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25 第77期腾讯大浙网
荒村古宅:原地等死被掏空 还是苟且偷生

日前,温州戈恬村“金氏宗祠”内6根柱子底下的“虎爪青石柱础”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砖块和木头。根据记载,“金氏宗祠”有着400年的历史,其间虽然经历过多次翻修,但是建筑基础都不曾动过,包括这6个被盗的虎爪青石柱盘。

随着文物价格的提高,近年来浙江省内遭此命运的古建筑并不止“金氏宗祠”,多地都曾发生过古建筑构件被盗的案件,其中大部分发生在乡村宗祠。古建筑的保护,刻不容缓,又困难重重。

吸毒夫妇为筹毒资 带2岁女儿疯狂作案

“金氏宗祠”中间大厅竖着8根粗大的柱子,如今,6根柱子底下用木头、砖块垫着,柱子也有些歪斜,只有两根柱子底下还保留着原本的青石柱础,但其中一个似乎已经移位,可能被动过。

据了解,这些被盗的柱础小的两百斤左右,大的有三四百斤,每个都价值十来万元。据此推算,盗贼应有两人以上,并且有千斤顶和车作为作案工具。祠堂大门常年上锁,盗贼可能事先踩过点,从另一扇未装锁的木门进出。

“垫在柱子底下的东西都有人偷,真是想都想不到。”负责保管钥匙的金老太对媒体说。金氏宗祠已经不是第一次遭贼了,几年前,宗祠门口的一对石鼓被盗,至今没能追回。

这类案件正呈高发态势。今年1月同在温州,永嘉县鹤盛一带的村落接连发生柱础被盗案件,盗贼很快落网,那是一对吸毒夫妇,为了筹集毒资,他们用2岁的女儿打掩护,疯狂作案,专偷柱础。

本月,温州东川村4个圆柱石墩一夜间被偷。村委会主任介绍,这些石墩总重量达到800斤,有着300年的历史,原本作为装饰放在石桥上,造型简单,没有任何字迹。蟊贼连这么个看起来粗笨的大家伙都不放过,可见古建筑部件有多么的受欢迎。

中国的古建筑以木质结构为主,那些雕工精美的木质构件受到了贼们的重点关注。东阳木雕名闻天下,近年来在文物市场上的价格一路飙升,一件精美的东阳木雕构件动辄可卖几万元,盗贼成风甚至到了明目张胆地步。去年底,当地警方抓获一个3人团伙,截获未出手的赃物包括古门窗、牛腿等共计207件。

浙江有上规模的古村落900多个 古宅不计其数

为何小贼们会对老宅的建筑构件下手?他们偷这些石头、木头作何用?业内人士透露,如今饭店、会所,还有一些高档装修的私宅刮起一股“复古风”,喜欢用些古色古香的明清构件;另有人喜欢收藏这些物件,市场需求日益旺盛,一些人便打起了乡下古宅的主意。

一方面是需求的旺盛,另一方面则是古宅所有人和相关部门防范的缺失。2012年,温州白象镇抓获一名专偷石头的小偷,被捕时,他骑着自行车,载着一对雕刻精美的石凳。审讯发现,这名男子几个月来在永嘉、乐清等乡村流窜作案,偷了20多个石凳,其中不乏百年以上的文物。这些古物经文保、物价部门核验,总价值约8万余元,温某却以两千多元就贱卖给了文物贩子。据他交代,他并不知晓这些古物的实际价值,只知道有人收购,想捞一笔。当民警说明这些文物的真实价值之后,温某惊得咋舌:“这些东西太容易偷了,几乎没人管。”

一句“几乎没人管”道出了古建筑们的尴尬处境。这些乡村大多位置偏远,平日里疏于管理和防范,很多时候处在无人看守的状态,给不法分子有机可乘。根据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的结果,浙江不可移动文物有7.3万多处,为全国之最,其中就包括数量庞大的古建筑。而根据2013年公布的数据,全省光是具有一定规模的古村落就有900多个,按此推算,散落在全省3万多个村的古建筑更是不计其数。这些古建筑和“金氏祠堂”一样,构不上“文保单位”的级别,犯罪分子销赃容易,即使被抓,面临的法律后果也相对较轻,犯罪分子所受的震慑力有限。

