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想再回一线!处于隔离期的温州男护士心系“前线”

温州城事浙江新闻2020-02-19 09:27

“战友们都加油啊!我等你们平安归来。”2月18日,退出战“疫”一线后,温州市中心医院南白象院区(温州市第六人民医院)ICU护士姚杨挺耐不住想念,给隔离病房的医护人员发去一段视频,末了,还不忘询问患者的病情。“期盼大家尽快康复出院。”他说。

1997年出生的姚杨挺,是医院隔离病房里年纪最小的男护士。然而,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却在他的“人生之书”中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些走上‘战场’的日子。”

“小姚,今晚能来上夜班吗?”除夕下午3时20分,姚杨挺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是科主任亲切又为难的声音。疫情发生以来,温州市中心医院南白象院区是温州市内收治确诊患者最多的定点医院。非常时期,年轻的姚杨挺是科室内第一个主动请缨到一线支援的。接到电话那一刻,他立即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一边是即将到来的团聚时刻,一边是争分夺秒的抗疫前线。姚杨挺毫不犹豫就回答说:“主任,我愿意!”他没敢告诉家人是自愿报名的,简单收拾行李后就冲向了医院。“仿佛有一个战场在召唤着我,我不顾一切向前冲。”姚杨挺向记者回忆了当时心情。就这样,姚杨挺在“战场”上一待就是19天。

那是他第一次穿上防护服,护目镜的绑带把眼镜支架狠狠地压向眼眶,镜腿嵌进肉里,夹得耳朵一阵阵生疼;防护服的领子盖过两层口罩,让呼吸变得困难,不一会儿,护目镜上就出现淡淡的水汽;连戴3层的手套让皮肤失去了知觉……

比防护服的厚重更加难以克服的,是隔离病房里如同上了发条的工作,每天的生活单调而紧凑。上班时间,他要不断抽血、给药、输液、搀扶患者上厕所、换衣服、帮忙打开水;换班后,他还要负责消毒、脱衣、做好值班记录,等待着另一组医护的上线和自己的再次入内……往往一个班次下来,身体累得甚至喘不过气来。

“其实,有好几次我都很想家,想回家和爸妈团聚过新年。”姚杨挺有些害羞地说,不过回头看到两层门后的那些患者,他的心中又重燃斗志。有一天,安静的隔离病房被一位患者的咳嗽声打断,刚刚忙过一阵的姚杨挺前去观察情况。这位患者咳嗽完了开始咳痰,紧接着又是胸闷。他按照护理的标准一步步操作,一边握住患者的手,一边拍着对方的背部,同时安慰说:“别担心,我一直都在,不怕不怕,慢慢来……”尽管与患者之间,隔着层层口罩和厚厚的护目镜,但是他的护理和鼓励渐渐起了作用,患者的状况慢慢平稳,并向他点头感谢。

“在这里,医患之间几乎没有语言交流,但是我能陪他们度过每一个艰难时刻,给他们信心和力量。”姚杨挺说,这段时间让他真正明白了身为护士的意义。

2月11日,姚杨挺两周的值班到期了。院领导强烈建议他和同期进病房的医护人员下火线。那天,摘下厚厚的护目镜,他的鼻子、脸颊上都是压疮,疼到没法皱眉。脱下隔离服正准备离开,突然病房里传来呼叫声,“12病床的患者情绪崩溃了,吵着要出院。”姚杨挺听到后,立马穿上隔离衣往回赶。“别担心,我们都会帮你的……”他坐在病床边陪着患者聊天,看着对方心情疏解,他也长吁一口气,此时后背早已湿透。

“只要病患需要我,我想我会一直在前线。”姚杨挺在一篇日记里写道:“一直低头,一直努力,直到雾气在面罩上氲满,变成水珠落下,直到喘气再也无法停下,直到眩晕充斥着我的大脑,直到忙完尽可能多的工作……今天外面阳光正好,我也相信,明天会更好。”

现在,处于隔离期的姚杨挺依然心系负压病房。“春天到来之前,我还想再回一线。”他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