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3-5 第92期腾讯大浙网
女博士修成正果 须闯过多少“鬼门关”?

上周,27岁女博士当上浙大工科博导成一时热点,人们的刻板印象里,年轻姑娘和工科研究似乎格格不入,但她小小年纪就成为业内专家,光是国家给予的生活补贴就达50万一年。年轻姑娘通过努力在学术有所建树,这样的案例似乎层出不穷,难怪有人说,“在中国,男女已经太平等了!”

一只鸽子要飞越多少海面,才能在沙滩栖息?一个人要抬头多少次,才能看见蓝天?一个女博士要闯过多少征途,才能修成正果?

1
生存之艰:在重男轻女观念的影响下,有些应出生的女童“消失”,也有女童没能在健康的条件下成长 。

胎儿的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人工终止妊娠,成为女婴丢失的关键环节。花样繁多的B超鉴定性别在围追堵截中尚未灭绝,更为隐蔽的寄血验子开始流行。

去年,浙江破获首例“寄血验子”案,嫌犯在温州地区给孕妇采血,并寄往香港检测化验。被捕时,嫌犯已为近300名孕妇进行了采血和非法鉴定胎儿性别。

2012年,温州当年的新增人口性别比达121.81:100,即每100个女婴诞生的同时,就有122个左右的男婴出生,而国际上公认的人口性别安全比值是107:100。

《南方都市报》报道,南开大学人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根据国家统计局资料推算出 ,虽然近6年出生人口性别比连续下降,但是每年依然新增加约77万- 108万的“丢失”女婴,原因包括选择性终止妊娠的女胎、瞒报漏报等。

而部分幸存者同样难逃厄运,近几年“针扎女婴”的案件接连曝光,但仅仅是冰山一角,由于被扎难以发现,许多女婴或许就会被认为死于某种“无法诊断”的疾病。

2
上学之难:女孩天生学不好理科?经验称,女生天生数学不好,所以考大学最好也不要奢望学理科或者工科,但是实验发现,很多女生理科不好是受长期的外在潜意识施压的结果。

经合组织去年的研究发现,“女孩=理科差”的古老魔咒,与智力高下或思维习惯没有丝毫联系,而是“女孩不擅长理科”的刻板印象在作怪。

《人民日报》曾微博说女生的理科天赋不如男生,但其实,“右脑神经发达”无法论证“数理化天赋较高”的。

2012年的调查数据显示,上海市的中小学生,从小学三年级到初中三年级,女生每一个科目的平均成绩几乎都高于男生。连一向被认为是男孩强项的数理化,女孩的分数也遥遥领先,化学的平均成绩更比男孩高出6分。专家学者由此发明了一个新词“男孩危机”。

3
深造之辛:高校在招生过程中因男女生性别不同而设立不同分数线,起因是上线女生数量就出现持续压倒男生之势,高校为了维持性别比例“拯救男孩”,结果却是“委屈女孩”。

2012年,包括新华网在内的多家媒体曝光:高校在招生过程中因男女生性别不同而设立不同分数线。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办首次在提前批次小语种录取时,区别男女分数线,文科的男生录取分数线是601分,女生分数线是614分。而中国政法大学理科女生投档线是632分,比男生588分的投档线高出44分,北京外国语大学文科女生高出男生14分,理科高出15分。

这些大学往往会用“平衡男女比例”来为自己掩饰。可是,比如在基本上历年来清华计算机系,都是男生比例远大于女生,2011年入学的112个男生,17个女生,这时候,招生人员就忘记了“要平衡男女比例”。

从2007年开始,国内普通高校招生中的女生数量就出现持续压倒男生之势,高校为了维持性别比例不得不出此下策,但是“拯救男孩”是否就要“委屈女孩”?

浙江大学社会学教授发文称,不愿意招收女生为研究生。
4
婚姻之苦:据一种流行的说法:世上的人分三种——男人、女人和女博士。当上女博士,仿佛就和“剩女”同意。

有调查称,80%的男性都表示不愿娶女博士。且不说这调查的真伪,接受调查的男人里有几个条件匹配?有学者调侃,癞蛤蟆居然还嫌弃起天鹅?

2014年,广东政协会议上,政协委员罗必良参加分组讨论时说:女博士在上大学时不找对象,是很大一件事。他打了个比方:“女孩子是一个产品,卖了二十几年,还没把自己卖出去。从恋爱角度讲,读博士不是个增值的事,是贬值的事。”

身为政协委员,在如此郑重的场合说出“女孩子是产品”、“女孩子读博士会贬值”不仅当时与会的代表纷纷同情起女博士,新闻报道也讨论起女博士到底是不是贬值这个问题。

2014年,一位美女博士自发的实验室照片惊动了网友。
5
科研之厄:好不容易博士毕业,但依然很难从事研究工作。年轻女性以及她们的父母、老师甚至整个社会似乎都有一些阻碍女性进入科学领域的先入之见。

“科学很枯燥”,“理工科专业不好找工作”,“我不想被当作一个不懂社交、孤僻、孤独的‘科学怪人’”。然而,最令人担忧的成见是“男性比女性更擅长科学研究”,即便事实上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一观点。

研究报告显示,高中时期,女生和男生在科学领域的表现难分伯仲,但是,从本科开始划分专业,到成为顶级的学术科研人员,女性的比例呈现阶段性的下降,从本科阶段所占比例的32%,下降到顶级学术科研比例的11%,仅占到一成。

女性在学术难获成就也是全世界通病,自1901年诺贝尔奖创立以来,只有16个诺贝尔科学奖颁给了女科学家,不到总数的3%,其中居里夫人独得两个。

民国女作家萧红曾慨叹:“女性的天空是低的,羽翼是稀薄的,而身边的累赘又是笨重的”。虽然如今越来越多女性的价值被重估,受肯定。但不能忽视的是,在不少地区,女婴能平安得出生、长大就是幸运;而对于更多女性来说,要在事业上有所成就,比同等资历男性要艰难的多。2015年的妇女节即将到来,而那条通往女性独立和自由的道路依旧漫长。

监制:李敏      统筹:张强      本期责编:桃加梨      设计:赵昂

了解更多
  • 日本游客也曾全球遭嫌
  • 存款失踪储户向谁要钱?
  • 假离婚赚百万你干吗?
关注微信账号
联系编辑部

分享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QQ空间QQ空间
QQ好友QQ好友
新浪微博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手机阅读分享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