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怀民退休前最后的作品 《云门舞集与陶身体剧场交换作》来杭

文化资讯浙江新闻2019-11-27 17:34

云门舞集和陶身体剧场,这两个名字在喜爱舞蹈的观众心中一定不陌生。作为亚洲最杰出的现代舞团和中国当代艺术的先锋力量,云门舞集和陶身体剧场一直引领着舞蹈界往更高的方向发展。

11月26日下午,三位国际舞蹈大师——林怀民、陶冶以及郑宗龙出现在杭州大剧院,介绍《云门舞集与陶身体剧场交换作》这部舞作舞台剧的台前幕后。

11月29、30日,林怀民、陶冶以及郑宗龙将携交换作重磅亮相杭州大剧院。这部《交换作》由三部作品构成,林怀民所编创的《秋水》,云门舞集接班人郑宗龙编创的《乘法》,陶冶编创的《12》。《交换作》由台湾云门舞集、北京陶身体剧场共同完成。

郑宗龙说,这次《交换作》的灵感来自于在台湾淡水的一次促膝长谈。“我和陶冶见面以后,一见如故,一个上午抽掉了7支烟。我们谈论了很久,相见恨晚,陶冶说,不如你给我们陶身体剧场编一支舞吧,我说,那你也给云门舞集创编一支吧。”

这才有了这一次的《交换作》。这个大胆的提议,也得到了林怀民的赞同和赞赏,以至于,他还要“加入其中”。

林怀民在2015年创编的《秋水》,是这部特殊而神秘的作品的内在“桥梁”。林怀民说,京都秋日的溪流给了他瞬时的灵感,他说:“看到秋天的水安静地流着,上面浮着红色的叶子,我就想我要来编这支舞,叫做《秋水》。五位云门最资深的舞者来跳,跳完这一支舞,他们的一些人,就要永远离开云门的舞台了。”于是,林怀民将那“夕阳无限好”的境界化为冥想的宁静之舞,既有长者对后进的提点,也在其中看到了华人现代舞艺术的新颖气象。

陶冶编创的作品是《12》,他的作品一直以序号数字命名。陶身体剧场如传奇般地发展,亦伴随着“数位”系列的不断延异与拓殖。八月炎夏,陶冶赴淡水的云门剧场与云门舞者一同工作,期间不断的自问、探解,在身体之内重建身体,在动作之中解构动作,成就了作品《12》。这固然是跟陶冶工作的云门舞者人数,灵感却来自瑞典山头所见快速流动的彩云。陶冶以变化多端的动作挑战云门舞者,呼唤记忆中的流云。

2020年起即将接任云门舞集艺术总监的郑宗龙,他的作品向来都不只是眼睛的“观看之道”,而是可以用耳聆听,可以手舞之、足蹈之的全心全情的投入。而这一次,郑宗龙为陶身体舞者新创的《乘法》,正是要试图建立一种“加乘”的模式,将自身的动作方法化为血液养分,注入陶身体舞者的身体,创作出生猛缤纷的作品。林怀民说,“舞者把身体折来折去的,就像在折纸一样。”

每支舞蹈结束,都有十五分钟的幕间休息,一场一场越来越内敛平静,云门与陶身体都不仅仅只是舞蹈团和作品,背后所蕴含的人文精神会同那些被不断打磨着的关于“动和静”的魅力一起,不断往下延续。

陶冶说,自己一开始把这次创作想得很“浪漫”:“世界上没有比云门更幸福好的舞团了,云门剧场附近有山有海,非常安静,周围非常原生态,还有粉色的夕阳。没想到,在创编的时间里,一直足不出户,没日没夜地排练练舞,一直在赶时间。”

郑宗龙说,自己因为这次机会,在陶身体剧场里结交到了9位特别好的朋友,这是他在之前“没有想到的。”林怀民则指出,“云门从来没有那么大的团体出去演出过,以前哪怕出国演出,最多也是35人,这次两团合起来一起演出,是很大約50人的团队,大家想,光酒店住宿就要占几间房?为了这次演出,我们要停掉下半年所有的演出。”

这是林怀民最后一次执掌46岁的云门了,五位最年长的云门舞者随着最后一次演出,其中几位也同林先生一并退休,秋日的京都漂着红叶的缓缓溪水化为宁静,舞者们仿佛树一般地扎根在地面以下,在用他们的生命表达每一刻的沉稳与静谧,令人愉悦而安心。

早在2年前来杭州时,林怀民就说过,自己会在2019年12月31日退休(今年他72岁了)。这也是林怀民在12月31日隐退前最后一次演出。他是很喜欢杭州的,10年里来过6次杭州,他记得清清楚楚。“有可能这是我跟大家最后一次见面了”,他对着杭州的剧迷说。

他说自己很喜欢杭州,这里干净又有人文气息,如果退休了要找个地方养老,杭州会是首选。唯一的缺点是,“这里太好了,所以游客越来越多了”。

谈及退休以后的生活,林怀民显得特别轻松:“有可能在家‘刷剧’。我前几天刚刚看了《长安十二时辰》和《那年花开月正圆》,看《我和我的祖国》的时候被张译的《相遇》打动,现在正在‘补’张译的作品。”他转而问身边的郑宗龙和陶冶:“《少年的你》你们都还没看过吗?我之前去演出的时候已经跑去电影院看过了。”

他说自己很高兴,创立了46年的云门舞集,现在有了新的掌门人——郑宗龙,“这不是一次告别演出,而是年轻的新舞者给云门赋予新的内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