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从湖北回温州后住进星级酒店:已适应

温州城事钱江晚报2020-02-11 09:47

本报记者 朱丽珍

疫情防控升级。一些重点人群被安排到定点机构、酒店进行医学隔离观察。集中隔离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一日三餐吃什么?

温州是浙江省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钱报记者联系上了其中一位被医学隔离的市民,听他聊聊这几天的真实体验。

一天测两次体温,一日三餐送到门口,从湖北回来的小李住进了一家星级酒店

在温州被集中隔离的日子

中午接到隔离通知

傍晚就被送进酒店

小李是温州龙湾区人,家住机场附近。1月中旬,他和父母一起去过湖北荆门,待了一个星期。

听武汉的朋友说起,武汉疫情蔓延、管控加紧,因此在荆门小李和父母尽量减少外出。

1月21日,一家三口回到温州,之后基本都待在家里。后来,村里通知他们需要居家隔离。

随着疫情进一步加重,2月1日中午,小李一家再次接到通知,当天要被送往集中隔离点进行隔离。

“居家隔离还能接受,到其他地方集中隔离,爸妈一开始是很排斥的。”小李说,父母显得很紧张,“担心和其他人在一起,会不会交叉感染。”

小李是90后,中学理科教师,坦然接受了集中隔离,他试着宽慰父母:“服从安排就是了,不会有问题的。”

傍晚5点多,一辆巴士车把一家人接走了。

“一起在车上的,除了我们一家,还有另外一个市民。好像说那天一共接走了20几个人,是分批的。”小李说,巴士车驾驶员全副武装,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

一天测两次体温

一日三餐都有人管

隔离点是一家星级酒店,离家不远,开车也就十多分钟。酒店挺新的,平时一间客房价格要两三百元。

到了酒店,有医生等人询问他们基本情况,并测量体温,之后安排入住。一家三口被分别安排在三个房间。

房间里的桌子上,除了一支水银体温计,还有一封致隔离居民的信:

“在被隔离的日子里,您会有孤独寂寞,甚至会产生对疾病的恐惧和担忧,非常感谢您依然选择接受隔离。您的默默支持,是对家人的负责,是对社会的无私奉献。即使只有极小可能被感染,您依然选择被隔离,选择静默,您的付出不亚于战斗在肺炎一线的医务工作者……”

这样的信,看了让人安心不少。

小李和父母开始了医学隔离。

被隔离的日子,很有生活规律:

每天早上10点和下午4点,电话会响起,小李需要按要求报告体温。

一日三餐,都会定时送到房门口,有人会敲门,自己去门口拿。早餐是7点左右,牛肉拉面、粥、包子,等等。午餐是12点左右,晚餐是6点左右,基本是一荤两素。

小李很自觉,“敲门了,我都是过一会儿再去拿,等送餐的人走远一点。”

从小李发过来的照片来看,每餐荤素搭配,看着让人挺有食欲。“吃的时候还是热乎乎的。要给这么多人准备吃的,还要送上门,感觉工作人员挺不容易的。”

每天的垃圾,小李会按要求放入医疗废物包装袋,放到房间门口,会有专人收走处理。

和宅在家里差不多

现在已经挺适应了

不能出门,怎么打发时间呢?

小李看书、看电视,房间里还有WiFi……总之,和宅在家里区别不大。“我们学校延迟到3月1日开学。正好我可以在这里提前备备课。”

每天,小李和爸妈都会通过微信交流,“他俩看看电视,跳跳舞,到现在都挺适应了。”

很多亲朋好友得知小李一家被隔离,常会表示关心。“有些看到有关新闻就发给我,比如说门把手可能会传染病毒,提醒我小心一点。”

小李说,自己最近特别在意身体变化,就拿量体温来说,电话没打来,他早就测过了,“看到是36.5摄氏度才放心。”

小李甚至觉得隔离的生活还不错,还开玩笑说:“都忍不住想多住几天。”

这段时间,小李常会回想起当年SARS中的一幕幕。

那时候,小李还是小学生,虽然年纪不大,但对所经历的印象深刻:每天上学前,他都会在家里测量体温;每天下午,他被要求喝药;一天要消毒很多回。

小李说,如今抗疫一线有不辞辛劳的医务工作者,有通宵达旦为我们守护的民间志愿人员,他们都是无畏的勇士。

记者对小李说,被隔离人员,懂得付出、毫无怨言,也是战疫情的幕后英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