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睡姿!这两张照片,感动了绍兴全城

绍兴城事绍兴宣传2020-01-31 14:35

最近,绍兴的朋友圈里流传着两张照片,感动了无数的绍兴人。一张是只剩黑白阴影的“曝光照”,曝光照的背后,正是此次抗疫现场中,我们的疾控战士奋战一线的感人画面。

照片中几乎只有两种颜色,漆黑的镜头下,一位穿着白色隔离防护服的人瘫坐在墙角边,像是累得睡着了,也像是无力更多的挣扎……主人公来自越城区疾控中心检验科的一位普通科员,也是此次疫情防控中越城区疾控消杀队的一员——秦良。

消杀队,是一支专门针对疫点进行消杀的小队,主要对区内疫点家中进行专门消杀。他们每天带着口罩、穿着防护服、背着消毒剂,奔走在防控疫情的最前沿,与病毒之间只隔着薄薄的防护服。而秦良的工作就是等同事们消杀完毕后,独自进入疫点进行取样检测,进而评估疫点消杀是否达到标准。身穿密不透风的防护服、戴着厚厚的护目镜和手套,队员们一圈作业下来,往往疲惫不堪。

而就在1月28日晚上7点多,秦良累瘫了!因为连续作战,工作强度大,体力透支,从患者家里采样出来后,秦良便瘫倒在冰冷的地上了。可因为是禁行区,就在大伙儿准备伸援手去扶持时,他拒绝了。为了节省一套隔离防护服,一个人默默地挨着墙根撑过了一个多小时,自行恢复体力后再进行洗消……这一刻,10米之外的同事们默默留下了眼泪,同去的驾驶员司机黑暗中拍下了这感人的一幕。

“天太黑,我们也是看着心酸流泪。”同事张建伟说,此次前往疫点的消杀队主要由8名队员组成,三名消杀,两名监管负责各种接应工作,一名取样检测和两名司机。下午3点多开始,每一位队员都是严格按照流程进行自己的工作。但由于当时疫点家里的特殊情况,等所有消杀完成时已经是6点多,而秦良的工作需要在他们消杀完毕1小时后才能采样。

可没想到,刚从疫点“污染区”出来,他便瘫倒在了疫点门口的水泥地上。“你们别管我,我能撑得住,别浪费了防护服……”秦良有气无力地说。原来,消杀有明显的区域划分,秦良所在的地点是隔离区的“半污染区”。但按照流程,当时其他几位同事都已脱掉了防护服,就在10多米外的“清洁区”等着秦良完成他的工序。如果要去扶他,就意味着还要穿上一套防护服才能靠近他……看着自己还能撑得住,防护服又是他们目前的稀缺物资,瘫坐在地的秦良再三拒绝同事们的帮助。

“大概是累坏了。”张建伟说,这几天连续几天连轴转,每天都工作到深夜,最晚的一次大家工作到凌晨4点。这些天这小伙一直在强撑着。不过,此刻大家更为心疼的是他的身体。“为了更灵活地完成消杀,我们的防护服里面往往只穿一件单薄的棉毛衫,整个消洗又需要1个多小时,空旷的室外加夜晚的冰冻。”张建伟说,看着他一个人在支撑着,几个大男人眼眶都湿了。

可这就是我们年轻一代的疾控人,没有怨言,默默承受。“小伙子,你能行的!”黑暗中,10多米外的同事们一个劲地给秦良鼓劲,有人悄悄拍下了模糊的照片记录这一刻。直至1多个小时后,他才渐渐恢复了体力,从地上站起来……

让人感动的还有另一张照片。照片中,一位身穿白色防护服的医务工作者,坐在板凳上,倚着墙边,像是在打盹……其实大家都知道,连日来高强度的“作战”,这是我们的医护人员累了在休息。

照片中的白衣“蒙面人”,是来自绍兴二院隔离病房的中医科护士长邵惠弟。年三十以来,医院组建临时隔离病房医疗队,她第一时间主动报名加入。而连日来,她作为护士长和具有较为丰富护理经验的专家,带头主动抗战在疫情第一线,穿戴密封隔离服坚守岗位,因为缺氧引起多次眩晕。

隔离病房属于疫情感染的危险区域,针对隔离病人,需要每天在扁桃体口腔擦拭棉签化验,与病患对象近距离接触比较多。为了抗疫情,同时降低家人感染的风险,她索性选择留在了单位,安心投入工作。

“照片是我两天前拍的,护士长太累了,靠着墙睡着了就没有叫醒她。”同事护理人员何苗琴说,每天上班后为了防止感染都需要“全副武装”,每天要坚持9个多小时。但因为衣服穿脱不方便,大家都不敢喝水。为了尽量不让其他护理人员直接接触病人,采样、输液很多流程护士长都是亲自上,一天工作下来,出汗、乏力,都是常态。那天,也是趁着中午时间,看见护士长在打盹,何苗琴也就不忍心叫醒她,还偷偷拍下了那一刻。

对于自己的坚守,邵惠弟一直推辞不要宣传她。“这真的没什么,我是护士长,应该带头的。”邵惠弟说,其实这些天病房内一直有一群姐妹在和她并肩作战,她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好多好多故事,点点滴滴都让人感动。

拍照的何苗琴本身是位二胎妈妈,12月份才刚刚给孩子断奶。“但为了战疫,瞒着家里人自告奋勇报名站在了一线。” 邵惠弟说。大年初三,何苗琴的小女儿因轮状病毒感染,恶心、呕吐、腹泻十余次,精神状态也不好,有脱水的征象,需要紧急输液治疗。何苗琴给孩子配了液体,请同事帮忙带到家中为孩子补液治疗。而她还是和往常一样在医院值班,尽管心中万般不舍,但科室人员紧张,想想病房同样需要她,如果她临时请假,势必要同事加班顶班,她不想给同事添麻烦,想着家中刚断奶不久,又遭受轮状病毒折磨的孩子,何苗琴流下心痛的泪水。但身为一名隔离病房的医务人员,她深知自己肩上的责任高于一切。

还有副护士长丁丹凤,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每天工作长达13个小时。身为母亲的她,放心不下的是两个年幼的女儿,但心中万般不舍,还是投入了隔离病房的工作……

下班后,这群白衣“蒙面人”脱下口罩,满脸印痕的她们或许并不美丽,但她却是我们一线最无私的战士!

向所有奋战在一线的人们致敬!

—END—

来源:越牛新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