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蒙古失踪10个月的两中国探险者遗体被发现

嘉兴城事紫牛新闻2019-08-25 21:24

去年10月,两名中国游客在蒙古国自由行途中失联,随后的十个月中,由我国驻蒙古国大使馆、当地警方、牧民和多地蓝天救援队发起了一场跨国搜救。

令人遗憾的是,紫牛新闻记者得到消息,今年7月23日乌拉县强降雨导致了泥石流,两具遗体随洪水冲出。经过DNA确认,这正是去年失踪的中国游客。8月17日,两人生前所参加的蓝天救援队队友驾车千里接他们回到家乡。

遇难游客毛润新和郭玉芹均来自南京,生前有着多重身份,旅游博主,公益服务志愿者,蓝天救援队志愿者,他们热心于公益事业和旅行。两人失联后也得到了多个公益组织和蓝天救援队的倾力相助。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了他们的队友和亲属,还原了这场跨国搜救背后的故事。

再多走十多公里

也许他们就能出来了

时隔九个月,姚群芳再次来到蒙古国乌拉县,深入扎萨克山7公里,几条小河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去年11月的大雪后,望着被白雪覆盖的这里,她曾经无比期盼能看到儿子的任何踪影,哪怕一个脚印或者一个火堆。而此时在蒙古警方的陪伴下,她只能远远地眺望一下儿子躺过的这片山脉,工作人员告诉她前面就过不去了,就在这看一眼吧。

事发山脉

“就差了十几公里吧,如果他们当时能走到这里,距离走出山脉,来到有人活动的区域已经非常近了。”她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虽然遗体是被水冲下来的,但是当地人推测,发现地距离他们倒下的位置并不会相隔太远。去年11月进行的大搜索中,救援人员并没有料到他们最终走向了这个方向。

警方找到的毛润新的手机、相机,随身物品几乎完好,由于还需要进一步调查,这些东西暂时还没有归还到家属手中。不过从里面的内容看,他们曾经到过附近牧民的家中,离开后往山中进发,最后一张照片定格在10月21日。

毛润新朋友圈截图

毛润新在蒙古时给朋友寄了一张明信片,11月9日明信片送到了朋友的手中,然而他自己却没能和朋友分享这份欣喜。“乌兰巴托的凌晨那么静,那么静,连风儿都没有声音”是他最后一条朋友圈。

他们消失在“东方瑞士”

库苏古尔湖位于蒙古北方,靠近与俄罗斯的国界,因为风景优美也有“东方瑞士”的美誉,每年约有4万名游客前往这里和贝加尔湖。据毛润新和郭玉芹的朋友回忆,这次旅行他们是想拍一些照片,探一探这个还比较小众的路线。郭玉芹曾在微博上表示,当所有人都告诉我,这个时候不适合来蒙古,蒙古最好的时候是七八月份。但我眼中的蒙古十月刚刚好,满眼的秋色,上帝的调色盘打翻了黄色而已,小雪恰到好处让南方的孩子感受一些雪景。

郭玉芹

两人先后到达蒙古,并在10月18日下午准备进山,由于买了21日的回程票,所以时间稍有些紧张。他们曾告诉亲友,未来三天可能会没有信号,但是过去了5天姚群芳仍然没有收到儿子的消息。

毛润新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库苏古尔湖的冬天有一奇景,湖水是在农历腊月的某一夜顷刻之间结冻,而湖水在封冻之际,会发出似雷霆滚过山崩地裂般的轰鸣声。这里的冬天来得如此之快,可能也是两位旅行者意料之外的。蓝天救援队参与搜救的队员告诉记者,这片土地在夏季是肥沃的牧场,很多牧民在这里放牧,但是到了10月就已经进入冬季,下旬正是牧民撤出的时候,几天之内就变得人烟稀少,而正是在这时毛润新和郭玉芹准备进入库苏古尔的雪山,10月20日左右,当地开始降雪。“由于赶着时间回国,他们可能是走了近路,进入了相对偏僻的区域。”

一场与天气赛跑的搜救

除了旅游达人、公益志愿者的身份,毛润新和郭玉芹还参加了南京蓝天救援队,是预备救援队员,参加公益服务加起来超过400小时,数十次救援保障任务。两人失联后,家属们找到了蓝天救援队,虽然他们此行是个人旅游,但是国内的蓝天救援队义不容辞,迅速启动救援程序。两人丰富的户外经验和技能,也给了救援人员信心,他们认为即便在冰天雪地中,两人仍然有着很大的生还几率。

毛润新和郭玉芹是南京蓝天救援队预备队员

2018年10月27日,两名蓝天救援队队员抵达蒙古乌兰巴托,随即与当地政府、警方取得联络,建立前线指挥部。根据各类线索(两人进山前信息,朋友圈照片,装备图等)评估两人最大行动半径及可维持生命时间。与此同时,当地警方继续投入大量警力,组织牧民对方圆数千平方公里范围展开大面积排查。

当地警方、牧民和蓝天救援队展开搜救。

11月1日,又有7名来自全国的救援队员加入任务,当地军、警、牧民、向导大量支援,展开搜索的大致范围已覆盖约3800平方公里山地。同时北京平澜公益基金会派出两名搜救专家携带通讯、搜救设备前往蒙古参与搜救。11月8日,由失联人员家属租赁的直升机赶赴现场针对重点路径展开空中搜索,飞行累计升空时间5.2小时,飞行距离达643公里,覆盖重点区域全境,除了家属租赁的直升机,警方的直升机也参与其中,不过并没有搜索到二人的任何踪迹。

