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丨8位父亲的手 是温暖是盾牌更是榜样

杭州城事浙江新闻张蓉 谢春晖 孙燕 杨茜2019-06-16 08:27

6月16日是父亲节,记者走近了8位父亲,拍下了他们的手。

这些手有的宽厚,有的灵敏,有的黝黑,有的白皙,有的拿过手枪,有的握着手术刀,有的驾驶飞机,有的处理着复杂的程序……

但所有的手,都在一直闯荡,一直努力,也在一路帮助,一路保护。

爸爸的手是力量,也是温暖,是盾牌,也是榜样。

家里那个很酷很酷的爸爸呀,祝你父亲节快乐。

这双手,既要插秧种田,又要照顾脑瘫养女

一亩半的水田黄了又绿,半亩旱地里,菜苗、瓜苗也换过了几批,日复一日,风雨无阻,徐富荣的陪读生活已走过了整整两个春夏秋冬。

6月,农田里又开始了一片忙碌。一边为芬芬陪读,一边靠种田养家糊口,这几天,徐富荣每天要在田间地头与场口镇中心小学王洲校区间往返数次。

每天早上7点多,徐富荣骑着电动三轮车把芬芬送去学校,帮她把课本、文具放在课桌上,才能安心地下田干农活;

10点,到了芬芬上洗手间的时间,他会准时从田间赶回学校,把她带去专用洗手间;11点,接芬芬回家吃午饭,做康复训练;12点,下午的课程开始,又是一次同样的轮回……

芬芬今年11岁,6月底,她即将读完小学二年级。眼下,她正努力为期末考试做准备。

芬芬学习的艰难让徐富荣心疼,可也对她的认真与上进感到欣慰。他仍清晰记得,芬芬五六岁时,曾说长大以后要当一名医生,帮助那些像她一样的孩子。

对于父亲节,徐富荣此前并不了解,直到几天前,芬芬突然提及。那天,芬芬忽然问他,“爸爸,一盒烟要多少钱?”

“五块钱的也有,几百块钱的也有。你问这个做什么?”

芬芬提醒他,“父亲节快到了啊,可我只有3块钱。”

徐富荣说,那一刻,他心里其实乐开了花,尽管他已经开始努力戒烟了。

“3块钱一盒的烟,我不要的。”他故意逗女儿说。

他没想到,芬芬为此哭了一个小时。

因为那3块钱是芬芬参加课外活动努力举手发言得来的奖励,也是她仅有的财产。

这双手,可以处理小到1毫米的血管,却对孩子有点愧疚

从手术台上下来,方欣看了看挂钟,时间刚过中午12点。

下午还有两台手术,又加了一台急诊,方欣匆匆扒了几口饭,让自己稍微休息一下。

这样的节奏,对于一名外科医生来说,是日常。

方欣,39岁,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血管外科主任,他一周至少做十几台手术,而且是拿着血管钳和各种血管打交道。所以,手稳是最基本的要求。

他的双手白净,指甲修剪得短而齐。这双手每天至少要洗个十几遍,指甲每7至10天就要剪一次,这是对职业的尊重。

他的这双手,拯救了很多人,也让不少家庭重燃了希望。只是,对自己的家庭是有亏欠的。方欣的儿子11岁,读小学四年级,听话、独立,很少跟他撒娇。

“3岁前,我陪伴他的时间真的是很少,单独给他换尿片的次数,可能不到10次吧。”儿子出生的时候,差不多也是科室创建初期,人手少,只要有急诊,方欣就要赶到医院。

也许成了习惯,只要方欣在家接到电话,儿子都会淡淡说一句:“爸爸你又要去急诊了。”

即使是周末,方欣通常也都不在家,有时候开会有时候学术交流。一年52个周末,30个周末他都在忙。

“我不是一个尽职的父亲。”方欣说,儿子渐渐长大,越来越独立和自主,如何和孩子相处,他有时也头疼。

这位医生父亲说,可以处理小到1毫米的血管,却在孩子一些习惯的培养上无能为力。

“火气上来了,我就会骂他。后来想想可能责任都在我,如果我能多点时间陪伴他就好了。”

