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7 第82期腾讯大浙网
父母着魔卖房买保健品 奸商如何榨干老人?

浙江媒体近日报道:杭州有对老夫妻迷恋保健品,隔三差五听讲座。作为“资深会员”,二老还被作为嘉宾,请上台。与之相伴的,是高额消费,据其子女统计,在过去的五六年间,二老买保健品共花费将近30万元,甚至为此卖掉了住房到外租住。

老年人购买保健品本无可厚非,但这类极端案例越来越多,保健品成了“坑老”迷幻药,随之而来的各种问题不得不引起各界的重视。

走火入魔:老人迷信保健品,“绝食”“尿疗”

2013年上半年,杭州市消保委受理的老年人消费投诉多达1500件,其中保健品投诉占40%。调查显示,“虚假宣传”以及“价格欺诈”是损害老年消费者的主因,这其中,医疗保健占比为29.7%。相当一部分老年朋友认为保健品有治疗功效,5.7%的老年人认为保健品能治病,45.9%的老年人认为保健品能辅助治疗。

今年上半年,杭州一位80岁高龄的吴大爷被熟人邀请参加了一场所谓的老年健康知识讲座。讲座上,“专家”、“患者”轮流上阵,对在座的20多位老年人进行宣讲,推销一款名为“益多多”的保健品,称其能够治疗高血压、手脚麻木、前列腺炎等多种疾病。

  通过“中国尿疗协会”公布的几次年会照片来看,其参与者大部分都为中老年人,且以老年人居多,而“如此神奇的疗效”,显然对这些老年人很有吸引力。在一次年会上,“中国尿疗协会”让老人们念的口号是“我喝我尿养我身”、“我喝我尿治我病”,这种忽悠对老人而言还是很有效果的。

碍于熟人介绍的情面,又对推销着实动了心,吴大爷最后花15000元买了一年、两个疗程的产品。然而,服用了几次“益多多”后,他的身体状况非但没有得到改善,反而出现了腹泻、体虚等不良反应。此后,吴大爷多次要求商家给个说法,都被含糊推脱,无奈之下投诉至工商部门。

吴大爷算是这个群体中相对“清醒”的,尚能及时发现问题,有些老人迷信所谓的“保健品”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糖尿病患者金大爷上了一堂“养生课”后,花两万元买了两箱饮料和三四天的疗程,商家宣称要“21天不吃不喝”,靠此“神饮”自愈。金大爷的家人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老人家原本已经降下去的血糖反而又升高了。

最奇葩的案例来自曾红极一时的“中国尿疗协会”,该组织表面上是为了弘扬“我国既古老又新颖的喝尿文化”,实则是为了推广“尿疗伴侣”——七味果晶蜂胶素。该产品的特邀顾问阎玉森认为,尿疗喝尿可以攻克世界上公认的各种疑难杂症,但对“有钱人、有文化的人、医生、年轻人”这几类人无效,因为“他们没有信心,他们不信”。换句话说,他们专门把药卖给“没钱的、没文化的、不懂医学的、年老的”人——这四个特征,老年人很可能符合三个。

老年人为何容易被骗:与亲人缺少沟通 对未来感到不安

老年人沉迷保健品的事例如此高发,人们不禁要问,为何素来在吃喝用上都以节俭著称的中国老人,会这么舍得在保健品上花钱?

“子女工作忙,生活压力大,我们养好身体,给他们少添点麻烦。”这句话道出了这个群体的心声。老人们害怕死亡、害怕生病、更害怕自己因为生病而成为子女的累赘。世上自然没有长生不老药,于是老人们希望衰老得越慢越好,痛苦越少越好,这时候,保健品便成了一根“救命稻草”,各种忽悠很容易对他们奏效。

那些有病在身的老人往往被骗得更加惨痛。在日本,医疗自费负担率的提高严重影响了老人们的安全感。《朝日新闻》曾经走访被诈骗的老年群体,有位年逾七旬的老翁患有肝癌,被骗走了五百万日元,他的妻子认为,老翁之所以被骗,是因为担心以后的医疗费,病急乱投医。

