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康一小伙路见不平一声劝,结果被打一肚子委屈?

金华城事1818黄金眼2019-12-22 19:01

6月6号晚上,小何下班搭乘公交回家,半路上和别人起了冲突。按照小何的说法,他是路见不平一声劝,应该是见义勇为的举动,可结果却是一肚子委屈。

小何:公交车上“抱不平”

结果还被打了?

当晚,小何乘坐永康K5路公交车,从永康高铁站出发,前往汽车西站。

小何:“那天晚上下着大雨,后面车上呢,上来两个旅客,两个旅客好像是没有带零钱,可能与司机发生一些口角,争吵,司机是叫他们投币,他们不投还是怎么样。”

小何说,这一男一女四五十岁上下,因为没有零钱投币,之后就站在前门附近等人换零钱,可过了三四个站点还没换出来,于是司机提醒了一句,接着双方就吵了起来。

小何:“我明显看到,公交车往旁边的车道偏离了,我站起来了说了一句,你干什么,就和那个跟司机争吵的男人说,他们同行的女乘客说,关你什么事情,我肯定要上前劝阻,我就上前劝阻,那个时候6月份,我说最近出了这么多公交车的事情,重庆那边,我说你们这样是不对的,有什么事下车说,不要在车上吵,然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女乘客就直接往我头上这边打过来了。”

小何告诉记者,事发时车上还有三四名乘客,中年女子先动手,旁人也帮忙劝架,他觉得状况不对,于是准备拿手机打电话报警,结果对方动了脚,再之后,同行男子也上来对他拳打脚踢。

医药费已花一万多

对方不愿意承担

小何:“我都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打的,我头上这里直接缝了八针,现在头发都不敢剃掉。(对方有没有受伤?)对方没怎么受伤,我住院一个月,对方都没有来看过我。”

小何说,他也还了手,但并没有伤到对方,最后,他被男子打倒在地,流了不少血。当天的就诊记录里写着“创伤性蛛网膜下出血”“头皮挫裂伤”“多处软组织挫伤”。小何说,经鉴定,他达不到轻伤等级。现在的问题是,治疗产生的一万多块钱医药费,对方不愿意承担。

小何:“我是真的觉得不公平,我觉得我的精神状态已经崩溃了。”

小何说,事发后,他想查看公交监控,被告知设备故障。

警方:

双方都动了手

来到永康汽车西站旁的K5公交始发站办公点,工作人员表示,小何的情况大家都了解,出发点肯定是好的,但这件事他们也不便过多评价。另外,那名当班的驾驶员已经回老家,详细情况还得问警方。

永康市公安局江南派出所 民警:“我们到达现场之后,发现双方有打架的行为,有一方已经受伤送往医院,我们把所有的乘客司机都带回所里。”

民警介绍说,经过调查,证实当天动手的中年男女,是因为没有及时投放零钱,与司机发生了争吵。

永康市公安局江南派出所 民警:“争吵了几分钟,他觉得吵有点危险有点害怕,就马上停车了,停车后,后面上来一个小伙子,就是小何,就上来帮司机讲话,说公交车上这么多事件,你还跟司机吵,之后就跟小何发生了冲突。”

民警告诉记者,双方都动了手,中年男子额头有些红肿,小何伤得重一些,经鉴定,属于轻微伤,所以无法追究对方的刑事责任。所里也组织过调解,但赔偿金额始终无法谈妥。

警方:

当时是停车状态

不属于见义勇为

那么,小何的这种行为是不是属于见义勇为?男子在车上与公交车司机发生争吵又是否构成危害公共安全罪呢?

永康市公安局江南派出所 民警:“从法律层面上说,与司机发生冲突,或者说在公交车上与司机打架的,都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罪,但是反之,在车辆停止不行驶的状态下,发生的违法行为,是属于治安管理处罚法范畴。(小何认为,车辆在行驶时这样做属于见义勇为的行为)如果是在行驶当中劝阻,那的确是属于见义勇为,但我们第一时间了解到,包括司机做了笔录,乘客也是,是车辆在停车状态下,双方发生的争执,并不是车辆行驶途中。”

小何说,接下来他会等待所里组织的下一次调解,如果对方连医药费都不愿承担,会走法律程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