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富二代”砸钱1千万!这款不少人喜欢的本地APP倒了

宁波城事宁波晚报2019-08-24 09:32

10个月积累5万用户,在宁波“90后”中颇有好人缘的社交生活分享类APP——“超赞APP ”倒掉了。

爆料的是在宁波美食圈混迹多年的张小姐,她不是来投诉,而是表达惋惜。

她曾用点赞打卡赚来的3700个积分,兑换了一杯星巴克,感觉美妙极了。“比只会骗流量一毛钱都不舍得花的APP,诚意多了。”

同样感到惋惜的还有负责人徐先生,超赞APP20多个人的团队是他一手搭建的,眼下只留下他一人做善后处理。

张小姐用3700个积分兑换了一杯星巴克

动动手指就能赚钱,

这样的APP让人看了心动

“超赞”APP是宁波本地社交生活分享类APP。

记者研究了下“超赞”模式,类似于吃喝玩乐的“小红书”和没有外卖服务的“大众点评”,主打年轻人的社交生活分享。

思路是传统的互联网思维,通过各种激励手段吸引用户,用户规模达到一定程度后,吸引商家入驻平台。

“超赞”倒在了最烧钱的推广阶段,从去年10月正式推广,到今年8月,存活了10个月。

超赞五大挣钱法,让人看了很心动

记者注意到,这个APP打出了“超赞福利挣钱秘籍”,任谁看了都要心动。比如,参与悬赏活动,人气最旺的可以瓜分三五百元的红包;参与有奖问答,最佳答案可以“上墙”,还能拿20元红包等等。动动手指就能挣积分抢红包的APP,很快就成了年轻人的社交生活聚集地。

最新推出的善后处理方案,低于100元的也可以兑换等价值商品

推广不到10个月倒掉了

善后处理波折不断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说的就是超赞APP用户张小姐的感受。

去年10月推广,张小姐和她吃货圈的朋友,玩得很“嗨皮”。分享个馆子,参与个话题,还有红包和积分可以领。

“之前账户余额每天能提现,今年5月不让提现,现在APP也要关掉了。”张小姐告诉记者,她所说的账户余额是平台发的红包,放在超赞APP上。

记者注意到,超赞APP8月15日发布了用户告知书,一是告知用户8月30日关闭APP,二是推出善后处理方案:积分无效;余额大于100元的可以兑换等价值商品。

8月22日,记者联系超赞客服,据称APP上有16万元的账户余额没有兑现。

“余额小于100元的用户,不是吃亏了?”

“一大早老板接到市场监管局电话,说有用户投诉,要妥善处理。”该客服说,公司破产了,没钱了,“只剩下一些医疗设备,还有旧电脑可以搬走……”

8月23日,记者注意到,“超赞”更改了善后处理方案,余额大于1元钱的用户可兑换等价值商品。

张小姐发帖获得的收益

据称老板是宁波“富二代”

砸下去一千多万元

据知情人士透露,超赞APP是宁波本地一个“富二代”,拉了个20多人的团队做起来的,两年砸了一千多万元。

“前期搞技术开发,去年10月正式推广,玩了不到10个月,停了。”该知情人士说,“富二代”家里有工厂,有外贸公司,做了很多年的传统产业,家底丰厚。“互联网是个风口,想试水玩一把。”

超赞APP团队负责人徐先生告诉记者,他们在开发上下了“血本”,挖了华为两个工程师, 20多人的团队一个月光薪酬就要25万元,一千多万中有600多万花在APP开发和人力上。

600多万开发个APP,只是开始。接下来的推广,用徐先生的话讲“没感觉,钱就花完了。”

“去年还赞助了宁波文化广场的跨年活动,平台推出的点赞分享抢红包、悬赏活动、有奖问答之类的,也很烧钱。用老祖宗的话讲,挣钱犹如针挑土,花钱犹如水推沙啊。”徐先生说。

“把商家拉进来形成闭环,或者找风投,改变策略,不至于死这么快吧?”记者发出了灵魂三问。

徐先生说,商家觉得流量小没名气不愿入驻,他们也在全国搞了很多场路演,没拉来投资。

靠烧钱引来的用户忠诚度不高

4万用户4千人活跃

烧了一千多万搞个APP,活不过一年,创业路上的失败不算小。

记者试图通过徐先生约访老板,“老板伤透了心,不愿在伤口上撒盐。”徐先生说。

记者了解到,这个团队从2015年开始搞互联网创业,之前做医疗设备APP,两年前转入社交生活类APP。可以说,互联网创业这条路上,他们不是没有坚持过。

“生活服务类APP,前期没有几年的亏损烧钱,是做不起来的。”徐先生惋惜之余,也和记者探讨了失败经验,“不过靠烧钱吸引来的用户忠诚度不高,用户四五万人,日均活跃量4000多人。”

“啾啾救援”被誉为道路救援领域里的“滴滴打车”,也是宁波本土互联网企业,从2015年开始发展到现在,已经成为全国性的道路救援平台。但实际上,这家公司早期也走过一些弯路,今年6月才实现收支平衡。

“第一年我们就踩了个大坑,烧钱推广做引流,后来发现不对,改变策略。”“啾啾救援”创始人蔡良军说,互联网创业企业一开始就砸钱引流,很容易失败。“在市场上翻滚,活下来是关键。”

专家点评

互联网人口红利饱和流量获取成本高

随着互联网行业十几年的高速发展,我们可能仅仅看到了成功,选择性的忽视了失败。超赞APP的关闭,是沉沙在互联网汪洋中的一个缩影。在现在经济新常态下,互联网人口红利接近饱和,流量获取的成本相当之高。另外,自从2018年的“资本寒冬”以来,资本市场对互联网企业的态度越来越保守,初创企业融资非常难。

甬企应该依托我们的优势,通过互联网携手实体经济,利用新技术赋能制造产业,可能是一条更合适的道路。

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宁波市电子商务研究院院长助理 潘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