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捐肾救弟弟!宁波一对兄弟这样诠释手足情深

宁波城事中国宁波网沈莉萍 陈敏2019-08-22 15:07

亲情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种与生俱来、血脉相连的感情。

当身患尿毒症的弟弟快要被病魔击倒时,哥哥义无反顾地捐献出自己宝贵的肾脏,挽救了弟弟的生命。

8月22日,哥哥雷铮(化名)顺利从鄞州二院肾移植中心出院,而弟弟雷剑(化名)也已从隔离病房转入普通病房。

雷家兄弟从老家陕西来到宁波已经有10多个年头。这对兄弟都是80后,年纪只相差4岁,从小感情就很好。经过几年打拼,弟弟雷剑在宁波开了一家小公司,也攒钱买了房子,还接来哥哥一家同住。两家人在宁波安家立业,其乐融融,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2016年,医院的一纸诊断打破了两家人宁静的生活。因为眼睛突然看不清东西,弟弟雷剑到医院检查后,被告知患有慢性高血压肾病,而且病情已进展至尿毒症阶段,这意味着今后他只能终身透析或者换肾才能维持生命。

原来,早在2014年,雷剑就被查出患有高血压,那时候才20多岁的他,仗着自己平时身体挺结实,年轻底子好,就没重视,吃了一个月药就擅自停了。没想到因为这个草率的决定,最终竟然毁了自己的身体。

确诊尿毒症后这两年多来,雷剑一直维持腹膜透析治疗,这种治疗能够自己在家中操作,一天4次雷打不动,每次从透析液加热到完成透析约需1小时,同时还要服用很多药物。

“这个病太磨人,时间一长,意志力就慢慢被摧毁了,有时真是万念俱灰。”雷剑说,自从确诊后,自己常常是寝食难安,身体也是每况愈下。今年春节开始,还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并发症,浑身骨头痛、胸闷……

同住一个屋檐下,弟弟的所有痛苦,哥哥雷铮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所以当他听说宁波的医院也可以做“活体肾移植”时,就毫不犹豫地提出要捐一个肾脏给弟弟。

一开始,因为担心捐肾会影响哥哥的身体,雷剑并不想接受哥哥的好意。后来,兄弟俩咨询了很多医疗专家,被告知排队等待DCD(心脏死亡人体器官捐献)肾移植的平均时长至少需要3-5年,而亲属间移植手术安排相对快得多。关键是,捐肾后只要保养得当,对哥哥的影响并不大,雷剑这才慢慢打消了顾虑。而哥哥雷铮听说活体移植后弟弟的长期存活率有望达到15年以上,生活质量也能接近常人,就更加坚定了捐献的意愿。

“当时还担心配型问题,没想到一下就配上了,运气还挺好的。”哥哥雷铮笑着说。经过多方打听,他们最终选择在鄞州二院肾移植中心做这个换肾手术。

经过详细的医学检查和伦理审查,8月16日上午,兄弟俩先后被推入手术室,而这也是鄞州二院肾移植团队自2007年根据国家统一部署暂停相关技术以来,时隔10多年后第一次重新实施活体肾移植手术。

推入手术室前,两兄弟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手术从当天上午7:30开始,鄞州二院肾移植专家团队通过腹腔镜微创手术,顺利取下哥哥雷铮的左肾,随后经过灌注、修剪等步骤,成功植入弟弟雷剑体内,整个过程耗时约7小时。当移植肾开始排尿,说明哥哥的肾脏已经在弟弟体内开始工作了。

术后,兄弟俩在同一个监护病房里住了3天,第4天哥哥就转入普通病房并能下床行走,不到一周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鄞州二院为了褒奖哥哥勇敢捐肾救亲人的行为,特地为他减免了2万元的手术费用。

而换肾后的弟弟,情况也在逐步好转,目前血肌酐已经从800多umol/L下降至100多umol/L,接近正常水平。

“一家人又有希望了,很开心。”看到弟弟脸上又有了久违的笑容,哥哥雷铮觉得自己的选择很值得。而弟弟雷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早日康复,回报哥哥的大恩。

新闻多一点

高血压患者应该警惕“高血压肾病”!高血压可引起肾脏损害,肾脏疾病也可引起高血压。两者可互为因果,形成恶性循环。据初步统计,鄞州二院肾内科收治的住院病人中有15%—20%为高血压肾病患者,很多是因为早期忽视造成的。

预 防高血压肾病关键在于控制血压,一般应小于130/80mmHg,若尿蛋白大于1克/日,则应控制在125/75mmHg。初次发现高血压者,尤其是40岁以下人群,必须做全面检查明确有无肾脏病。此后应密切观察自身血压,严格控制在正常范围以内,遵医嘱按时服药,切不可在血压下降后擅自停药或减量。

此外,最好定期到医院检查尿常规、尿白蛋白及肾功能,以便早发现、早治疗。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