参与搜索的直升机

11月28日,蓝天救援队发布消息,“今天是两名队友失联的第36天,三个阶段的搜救全部结束,截至2018年11月21日所有参与搜救工作的中方志愿者全部安全返回家中,搜救工作因当地暴雪、低温等原因暂停。”毛润新和郭玉芹给搜救人员留下的最后线索是10月19日晚上曾在一个牧民家中住宿,以及库苏古尔湖附近小镇一个加油站的监控录像中,有两个人背着旅行包,一个红色,一个黑色,前进方向是库苏古尔湖。

“希望他到了那个世界

还能到处旅行”

今年7月23日左右,蒙古方面给南京蓝天救援队传来消息,当地牧民在进山不远处发现两具遗体,高度怀疑是去年失联的两名游客。毛润新和郭玉芹的父母在救援队队员陪同下,再次赴蒙古确认身份。“其中一家当时就留有DNA样本,另一位的家属则是赶去采样进行DNA鉴定,结果确定正是两位队友的遗体。”南京蓝天救援队杨秘书长说,三周后,两人的骨灰被运回国。

被运回到家乡浙江嘉兴平湖的第三天,毛润新的父母和好友及蓝天救援队的队友一同将他安葬。父亲给他买了很多纸飞机、船、车一起烧了,“我也不管这些有没有用,我都想烧给他,希望他到了那边还能继续旅行,这些都是他环游世界的交通工具,我想他一定会喜欢。”为了租搜救用的直升机,夫妻俩几乎花光了积蓄,7000美金一小时的租金对这样一个家庭来说是难以承受的,但姚群芳丝毫没有犹豫。“我们的钱反正都是给儿子的,前后花费了多少我从来没有关心过,都是他爸爸张罗,我们只有一个心思就是找到他。”

事发后,有基金会发起搜救资金的募捐,姚群芳表示家属并没有经手这笔钱,而是由基金会相关人员用于在蒙古的搜救。“我们也不知道是否结余,我们也不需要这些钱,希望都能用在搜救或者帮助更多的人上面。”

如果没有蓝天救援队

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姚群芳目前休息在家,毛润新的爸爸也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去厂里上班了。“昨天他爸爸肚子疼了一夜,今天早上硬撑着要去厂里看看。”姚群芳告诉记者,失去了儿子的生活已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两口子谁也不想见,来的人都拒之门外。“今年春天的时候,救援队找到我们商量,雪化了之后再重启救援计划,我们当时表达的意思就是决定放弃了,不想再看到这么多人为我们奔忙。”蓝天救援队秘书长杨先生告诉记者,虽然国内没有再派出搜救队伍,但是蒙古方面的搜索并没有停止,蓝天救援队也通过当地政府进行了悬赏,希望有人能提供线索。

姚群芳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一直到现在,我其实都没能很好地向帮助我们的人表达感谢,也不知道用什么语言表达。以前我是一个坐火车都要别人帮我买票的人,从没有出过远门。如果不是蓝天救援队的这些朋友,根本不可能去蒙古,更谈不上搜救。”毛润新的骨灰回国后,当初参与救援的国内蓝天救援队朋友第一时间将他接了回来,南京蓝天救援队更是派车队,从天津将毛润新和郭玉芹两家人接了回来,连夜开车将毛润新父母送到了嘉兴平湖老家,再将郭玉芹和家人送到江苏盐城老家。姚群芳反复强调,自己得到的各界帮助让她特别感动,希望能通过媒体表达谢意。

从未后悔支持儿子旅行

谈起儿子,姚群芳也和他的队友一样喊他的外号“小鲸鱼”。“我一直非常支持他,他一直是个穷游爱好者,我和他爸爸总是叮嘱他,不要太苦了自己。”她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毛润新曾从南向北绕台湾骑行,几十天时间都是露宿野外,最后一天准备飞往上海,父亲给他打电话让他一定找个宾馆好好歇着,电话里毛润新表示野外住了这么多天,一定要把这件事坚持到最后。

毛润新登山照

“他去东南亚学潜水,费用是他自己在潜水店里打工挣的,有时候给别人写游记挣机票钱,在学校时他就到处旅行,想把爱好变成事业。”姚群芳一直镇定地向记者讲述这次去蒙古的前后,但是说到这里忍不住哽咽起来。“他曾给我打电话,说妈妈我去学了骑马,因为我想练好骑术,以后开发一条带人骑马旅游的线路。现在回忆起来,我真的太心痛了!”心中的美好设想,他都会说给妈妈听,走遍想去的地方,在旅行中谋生,学更多的技能帮助更多的人,这个温暖的大男孩仿佛还在滔滔不绝地讨论自己的人生计划。

毛润新潜水照

毛润新的微博下至今仍有不少人在留言,“你已经停下了么,你现在在哪里生活着? 许多人还在思念你。”这个有着22万粉丝的小小网络主页上,从瑞士勃朗峰到南亚海岛、青海高原,他仍在潜水、登山、骑马、射箭。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