社会学认为,人到晚年,更喜欢和他人建立紧密连接,也更容易相信他人,这是因为建立亲密联系后,老年人更能够得到他人的协助以化解因为身心机能衰退而带来的种种不便。信任他人,算是一种促进老年人调适晚年生活的应对策略。但这是一把双刃剑,让老年人更容易被诈骗集团锁定。

老年人一旦跟家人、亲戚亲密联系不足,面对陌生人递过来的“关爱”橄榄枝,就很难设防,很容易被欺骗。在很多的保健品诈骗中,骗子对老人关怀备至,嘘寒问暖,甚至喊爸喊妈。

分析老人购买保健品成瘾的新闻,我们发现很多案例的主角都是在丧偶后迷上的,一方面,配偶的不幸离世让他们意识到了“死亡”离自己很近,另一方面,伴侣离世给他们的生活、感情留下了巨大的真空地带。保健品的出现,适时地给他们带来了寄托和慰藉。

来自宁波的谷大妈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丈夫去世后,悲痛的她一度患上了抑郁症,在朋友的建议下,她开始“对自己好一点”——购买保健品。慢慢的,听各种保健品讲座和买保健品成了她生活的主旋律,8年时间花掉了十几万。谷大妈的一双儿女家庭条件一般,他们本来对母亲百依百顺,但是长此以往都开始吃不消,拒绝承担相关的开支,谷大妈一气之下把子女告上了法庭。

老人保卫战:谁来拯救我们的父母?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但是家中有个痴迷保健品的老人,子女万般无奈、哭笑不得,经济条件一般的,很难心平气和地为无用甚至有害的保健品无止尽地掏腰包;经济条件稍好的,看到老人高兴,只要购买的保健品不伤身,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魏女士学医,跟父母科普过不少医学常识,但面对保健品商,她同样“缴械投降”。销售商得知客户家中有个学医的女儿后,把主要营利点放到了超出医学范畴的附属产品上,蛇胆酒、净水龙头、日常食品,甚至床上用品……价格都是市面价的3-5倍。“看到他们钻进大豆纤维被子后那种安全感与满足感,我们想一想,哪怕是骗人的,作为子女也不好多说了,反正有这个条件,就让他们去折腾吧!”魏女士无奈的说。

回到本文开头提到的那个家庭,二老的媳妇小薇说,他们小夫妻有三四套房,根本用不着啃老,也不在乎老人卖房。小薇曾经跟老人讲,可以帮他们订飞机票、高铁票,报个老年团出去玩,“满世界玩都没问题”。但老人回了她一句:“当了一辈子工人,没想到,到70岁了还经常会有上台演讲的待遇,台下一两百个人,还有教授级的人,都昂着头认真听,鸦雀无声。(这些待遇)你们能给吗?”

 

所有资料来自 浙江在线 杭州网 南方网等公开报道

随着老龄化的加剧,本文谈论的问题只会越来越突出。我国的保健品市场长期处于无序失范的状态,有关部门须加强立法和执法力度,从源头上保障老年人的权利。具体到我们自身,晚辈应体谅老人的心境,常回家看看,更加关心老人的身心健康,通过增加陪伴来化解他们的安全感危机。长期来看,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有赖于国民科学素养的提高,以及医学的进步。

监制:李敏      统筹:张强      本期责编:桃加梨      设计:赵昂

了解更多
  • ·85岁退休女教授被保健品“包围” 只因太孤独 都市快报 刘兆亮
  • ·老人为买保健品卖一套房 一天赶五场养生讲座 都市快报 刘兆亮
  • 三成多家庭存在家暴
  • 年轻一代已经垮掉?
  • 十年后谁为父母养老?
关注微信账号
联系编辑部

分享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QQ空间QQ空间
QQ好友QQ好友
新浪微博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手机阅读分享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