不该通过强制法律对社会公众的可自由处分内容进行过度干涉;但另一方面,“婚外情”对家庭稳定的影响却不得不让我们关注。

3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国家都将通奸定为犯罪行为,其中不乏“开放”的西方国家,比如法国、意大利和美国的部分州。

1994年《法国刑法典》规定:强奸以外的性侵犯罪,处五年监禁并科罚金,其中包括通奸行为。

1968年《意大利刑法》第560条不仅规定了通奸罪,还特别规定了丈夫蓄妾罪。

1971年《西班牙刑法》专有“通奸罪”一章,规定极为详细,通奸男女均处短期徒刑(六个月至六年)。

美国多个州规定了通奸罪。美剧《波士顿律师》里,老色鬼律师Crane勾引别人的妻子,没想到犹他州设有“通奸罪”,他被抓捕后上了法庭。

在台湾,“通奸”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新闻题材。《联合报》2011年6月曾报道过一个通奸案例,台湾林姓男子与王姓妇人在网络聊天室认识后,发生多次性关系,后被王妇的丈夫发现,控告二人妨害家庭。后该男撤除对妻子的起诉,在林男被判刑2月后,又向他索赔350万新台币。最后台北板桥法院判林男赔偿30万新台币——约合人民币7万元。

韩国直到今年2月才取消通奸罪。2007年,韩国某知名女艺人因通奸罪被丈夫起诉,最终被判八个月监禁,缓期两年执行。

然而,实践表明,设通奸罪并不能有效解决婚姻家庭问题。一是起诉率低,比如美国有许多州都规定通奸是犯罪,但很少有人因此被起诉。二是在现代文明国家,通奸罪通常只是轻罪,对于遏制婚外情这类行为缺乏震慑力。三是婚外恋不好认定,通奸罪的取证难度也很大。北京法院统计显示,在涉婚外情的案件中,55%以上的当事人往往只能提交有暧昧语言的网络聊天记录等,证据单一、片面,法院一般无法采用。四是夫妻一方出轨后一旦因通奸获罪,他们原本有望得到挽救的婚姻关系很可能就此终结,法律成了拆散家庭的凶手。

4
东西方大都经历了通奸行为的轻罪化和非罪化历程,但对拥有公共权力、承担公共服务职责的官员,各国都在私德上加以严格监督,以防其渎职和滥用公共权力。

古代中国是男权社会,舆论一般只指责“奸妇”,但男性官员则是特例。早在周代,官员通奸将受宫刑;秦汉时期,官员通奸基本上死路一条;明朝朱元璋因为一个官员通奸,差点阉了2000个皇宫工匠;元朝官员调戏良家妇女,即便对方只承受“精神损失”,他也要挨板子。清代嘉庆年间,一名一品大员因通奸被发配边疆——这算是从轻发落。

现代社会,官员通奸不会面临严刑,但政治前途必然被影响。《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提到,公务员“包养情人的”或“严重违反社会公德的行为的”,可以撤职或开除。

在美国,官员的婚外情一旦被发现,其政治前途也基本完蛋。2012年,美国前中情局局长彼得雷乌斯因婚外情被曝光而不得不辞职。有关人士表示,彼得雷乌斯的“婚外情”比较复杂,因为他的工作牵扯到美国的国家安全——这是舆论认为对官员通奸不能宽容也不应宽容的典型例证。

通奸行为破坏家庭的和谐稳定,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但对感情问题不宜轻易进行道德判断,更不应轻率地进行法律惩罚。国外的司法实践表明,通奸入罪难以起到预想作用。人类的感情问题,或许永远无解。

监制:李敏      统筹:张强      本期责编:桃加梨      设计:赵昂

了解更多
  • 女博士养成要打多少怪?
  • 日本游客也曾全球遭嫌
  • 存款失踪储户向谁要钱?
关注微信账号
联系编辑部

分享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QQ空间QQ空间
QQ好友QQ好友
新浪微博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手机阅读分享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