嵊泗洋山镇破解海岛居民办事难题——跟着“渔小二”去办证

浙江在线2019-06-17 09:57

  记者(左一)跟随“渔小二”一起坐船前往沈家湾码头。 记者 郑元丹 摄

  浙江在线6月17日讯(记者 郑元丹 滕蓉)舟山滩浒岛,就在江海交界的最宽处。

  虽说版图属于舟山嵊泗县,可这个岛唯一的出行工具是通向上海金汇港的船,每周只有两班,周二和周五。但由于天气等因素影响,船常常停航。相较而言,位于上海奉贤区海湾旅游区的金汇港出海口更像是滩浒人的家。从2000年4月起,滩浒岛120余户家庭陆续搬迁至上海金汇港滩浒新村,如今,280多位村民在那里生活,岛上还留有20多位老人。

  虽然人在异地,但办证办事依然还在嵊泗洋山镇,大海便成了最大的阻碍。为破解洋山镇离岛居民办事难题,洋山镇积极探索创新“渔小二”代办制度,成立洋山镇足不出岛委办处,以社区为单位,以机关、社区党员干部为骨干,成立“渔小二”代办员队伍。亏得有了这些上门服务的“渔小二”,让离岛居民可以轻松办理医保等各种事项。近日,我们跟随嵊泗县人社局洋山分局局长倪芬芳和洋山镇社会事务发展办公室工作人员邵扬一行,踏上前往服务滩浒人的路程。

  一等再等还是停航

  按照原计划,周一下午我们从三江码头坐船到达洋山镇后,周二坐船去滩浒岛,周三再前往上海金汇港。没想到第二天就被通知:“有雾,全线停航!”周三6时许,传来好消息:“天公作美!11时开船。”10时许,我们便早早来到码头等候。只见邵扬拎着大包小包奔来,“得知我要去滩浒,很多人托我带东西。”

  当一行人感叹终于可以出岛时,又收到通知:“停航!”可谁都不死心,直到时针指向11时。“你们怎么还在等,今天去不了滩浒了。”洋盛7号船长上岸,让我们打消了上岛的念头,“有人想带条鱼给滩浒岛上的老母亲吃,带了3次还是没成,现在只能拿回做鱼丸了。”

  我们有一丝失落,同行的倪芳芬更有些着急:“几天前就和岛上的老人约好了,她们都等着。”倪芳芬告诉我们,自己的服务对象除了本岛常住居民,还有近千名居住在上海南汇的动迁居民和金汇港居民。这些人往来路途遥远,从2013年8月起,她坚持每月中旬坐船乘车前往上海惠南工作站,或不定期去滩浒岛、金汇港为百姓报销医疗费,风雨无阻。

  看来滩浒岛是上不去了,我们决定改变行程,从上海方向走,坐船去沈家湾码头,再坐车去金汇港。见海上的雾有些散去,我们叫了一艘小船出海。载我们的是一艘260匹的渔家乐船,空间还算宽敞。“这船算大了,2015年那次去滩浒岛,我坐的船才3匹马力。”邵扬说,“那滋味简直是酸爽,犹如在海上骑自行车,没有一个可以遮风挡浪的空间,衣服全湿透了。”

  洋山客运码头至沈家湾码头的船程并不长,15分钟后我们就抵达了沈家湾。靠岸时,船身和码头地面的距离有一米高,这时候,我们也顾不了淑女形象了,脚一蹬然后一跃,几乎是被拽上岸。“让我先眯会,最近神经实在有点紧绷,每天晚上起来看几次天气情况。”坐上车,邵扬才长舒了一口气,躺在座位上打起了盹。

  家门口轻松办业务

  “到了。”经过1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来到位于上海奉贤区金汇港的滩浒社区便民服务站。代办材料、宣传海报……倪芬芳和邵扬麻利地卸下车,熟门熟路进了服务站办公楼。