这双手,杀鱼时快、准、狠,因为常年浸水有点浮肿

“帮我挑一条鲫鱼”,“给我来一个大鱼头”……孙勇的水产摊是杭州某农贸市场里生意最好的。

客户要怎样的鱼,多大的鱼,38岁的孙勇都能精准地从养鱼盆里抓出来,他的手就像一台自动电子秤。

杀鱼、处理鱼的时候,这双手又像一只牢固的爪子,任凭再活蹦乱跳的鱼,都只能在他手上乖乖就擒。

这双每天在鱼盆里“游走”的手,乍一看挺白净的。仔细看,就会发现,手指的关节处有长时间被水浸泡产生的浮肿。

“我这双手啊,除了睡觉,其他时间都是湿的。”孙勇说,长时间被水浸泡,他的手常常脱皮,到了雨季关节处还会隐隐酸痛。

晚上7点多,买菜的人潮渐渐退去。孙勇和妻子收摊回家。家里,孙勇的妈妈已做好饭菜,13岁的儿子正在写作业。

谈起儿子,在摊位上风风火火的孙老板,一下子沉默了起来。孙勇说,儿子渐渐长大,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现在面对儿子他都有点小心翼翼了。

“本来陪他的时间就少,有时儿子不听话,想打他几下都不太敢。”他生怕一抬手,儿子跟他疏远了。

幸好,儿子还挺懂事。

“每天晚上回家,儿子都会给我们倒上一杯开水,盛上一碗饭。”

有一次,孙勇杀鱼时手不小心被刀割伤,包着绷带回了家。“儿子看到后,也没说什么,当时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孙勇说,后来几天他发现儿子在家做了很多家务。

这双手,握了20年的扫把靠它在老家盖起了房

“父亲节啊,知道知道。在杭州这么久了,当然知道,还有母亲节。”李占军咧嘴一笑,但他并没有停下扫地的动作。

50岁的老李是杭州武林街道中北社区的一名保洁员。20年前,他和爱人一起从江苏连云港来杭州生活,保洁员的工作一干就是20年。

老李每天工作时间从早上6点到中午11点半,下午1点半到5点15分。

除了清洁社区道路小巷,还要搬运垃圾桶,处理垃圾分类。夫妻俩都是保洁员,月收入不多也不少,老李挺知足的。

老李有两个儿子,是他在杭州努力的最大动力。作为一个父亲,老李的奋斗目标是,再难也要让孩子读书,考上大学。

20年前,为了供儿子读书,老李夫妻俩在大儿子5岁时来了杭州。“我觉得干这个挺好。”老李的扫把竹杆已经被他摸得油光锃亮。

末端的帚,是用竹枝扎起来的。这些都是老李自己做的。老李摊开双手,手上好多老茧,指节也比一般男性的手要粗一点。

“现在两个儿子都大了,也来杭州了。”老李说。儿子高中毕业了。虽然没考上大学,但老李觉得他和儿子们都尽力了。

老李在老家盖起了房子,花了30多万元,这些钱都是夫妻俩省吃俭用攒下来的。“大儿子也订婚了。”老李一边说,一边徒手从垃圾桶里挑拣垃圾。

这个父亲节,老李会收到两瓶酒。“两个儿子送的,他们说这是仪式感。”老李很满足。

这双手,既能扣动手枪扳机又能给女儿梳整齐的麻花辫

“我爸爸拿枪的姿势是全世界最帅的!”这是罗成梁的女儿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拿起武器,扣动扳机时,他是正义的化身。拿起梳子,为女儿扎麻花辫时,他是幸福的小男人。

罗成梁,今年40岁,从警14年,现在是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巡特警大队金鲨突击队的指导员。“只要是突发事件,我和同事们就是最先赶到现场的。”罗成梁说。

“我们携带的手枪重约2斤,击发手枪时产生后坐力就像被人猛地推一把。巡逻时,手持的钢叉、盾牌等装备约20斤,每天在路面巡逻大概8小时。”

作为一名巡特警队员,罗成梁必须要求自己有一双健壮有力的手。

而同样是这双手,当面对10岁的女儿时,却变得无比柔软、温暖。

“女儿小时候,特别喜欢我给她梳的麻花辫,每天早上起床后,就会缠着我给她梳辫子。”那时的罗成梁还是一名派出所民警,就算工作忙,每天早上都能抽出时间给女儿梳辫子。

2015年进入巡特警大队后,他给女儿梳辫子的机会越来越少。

“突击队24小时要上街巡逻,基本上是三班倒的工作状态。”罗成梁说,女儿早上起床时,他不是去上班,就是要下班。“对女儿挺愧疚的,好像今年还没给她梳过辫子。”

“深夜下班时,女儿已经睡了,我会给她盖盖被子,摸摸她的小脸。有时睡梦中的她,嘴角会微微扬起。”说到这,他咧开嘴笑了。

这双手,养大了6岁儿子还养大了熊宝宝和狮子宝宝

“安吉拉,来这边。”

