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心!嘉善一村子的小河浜里捞起母女俩 孩子才一岁半

嘉兴城事南湖晚报2019-08-20 10:12

8月18日下午,一场暴雨短暂地袭击嘉兴。不久就从西塘传出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在当地的一条小河浜里,有人发现一大一小两具尸体。

母女俩发生意外

茜墩村是西塘镇的一个行政村,比邻著名“中国纽扣之乡”大舜村。村里有很多小河浜,其中有一条叫“杨家溇”。悲剧,就发生在这条小河浜里。

“我没看到,要是看到就不会发生(悲剧)了。”村民沈根富(化名)的小卖部就开在距离事发现场几十米远的地方。两具尸体被打捞上来后,他得到消息跑去看的,一大一小母女俩,生前就租在河浜边。

这是一条很小的河浜,最窄的地方五六米,两岸河堤用水泥浇筑,上面种得有绿化矮灌木丛。每隔不远,河堤上有一个平台伸向水中,便于当地人清洗之用。

“喏,就在那里出事的。”站在河堤上,沈根富指着水中说。

由此看来,事发现场就在整条河浜的最窄处,一头还有栏杆。

母女俩怎么会发生意外?

沈根富说,好像是一个云南人路过发现了情况,村民帮忙报的警,两人被打捞起来时已经死亡多时。

这时候,七八名男子正在河边的树下聊天,一问都是来自云南昭通,死亡的两个人正是他们的老乡。

“是我老婆和孩子,我老婆25岁,女儿1岁半。这是派出所开的死亡证明。”不一会儿,有些恍惚的莫贤贵从外面回来,手里拿着一大叠材料,其中有死亡证明和非正常死亡性质结论报告。

证明上面显示,莫贤贵的老婆和孩子的出生日期分别为1995年6月27日、2018年2月27日。

从警方给出的“非正常死亡的性质结论报告”来看,结论是“尸体表面无外部伤势,无暴力损伤,排除他杀。判断为溺水身亡。”

昨天下午,莫贤贵正在厂里上班,突然接到派出所民警的电话,让他赶紧回出租屋。回到家里一看,他吓得不知所措,妻子和女儿都没了。

莫贤贵租的房子距离事发河段七八米远。出了出租房大门是一个水泥坝子,穿过一条水泥路就到了河堤。

到现在为止,莫贤贵一直搞不懂妻子和女儿怎么会莫名其妙地死在河里。

有人猜测,是不是孩子不小心掉进水里后,母亲情急之下去救,结果双双溺亡。

也有人说,母亲发现孩子掉进河里溺亡后,伤心欲绝又担心丈夫回来责怪,就跳进河里轻生。

“现在谁说得清楚是怎么回事?这里又没有监控。我嫂子很好的一个人,跟我哥关系也不错,唉,不知道怎么回事。”莫贤贵的堂弟莫贤有一声叹息。

莫再发生

据介绍,莫贤贵育有两个孩子,大的七八岁,在老家。小的在嘉善出生,生下来3个月就患了急性支气管炎,后来变成肺炎。为了给女儿治病,夫妻俩跑了不少地方,用掉好几万元才治好的。

“我侄女刚学会走路,不敢下坡、下台阶。”莫贤有说。

据莫贤贵介绍,平时自己在厂里上班,妻子则在出租房带孩子、做饭,一个人负担很重。

对于堂哥家的情况,莫贤有再了解不过,他很担心堂哥如何支付得了火葬场的冷藏、火化等费用。

据了解,莫贤贵和妻子双方的父母身体都不怎么好,家里还有个弟弟没娶亲。这样算下来,即使莫贤贵每个月工资有4000多元,要负担那么多人,情况可想而知。

在记者的牵线下,嘉善一位好心人答应支援3000元给莫贤贵,用以两位逝者的火化等部分费用。

很多人不经会问,

这么窄的一处河道,

为什么同时夺去了母女俩的性命,

这是怎么回事呢?

莫贤贵的老乡说,他们老家能解决饮水的问题就已经很不错了,至于游泳想都不用想。所以,老家的人绝大部分都不会游泳,有的甚至到了嘉兴后第一次看到河。

记者了解到,这些年来发生在嘉兴的溺亡悲剧事件中,遇难者来自云南的占有很高的比例。每次悲剧的发生,都宣告一个家庭彻底被改变。

“云南很多地方是山区,特别是昭通,河流很少,那边的人不会或不熟水性。来到嘉兴后,看到河他们是惊奇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相关人士说。

记者了解到,南湖水上派出所有这样的打算,近期将与云南商会、云南昭通等地人比较集中的企业、集聚地村(社区)等联合起来,开展一系列防溺水安全宣传活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