  进门没寒暄几句,大家便迅速进入工作状态。“你们可算来了,阿芬快帮我看看。”服务站工作人员滕海儿负责医保报销这块,填写材料这次有了新变动,她赶紧拉着倪芳芬仔细询问。坐在工位上,倪芳芬熟练地打开操作平台,指着屏幕上的后台界面,一一解释。

  邵扬也忙开了,他从材料袋中翻出一小叠养老服务补贴申请审核表,同分管户籍管理的范飘芬一起逐项核对人员信息。“走,去趟滩浒新村。”带来的代办材料基本处理妥当,倪芳芬和邵扬带上“浙里办”App宣传海报,直奔村民居住小区。在张贴宣传海报时,路过的村民凑上前来围观。“这是啥?网上还能办医保报销?”正在整理渔具的村民夏方荣起了好奇心。“没错!”邵扬指着海报上的二维码,解释了一番,见他仍是似懂非懂,邵扬干脆蹲在夏方荣边上,掏出手机给他演示起来。

  “有要报销的发票,明天记得带到服务站啊。”临走,倪芬芳和邵扬不忘叮嘱村民。第二天上午,刚过8时,服务站一楼窗口不断有村民前来办事。“阿姨,一共1024.5元,来这边签字。”倪芬芳将10张略皱的医疗发票抚平黏贴,填写完受理单后,她又仔细核对了两遍账目,并在系统里输入上传。不到5分钟,等在窗口的周国桃便能签字离开了。“很方便。”周国桃今年59岁,今早听到站里喇叭通知,得知代办员来了,她便搜罗了家里存放的医疗发票,过来办理。“年纪大了血压高,这不,都是些配药的单子。多亏他们,不然我们来回可要折腾好几天。”

  周国桃口中的“折腾”,要比我们此行更甚。从金汇港到大洋山,坐轮渡每周只有两班,遇到有风有雾就变得遥遥无期了。如果选择公交车出行,从上海金汇港到沈家湾码头,要足足转4趟公交车,之后再乘坐船到达对岸的大洋山,一整天就过去了。

  轮流驻岛贴心服务

  一个上午,不间断有村民送发票过来。“如果没有代办员下来,这些发票都是我们定期或出差时带过去。”服务站副站长周丽军告诉我们,他们不但要跑洋山,还要轮流去滩浒岛驻点。

  生产淡季,滩浒岛常住只有20多位老人。为方便他们办事,服务站的5位社区干部每人轮流到滩浒岛办公,7天换班。事实上因风浪不定,船常常停航,在岛上呆个10多天是常事。“卫红阿姨已经在岛上呆两周了,带去的菜全吃完了,这几天只能拔笋吃了。”周丽军笑说,最多的一次,他在岛上被“关”了18天。

  周丽军是2000年最早一批迁到金汇港的滩浒村民,在站里工作已有10年。当时滩浒岛上还没有24小时供电,靠柴油限时发电。2017年,岛上终于全天通了电,但网络依然没有改善。对90后范飘芬来说,没网络的日子无聊难熬。范飘芬进服务站已有两年,村民们都叫她“阿飘”。她告诉我们,如果不是因为工作原因,8岁那年离岛后,自己不会再踏进滩浒岛。

  “白天和老人们聊聊天,看看他们有什么需求。”范飘芬说,他们还是岛上的播报员,每天早上6时要准时将一天的天气情况、潮水情况,通过广播告知给岛上百姓。岛上还有位驻岛医生,老人看病发票就由他们收集带走帮忙报销。“23份!”10时30分,倪芳芬和邵扬仔细清点发票后,收起材料袋对我们说:“走吧,要往回赶了。”

  因大雾影响,我们依然只能搭乘小船返回洋山。“明天周五总有船去滩浒岛了吧?”“肯定有!”我们相互打气。

  结果第二天收到通知:“滩浒,停航。”,而从周一到洋山镇算起,这已经是第五天了,却依旧没有实现登上滩浒岛的愿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