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台州奔驰车追尾,反索要天价赔偿,内幕惊人

台州城事台州晚报2020-01-14 19:52

临海有一辆路虎车和一辆奔驰车,

看起来好像挺倒霉的,

深夜里,他们接二连三发生8起追尾事故,

追了一辆又一辆,

是豪车太耀眼么?

是驾驶员车技太烂?

还真都不是!

路虎车头损坏照片

一周内,两位酒驾司机被追尾

2019年,临海的小王和小蔡有过相似遭遇,都是酒后驾车被豪车追尾,事发时间相隔很近,还都是深夜出事。

小王碰上这事,比小蔡晚了两天。当时正是凌晨1点左右,路上人车无几,小王和朋友在临海一家酒吧喝完酒,抱着侥幸心理决定自己开车回家。

谁知,小王刚开到临海市大洋街道野马休闲俱乐部门口,就被一辆黑色奔驰车追尾了。奔驰车司机李某下车一看,顿时眉头紧锁,表示要先打个电话,让朋友过来处理一下。小王喝了酒,有点担心,也叫了朋友过来。

没过几分钟,一辆路虎车开了过来,车上下来了几个李某的朋友。其中一位叫蒋某,他告诉小王,“这辆奔驰是在北京做生意的韩老板的车,本来明天要开这车送他去机场的,现在车子被撞坏了,要拿去修,你得赔两万。”

小王觉得,对方提出的金额太高,超出预计,不合理,更何况是奔驰车先撞上来的。

蒋某一看小王不同意,就说:“我把老板叫过来,你们自己和他说吧。”没一会,自称是韩老板的人来了,他表示,车子维修全部要原装的,前保险杠损坏要12000元,右大灯28000元。

小王听懵了,怎么金额越说越高了。这时,韩老板指着小王说:“你喝酒了吧?要么报警,要么赔钱!”

经考虑,小王觉得与其因酒驾被处罚,不如赔钱私了算了。于是,两方再度协商,最终确定由小王赔偿32000元。

事后,小王跟朋友都觉得事有蹊跷,但无奈自己当时确实酒驾了,只好忍气吞声,按要求把钱给了对方,不敢报警。而遇到类似情况的小蔡在被追尾人索要了10100元后,越想越不对,纠结了几天,最终还是向公安机关报了案。

事故发生后,小王转了一部分账,网名“过去不想回忆”便是蒋某。

豪车是租的,都是右侧车头追尾

经临海警方侦查,一个以豪车“碰瓷”酒驾司机的团伙浮出了水面。蒋某是该团伙头目,用于“碰瓷”的豪车都是租的。

据了解,早在2018年11月25日凌晨,蒋某第一次和周某等人一起作案,成功敲诈到4000元。一次尝到甜头,便心有余念。此后,由于周某涉嫌其他案件,被公安机关抓走,蒋某失去了“得力助手”,于是又纠集了阮某、韩某等人,组成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

经临海法院审理查明,从2018年11月下旬至2019 年3月上旬,该团伙多次租豪车,有预谋、有计划地在临海多家酒吧门口,只物色可能有酒驾的汽车,驾车跟踪、伺机撞击,然后以报警相威胁,利用被害人害怕酒驾被交警处罚的恐惧心理,敲诈其财物。

“他们‘碰瓷’之前都会先充分了解豪车的维修价,为了控制维修费,一般都会用车子的右前方保险杠去撞目标车辆。”临海法院经办法官焦朝晖说,该团伙选择作案目标车辆至少12辆,其中撞击成功8辆,成功敲诈7次,共计73200 元。

明里招聘,暗里拉人入伙

在实施犯罪期间,蒋某因为尝到了甜头,几次失去同伙,都不愿放弃,仍继续寻找新同伙。

2019年春节后,蒋某因自己不会开车,在临海某论坛发贴招募司机。起先,应聘者都以为是帮老板开车的活,轻轻松松一个月就有三到四千元。而在蒋某告知实情后,韩某、周某、李某都因为这活来钱快被蒋某说服,答应加入。

只要有人来应聘,蒋某和韩某就开始演戏,两人都装作是大老板,在聊沙场生意。等确认了应聘者的开车技术过关后,便告知其实情,并加以说服。蒋某与他们谈好分赃制度,按“碰瓷”成功后的敲诈金额分团伙成员几百到几千元不等。

为了来钱更快,蒋某、韩某还利诱两位女青年小文和小乐一起加入犯罪组织,指使她们利用热门社交软件约陌生男子出来喝酒,诱其酒驾,制造作案对象。不过,两次作案均未成功。

考虑到租车费用太贵,容易拉高成本,蒋某还叫小文下载了一款专门售卖二手车的手机软件,打算通过手机平台联系购买奔驰、奥迪等二手汽车,把“生意”做大做强。不料,正当他兴致勃勃着手准备之时,整个团伙被公安机关一举抓获。

2020年1月13日上午,因被告人蒋某犯敲诈勒索罪和盗窃罪,临海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决定对其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七千元。其余5名被告人分别判处有期徒刑拘役四个月至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不等的刑罚。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