纠结:拆了不行,不拆又保护不力、无力保护

除了正在被文物贩子们“掏空”,放到更大的背景下,这些古宅正因年久失修而陷入危机,也难挡城市化的铁蹄。

世纪之交,舟山定海拆除了许多连接成片的深宅大院,盖起了一座座玻璃幕墙或瓷砖外墙的高楼。当地十几户钉子户向法院发起诉讼,状告政府违反城市规划、违反文物法和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法规,破坏历史文化名城,《人民日报》刊登《舟山古城历史悠久应该珍惜》,但难阻拆迁进程。当地拆毁古城的理由是:广大居民要求改善居住环境的呼声很高;城市的面貌需要不断更新;舟山市土地资源十分紧缺。

人们保护古建筑的意识日益加强,法律不断完善,但实质性的保护却姗姗来迟。金华兰溪市黄店镇芝堰村有一幢清代木结构房屋,占地80多平方米,因年久失修,房屋开始漏雨、房梁也被蛀空了,眼看成了危房,摇摇欲坠。去年,屋主陈柏洪为了给儿子成亲,决定把老房子拆了重建,但施工很快就被叫停,陈柏洪因“擅自拆除保护建筑”被拘留。

同样的尴尬发生在宁波,清潭村2005年被评为宁波十大古村,2013年进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然而这些头衔并没有给当地带来实质性的好处,反而压得当地喘不过气。清潭村被评上十大古村后,县里和镇里就规定,当地的老房子不能随意翻修或者拆了重建,即使房子倒了也不能随意就地重建。当地村民说,近几年来,村里的老房子着火的着火、倒塌的倒塌,当地根本无力保护。“村里没钱,上面也不拨钱。”清潭村委会主任说。

义乌佛堂样本:辟300亩地征百栋古建筑“重组”

为了保护古建筑,浙江省各级政府也在积极尝试各类创新。2013年初,省政府确定的十件民生实事中就有农村历史文化保护和建设。浙江省农办根据明确的目标任务,确定了每年启动43个“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利用重点村”和217个一般村的建设时序表,2013年拨款8个多亿。

义乌佛堂拥有众多民国时期的老建筑,为了更好地保护它们,佛堂成立了古镇开发保护指挥部,对古建筑进行整体规划、修复。在政府的有力引导下,义乌充裕的民间资金已成为新农村建设中古建筑保护的生力军。2012年,义乌古镇佛堂提出一个古建迁移保护计划,辟出300亩地,征集百栋古建筑重组面世。政府开出的条件很有吸引力:免费为落地古建筑提供土地使用权和经营权50年,之后连同房屋收归政府。

去年,香港演员成龙连发四条微博,表示正在考虑把他20年前收藏的十间古建筑中的四间送出国门,捐赠给一所新加坡大学做教学之用。并且表示,“几乎有冲动想把其余那六栋也捐给他们”。成龙接受香港记者访问时指出,过去20年他搜购到大批紫檀木建筑,包括七间明、清两朝的古屋、一个凉亭及一个古戏台,当中最近代的紫檀木柱也有二百年历史,最老的有三百多年,木材的价值远非钻石山的志莲净苑所能匹比,都是值得保存的古木,过去十多年来单是缴付仓租及防止古木被虫蛀,已花费他过千万元。

佛堂镇的算盘是,利用周边古宅交易的丰厚资源,把无处落地的藏家和收房者都调动起来,“仿古不如真古”。看似少了一笔短期的土地拍卖收益,但镇政府考虑的是对义乌客商这一潜在消费群体的长期吸引力,形成一个“各地古民居建筑博物馆”,里面置入茶馆、会所、古董交易等功能。

但不少文物界的专业人士把“古宅搬家”视为灾难,“异地拆迁对古民居的价值是一种极大的破坏。”浙江省文物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处副处长杨新平认为,“遗产的价值不仅仅体现在建筑本身,还应该包括它的生存环境,古民居一旦搬离原来的文化环境,价值就丧失了。更何况,异地拆迁后,古建筑的瓦片、墙面都毁掉了。

 

所有资料来自 浙江在线 钱江晚报 都市快报等公开报道

城市化改造和新农村建设形成两股合力,让传统民居随着村庄的飞速消逝而成为稀缺品。对于那些散落民间、保护不力、无力保护的古宅来说,相比于被偷、被拆、坍塌,“异地搬迁”等创新尽管不是最好的办法,但不失为一种有价值的“苟且偷生”。

监制:李敏      统筹:张强      本期责编:陶佳莉      设计:赵昂

了解更多
  • 从摔婴到连环杀
  • 海外代购六成是假货?
  • 家长与老师的爱恨情仇
关注微信账号
联系编辑部

分享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QQ空间QQ空间
QQ好友QQ好友
新浪微博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手机阅读分享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