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所未有的文献大发现!金华这个惊世国宝让专家叹服

金华城事金华晚报胡国洪2019-05-20 09:12

在金华市武义县博物馆一间近百平方米、恒温恒湿的陈列馆内,灯光昏暗,10多卷纸质文书摊开来,静静地躺在玻璃柜内。这些文书,正是穿越近800年的时空而留存至今的惊世国宝、国家一级珍贵文物——南宋徐谓礼文书。

“宦海浮沉三十载,文书穿越八百年。”系统的宋代纸质文书,首次见于墓葬出土,徐谓礼文书被认为是中国考古史上前所未有的文献大发现。17卷文书,洋洋四万余言,完整记录了一个普通官员从低层到中级、从地方到中央再从中央到地方的仁宦履历和官场百态,为我们展示了南宋时期的官僚制度、政务运作和社会风情。

从2005年被盗掘出土,到2012年被武义公安机关悉数追回,再到如今被悉心珍藏,这些文书由地底下重见天日已有14年之久,然而,纸张依然完好无损,文书上的字迹依然清晰、刚劲。

5月24日,在武义县博物馆正式开馆之际,伴随着“国宝·重光——南宋徐谓礼文书陈列”的开展,这套珍贵文物将公开亮相,市民也有机会一睹国宝风采,探寻南宋王朝的历史缩影。

来历

一张神秘照片引出的盗墓案

徐谓礼文书能重现人间,还得从一张神秘的照片说起。

2011年3月的一天,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y研究院郑嘉励应邀到武义,时任武义县博物馆馆长董三军(现任武义县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局长)呈上了几张“徐谓礼文书”的照片,内容前所未见,据传出土于武义县城近郊古墓,并流入市场。郑嘉励和武义县博物馆专家仔细观察后,认定照片上的文书系真迹无疑,依据有三:文物伪造,必有所本,南宋纸质文书,世间稀有,格式复杂,内容前所未见,作伪者无法凭空捏造;书法工整,具有宋人笔意,数以万言,伪仿不易;徐谓礼名不见经传,内容冷僻而晦涩,作伪牟利的动机不足。

兹事体大,董三军随即会同公安部门向上级领导汇报,引起相关部门高度重视。

此时,谁也不知道,这些照片上的文书早在6年前就已经被一伙盗墓贼从古墓中挖了出来,并且正四处寻找能出得起高价的买家。

2005年4月,程某和四个同伙在武义县熟溪街道胡处村龙王山盗掘了一座南宋古墓,17卷徐谓礼文书被悉数盗出,同时出土的还有毛笔、镇纸、砚台、私印等物品。分赃时,靠自学懂得一点文物知识的程某告诉同伙,17卷文书分开来不值钱,必须完整保存才有价值。

让程某意想不到的是,这一存就存了6年。尤其令他们感到懊恼的是,文书纸张完好,字迹如新,以至于一直没有人相信这是近800年前的南宋旧物,甚至有买主还以文书为伪造品为由,将文书退回。

在盗墓贼急切地希望将文书出手的时候,武义县公安局布下的网正在一天天收紧。专案组通过秘密侦查,最终于2011年12月28日抓捕了程某等几名犯罪嫌疑人,搜获分藏在几个地点的13卷“敕黄”“印纸”文书。12月29日,经浙江省文物鉴定委员会专家鉴定,文书系国家一级珍贵文物;2012年7月5日,已经流散到北京的另外4卷“录白告身”文书也被追回。徐谓礼文书“告身”“敕黄”“印纸”三部分内容,终成“完璧”。

根据盗墓贼对文书出土地点的指认,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考古队对位于武义县城东郊龙王山东麓的宋墓进行抢救性发掘,出土徐谓礼夫妇墓志。文书和墓志,相互印证,文书的真实性再一次得到实证。

内容

“徐谓礼文书”究竟是什么

徐谓礼文书共计17卷,各卷长度不一,共计长3220厘米,宽约39.5厘米。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郑嘉励等多年前就对徐谓礼文书进行了鉴定,从已有研究来看,徐谓礼文书分为告身、敕黄、印纸三种类型。其中,告身10道,敕黄11道,印纸批书80则,共4万余字。

古代官员为存底的需要,将告身、敕黄和印纸等代表个人身份的官方文书,依照原文格式抄录副本,称为录白。徐谓礼文书就是随葬的录白,但在行款与字体方面,如提行、空格、字体大小等,都相当严谨,有效反映出南宋官方文书的原貌。