33岁的陆玉良一手举着目标棒,一手捧着香蕉、牛奶,引导着对面的“熊孩子”一步步学会朝特定方向直立行走。

这个熊孩子“马来熊”,长大后,可是猛兽。它的战斗力足以和孟加拉虎媲美。但陆玉良眼中,它仍旧是个宝宝。喂它牛奶时,陆玉良还特意把棉手套脱下来,抚摸着这只熊宝宝的头。

陆玉良是杭州动物园熊山狮山保育员,是黑熊、棕熊、马来熊、非洲狮等一群猛兽的奶爸。

这双手不仅教会了马来熊宝宝如何更好地生活,还养育了被亲生母亲抛弃的非洲狮幼崽。

像所有为人父母的家长一样,保障孩子们吃饱喝足、健康成长的同时,保育员也希望它们能够玩得开心。

棕熊喜欢鱼,陆玉良就会在水池里放上几条鲫鱼;黑熊偏爱蜂蜜,他就会在树木中钻孔添加蜂蜜;

他还会把各种水果藏在角角落落,绑在树木的藤蔓上,让它们自己去寻找,“还给动物在野外寻食的乐趣。”

“我儿子和安吉拉差不多高。”讲起动物们,陆玉良也忍不住说起自己6岁的儿子陆陆。

他儿子陆陆也习惯性地把自己和他的“兄弟”们比,“安吉拉以后会不会长得比我高?狮宝宝是不是比我半个月大时吃得更多?”。

陆玉良说,陆陆就是典型的“园二代”。从四岁起,到了周末,陆陆就经常跟着陆玉良来动物园,像小游客一样,在笼舍外看着父亲如何与动物们互动。

谈到父亲节,陆玉良充满期待,“今年儿子刚好幼儿园毕业,我们全家人打算一起去庆祝,儿子还说给我准备了一个神秘礼物,这可能会是我最充实的一个父亲节。”

这双手,是标准的鼠标手也能做出一桌好菜

吴文的右手腕外侧,有一个一元硬币大小的老茧。

“这是经常使用鼠标,长时间摩擦产生的。”他解释。

2006年研究生毕业后,吴文进入新华三集团做数据通信产品研发,再没离开过。简单地说,他就是一名程序员。

今年37岁的他,有个8岁的儿子,读小学一年级。在工作上没有什么事能难倒吴文,但是怎样教育孩子,吴文说自己还在摸索。

虽然工作很忙,每天6点半到7点出门上班,晚上要忙到九、十点下班,但是吴文坚持每天早上送儿子上学。

因为这是一天中父子唯一的独处时光。一路上,父子随意聊聊,吴文觉得很享受。

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他说这一路走来,在教育孩子方式方法上走过一些弯路,但是“我们也需要有一个摸索的过程。”

吴文也为儿子做了一件特别的事,从儿子小时候开始,每个月会为他录一段视频,记录孩子的成长,“当回过头来看看那些过去的岁月,一家人会觉得很有意义。”

工作中,他的手摸得最多的是键盘和鼠标,在家,吴文则喜欢下厨。

每周日,是他唯一的休息日。“上周末,我在家里做了很多菜,我最拿手的是萝卜排骨汤。”吴文笑着说,家人都夸做得好看又好吃。

这双手,会开飞机也会泡奶粉换尿不湿

左手把方向、右手握油门,脚踩刹车和方向,这是一个机长开飞机时的标准姿势。

就这样,李晓东已经在天上“飞”了15年,用双手掌控着每一次飞行安全。

37岁的他,如今是国航浙江分公司的一名机长。今年,在他的人生中,还迎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二宝儿子降生。

而26个月前,他才迎来了自己的“小情人”。这份惊喜意犹未尽,他再度成为了父亲。

酷帅仿佛成了飞行员的标签。而现实中,李晓东也是个温暖的机长爸爸。

他这双略显粗糙的双手,因为两个孩子的降生,变得越来越精细。

和很多新手父亲一样,回到家里,他要换尿不湿、泡奶粉、抱娃哄娃……出生6个月的儿子,虽然还不会讲活,但抱起儿子时,儿子目光的跟随,都会让李晓东露出会心的笑容。

李晓东毫不掩饰对女儿的偏爱。喜欢摄影的他,买了三个长枪短炮,对着女儿拍。工作累了,他就会翻翻女儿的照片、视频,就觉得放松。

女儿虽不知道爸爸是做什么的,但看到电视里出现飞机,或是飞机在天上飞过,都会指着说:“爸爸在上面。”

今年的父亲节,是儿子出生后的第一个父亲节,李晓东只有半天休息,他是这么计划的,上午陪儿子女儿玩,下午出门执行飞行任务。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