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炒盲盒”堪比“炒鞋” 最高价格狂涨39倍

财经资讯中国经济网—证券日报李春莲2019-09-24 09:28

听说过炒房、炒股、炒鞋、炒币,但近日,比“炒鞋”更火爆的是“炒盲盒”。

据了解,每个盲盒里都装着一个呆萌可爱有不同主题的人偶玩具,之所以叫盲盒,是因为盒子上没有样式,只有打开才会知道自己抽到了什么。而一个盲盒的售价普遍在几十元左右,很容易让消费者在不知不觉中“入坑”。

自称“败家少女”的90后小乔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这些盲盒颜值高,手感好,一旦“入坑”就停不下来,总想买,真心烧钱。

有业内人士表示,买的人多了,盲盒的二手市场也开始兴起,尤其一些买不到的隐藏款更是成为爆款,价格在闲鱼上被炒到十倍甚至几十倍。

“炒盲盒”堪比“炒鞋”

最高价格狂涨39倍

最近,小李在朋友的怂恿下入了盲盒的坑,接连买了五个,发现有点上瘾。而小李的朋友小吴更是在一年前就痴迷买这种小玩偶,买的盲盒少说也有一两百个。

“每次买之前我都会和自己说这是这个月的最后一个盲盒,但最后就陷入‘再买两个、再买一个、再买最后一个’的死循环。”小吴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隐藏款”的数量很少,一般人都是奔着这个去的,除了个人收集外,“隐藏款”在二手市场的价格常常被炒到十倍甚至更高。

实际上,盲盒单价并不高,一般在39元-79元之间;但新品不断,每个系列都会按照季节发售,而一个系列中又有十几个款式,每个款式中的人偶动作、表情、服装上都有细节变动,产品复购率也因此大大提升。除了本身“萌萌哒”外表对当下年轻人具有吸引力之外,购买时充满未知、打开后惊喜连连的形式也对消费者具有极强吸引力。

单个盲盒的价钱并不高,但如果总是买买买,积少成多,支出确实不菲。但随着“炒盲盒”的风靡,导致二手市场异常火爆。

闲鱼数据显示,2018年闲鱼上有30万盲盒玩家进行交易,每月发布闲置盲盒数量较一年前增长320%,最受追捧的盲盒价格狂涨39倍。

据了解,目前,市面上主打盲盒产品的两大企业主要是泡泡玛特和IP小站。

截至2019年9月份,泡泡玛特线下直营门店已经突破了100家,拥有超过500台机器人商店,深度覆盖了全国50多个城市。

“这半年来,明显能感觉到周围泡泡玛特店面数量的增长,而且抽盲盒的方式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方便,周围的商场突然出现了许多自动售盲盒机。”小吴还表示,商家推出新系列的速度越来越快,经常会有“来不及买”的感觉。

国泰君安分析师陈筱表示,盲盒中商品的不确定性给予消费者无可比拟的惊喜感,商品的成套性激发玩家进行收藏的欲望。盲盒即消费者不能提前得知具体产品款式的玩具盒子,大多为成套销售的玩偶手办,如索尼天使、乐高小人、泡泡玛特等,具有收藏价值和随机属性。

泡泡玛特上半年净利大增14倍

每个时代的喜好都有时代的烙印,80后小时候喜欢收集小浣熊干脆面系列卡片,这成为不少80后温暖的回忆。

而“Z世代”是在动画、漫画、游戏伴随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以盲盒为代表的手办是泛二次元市场的下游衍生。

天猫发布的《95后玩家剁手力榜单》显示,潮玩手办的烧钱指数位列第一,成为95后年轻人中热度最高、最烧钱的爱好,90后,95后的贡献度亦首屈一指,在天猫国际潮流玩具品类中消费额占比达到40%。

“Z世代”直接把泡泡玛特和IP小站买成了“网红”公司。

天眼查数据显示,泡泡玛特的主体公司为北京泡泡玛特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10月份,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王宁,是泡泡玛特的创始人和董事长。

据媒体报道,该公司曾于2017年2月份登陆新三板,在2019年4月份终止挂牌。挂牌以来,公司主要财务数据实现了大规模增长,而销售毛利率超过55%。

公告显示,摘牌原因是为了提升公司决策效率,降低成本,促进公司更好发展。

有投资界人士分析,公司摘牌不排除是为了谋求港交所或赴美上市。

但是,泡泡玛特有关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尚不清楚这一消息。

公开资料显示,泡泡玛特2017年的净利润为793.53万元,2018年上半年营收达到1.61亿元,净利润达2109.85万元,相比2017年上半年增长1405.29%。

泡泡玛特在2018年半年报中称,公司签约合作多个国内外知名潮流玩具IP,对IP资源进行整合,并自主开发IP衍生品拓展授权市场。公司的关键资源为公司签署的独家IP资源,截至报告期末,公司签约IP品牌形象还在不断增加。

此外,天眼查还显示,IP小站成立于2016年,是一家专业化的IP推广渠道公司,公司以体验式无人零售终端为载体建立全国性的网络化渠道,为IP品牌方或运营方提供一站式的IP衍生品内容推广和产品销售的OMO服务。

陈筱认为,上下游盈利模式清晰,泡泡玛特与IP小站已成为行业龙头。涉及从上游艺术设计到中游零售业与策展业、下游二手交易等多个行业。从天猫盲盒销售额占比分析来看,具有IP加持的盲盒受欢迎度高,上游IP价值显著;而中游零售方面,盲盒与无人零售天然契合,满足了消费者对智能化、场景化消费的需求;下游交易平台亦受益于整体热度提升。

“这个行业最主要的还是要有自身的原创力,同时也能懂年轻人的消费需求。”泡泡玛特媒体负责人杜洋洋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就整个潮玩行业而言,中国潮玩市场已经初具规模,但整个潮玩市场仍然处于飞速发展阶段。包括如何培养本土潮玩设计师、如何构筑更完善的行业准则等,都还在探索中,这也是泡泡玛特一直在努力做的事情,我们希望能够发挥引领作用,帮助本土潮玩设计师成长,推动中国潮玩产业实现更好的发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