告身 是官员身份的主要凭证。宋代职官,由寄禄官(阶官)和差遣(实际职务)两部分组成(如“通直郎、知建康府溧阳县徐谓礼”,通直郎为阶官,“知溧阳县”为差遣)。告身主要是阶官的“任命状”,即朝廷授予官员寄禄官的身份证书,略似于今天干部的行政级别证书。徐谓礼作为中下层官员,一生共12次转官,现存告身10道,有4道“敕授告身”,6道“奏授告身”,其格式严谨,体现出文书制敕、拟定、审阅、批准的任命完整程序。

敕黄 是官员差遣(实际职务)的委任状。敕,自上告下之词;黄,用黄色绫纸书写,合称“敕黄”。敕黄由中书省拟定、审核,尚书省实施,并以皇帝制敕的名义签发。南宋任命中央机构、路级转运使、地方节度使等官员差遣,例用告身。徐谓礼共担任过13任差遣,其中3任差遣以告身形式颁布,其余的10个地方官差遣则皆用敕黄形式。这10道敕黄由多纸粘接成一卷文书,由尚书省签发,9道是具体差遣的任命,1道为提举宫观的“祠禄官”任命,完整记录徐谓礼从中央到地方的任官履历。

印纸 是官员的档案记录与“绩效考核表”。官员上任,上级部门颁发一份印纸与其相随。将官员在任内的作为和表现记录在档案内,称“批书”,作为日后考核、升迁的依据。徐谓礼文书印纸”的内容包括徐谓礼当官期间所有的“考核表格”、为亲友所写的各类保状,包括官阶升迁、被委任差遣、治绩考核、帮放请给(发放俸禄)、其母过世时依制丁忧守丧等极为丰富的内容,合计80则,共13卷,完整地记录了一个南宋官员任职中的考课、保状、档案之全貌,是研究南宋政务实际运作的绝佳材料。

值得一提的是,印纸过去只见于宋代文献记载,徐谓礼文书出土后首次得见实物。

两大谜题

徐谓礼是谁?文书为何经年不腐

2012年4月到5月,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徐谓礼夫妻合葬墓进行了抢救性清理。这座保存了国宝文书的南宋古墓完整地呈现在众人面前,一系列不解之谜也随之揭开。

a.为何能保存近800年而不腐烂

人们最关心的谜团,当然是纸质的徐谓礼文书何以能在墓中留存近800年而不腐烂,并且被盗墓贼挖出来保管了五六年后,仍然光洁如新,字迹清晰。

从考古发掘情况来看,徐谓礼墓是砖椁石板顶墓室,以“密闭、深埋、防腐”为主要特征。文书的完好保存,端赖于此:棺内灌注水银,外壁整体髹漆,置于砖椁(墓室)内;墓室体量不大,仅能容棺。棺木与墓壁间的空隙,填以熟石灰、黏土、沙子、糯米汁混合而成的“三合土”,将棺木密封于内;墓室之上,覆以石板盖顶,再加封土。棺木和随葬品遂与外界完全隔绝,如此层层设防,才保文书不朽。

“文书之所以能留存下来,还有一个原因是它被卷起来之后,外面还封了一层蜡,相当于又多加了一层保护。”郑嘉励说,文书出土后放在盗墓贼手里五六年,基本无损,只有局部发生了霉变,这说明文书的纸张质地优良,也有力地证明了南宋时期极高的造纸水平。

b.徐谓礼是谁

关于徐谓礼生平事迹的存世资料极少,墓葬清理过程中,专家们发现了徐谓礼与夫人林氏的两通墓志,其中林氏的墓志非常完整,徐谓礼的墓志则被盗墓贼击碎,但拼凑起来后仍然可读。墓志记录了徐谓礼的生平、世系、历官、生卒年、葬地等,由此,专家们摸清了墓主的基本情况,认为徐谓礼是“生长名儒之家”的“官二代”。

从徐谓礼文书和墓志等史料的研究中可知,徐谓礼(1202—1254)出生于武义望族徐氏家族。生父徐邦宪是绍熙四年(1193)“省元”,官至工部侍郎、临安知府等,时称“名儒”,卒谥“文肃”;徐氏交游甚广,妻族乃永康望族林氏,曾祖父林大中,官至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谥“正惠”;徐谓礼还是“永康学派”代表人物陈亮的外甥、权相贾似道的姻亲。因其家世背景显赫,徐谓礼得以在弱冠之年荫补入仕,一生仕途顺遂,累官至朝散大夫,提举福建市舶兼知泉州。

徐谓礼生于壬戌年(宋宁宗嘉泰二年,1202),卒于宋理宗宝祐二年(1254),享年53岁。当时,这个年龄虽然接近平均寿命,但徐谓礼死在知信州(今江西上饶)任上,而且已经被任命为提举福建市舶兼知泉州,墓志中又称其“禄寿且未艾而忽大□之”,所以,专家估计他可能死于急病。

价值

前所未有的文献发现,意义非凡

2011年12月29日,也就是13卷徐谓礼文书被追缴回来的第二天,浙江省文物鉴定中心的一纸鉴定书,震惊了所有人。参与鉴定的专家认为,徐谓礼文书为我国自民国新史学创立以来首次在墓葬中发现的宋代文书,是“国家一级珍贵文物”。中国人民大学包伟民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元代以前,从地下挖掘出来的纸质文书,这是第一份。它没有经过任何修饰和改动,完全真实,它所记载的内容前所未闻。”

徐谓礼文书完整地保存了17卷共4万余字,详细记录了徐谓礼从中央到地方、从低级到中级历官及其政务全过程,涉及中央制度的核心内容,是深入研究南宋中后期政治史乃至其他相关领域的第一手资料。专家们一致认为:“实为前所未有的文献发现,意义非凡。”

专家们指出,徐谓礼文书在地下埋藏了将近800年而不腐,确实是一个绝无仅有的奇迹。从收藏角度看,它的价值也是无法估量的。从明代开始,收藏界就有“一页宋纸,一两黄金”的说法。徐谓礼文书作为宋代手抄孤本纸卷,比起一般的宋版书籍,价值有过之无不及,是绝对意义上的无价之宝。

2012年11月8日至10日,一场关于这件宋史奇卷的学术研讨会在武义举行。40多位专家迫切地从全国各地赶来,这次会议上,徐谓礼文书短暂亮相一小时,让专家们大饱眼福。

“看到真迹,非常震惊。这可以说是震撼世界的发现。”河南大学历史学院从事宋代官员选任制度研究的教授苗书梅,20年前就曾出版过《宋代官员选任和管理》一书。她说:“徐谓礼文书非常真实地反映了一个官员的当官历程,现存历史文献中没有这样的东西。”

中国宋史研究会会长、国务院参事、北京大学教授邓小南说,徐谓礼文书的重要性在于它体现了政令运行的实际状态,透露了运行的细节。“我们以往的研究都是从规定出发,实际怎么操作我们并不清楚,徐谓礼文书非常详尽地展现了运行中的制度。打个比方,好像从桥的这头到那头,以往就说走过去了,并不具体,徐谓礼文书相当于告诉你这座桥是怎么搭起来的,人是怎么一步一步走过去的。”

史学大师陈寅恪先生有云:“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南宋一朝的典章制度、思想文化,灿然可观,影响深远,徐谓礼文书揭示的文官政治,是南宋典章制度的核心。正如邓小南教授所指出的,徐谓礼文书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文书的出现,为宋史研究提供了一个新的途径,打开了一扇窗户。它填补了一个空白,将对宋史研究产生深远的影响,意义非凡。”

尾声

为更好地保护、研究和展示徐谓礼文书,武义县博物馆新馆专门开辟了“国宝·重光——南宋徐谓礼文书陈列”,据博物馆副馆长胡城介绍,整个展厅面积达565平方米,分成“文书解读”和“原件陈列室”两大部分。在“文书解读”区域,有对案件过程的讲述、徐谓礼墓原址的复原图,以及墓内出土的男棉鞋、痰盂等文物,并且通过复制品展示,结合绘画、地图等形式,对文书进行了图文并茂的解读。此外,还有对徐谓礼本人及其家族生活圈子的介绍,对南宋政务运行情况的展现,资料翔实生动,让人瞬间穿越到了南宋时期。

不过,最核心的区域无疑是面积97平方米的原件陈列室,作为镇馆之宝的17卷文书就收藏在这里。陈列室投资1000万元,全部采用德国汉氏展柜,整个环境恒温恒湿,并严格控制灯光亮度,最大限度减少文书的自然损耗。“开放后,我们会有严格的时间限制,采取限时开放措施,隔一段时间就让文书休养一下。”胡城说。

经历了近800年风风雨雨,徐谓礼文书终于能以“国宝”的身份,在博物馆内安全栖息。而对于它的研究和开发则刚刚开始,据了解,接下来,武义县博物馆将围绕文书争取省级文化研究工程,并开发系列文创产品。

徐谓礼文书,将以更丰富、多元的形式出现在人们的视野。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