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判刑3年罚款25万 定海这位街道领导栽了

舟山城事舟山广电2018-09-05 09:31
正在加载...

    从一位农家子弟一步一步成长到领导岗位,最终却倒在了“朋友”的围猎下。舟山定海这个街道原副主任还是走上了受贿的违法道路。

    沈小伍,男,1963年1月22日出生,定海区盐仓街道原副主任。经查,2012年9月到2017年初,沈小伍利用分管定海区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和工程管理科的职务便利,在工程招投标、工程发包、工程款拔付、工程管理、工程验收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55.8万元。

    沈小伍因受贿罪,2018年4月被定海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五万元。

    东窗事发

    定海区盐仓街道原副主任沈小伍,接受过部队大熔炉的锻炼,担任过村支书、乡镇部门负责人,2007年6月被提拔为副科级领导。他从一位农家子弟一步一步成长到领导岗位,沈小伍比谁都知道其中的来之不易。

    要不是因为定海区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原总工程师徐寿增的“东窗事发”,他或许还心安理得地沉浸在自己的奋斗史中。然而这起“案中案”最终没能逃脱办案人员的眼睛。

    巧立名目受贿

    2012年下半年起,沈小伍任盐仓街道副主任,分管城投公司,成为了时任城投公司总工程师徐寿增的重点围猎对象。经常邀请喝喝茶、聊聊天,徐寿增一直在寻找攻破沈小伍最后防线的机会。

    2012年9月,徐寿增得知沈小伍家在装修,立马订购了一套价值2.2万元的沙发送给他。虽然沈小伍明白徐寿增讨好拉拢他的目的,但是面对他这么热情的态度、这么大方的出手,最终还是忐忑地收下了这份厚礼。徐寿增的这次送礼仅仅是个开始,是沈小伍走偏人生方向的第一步。为了长久地和领导搞好关系,徐寿增想尽办法,以各种所谓的“合法外衣”诱惑、拉拢、贿赂沈小伍。

    定海区纪委区监委第一纪检监察室副主任 金晶:徐寿增跟沈小伍之间经济往来情况,不单单是一笔钱,而是连续好几年以徐寿增实际控制的监理公司的名义,每月以工资形式行贿给沈小伍。

    一个是国企负责人,一个是街道领导,怎么可能存在发放工资关系?通过监理公司会计,我们发现徐寿增跟沈小伍之间确实是签了一份协议,但是协议上的名字并非沈小伍本人,而是以徐某某的名义出现的。

    放松警惕,受贿55.8万元!

    经审理查明:2012年下半年至2015年底,沈小伍在担任盐仓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盐仓建设开发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盐仓商贸建设开发管委会副主任期间,利用分管定海区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和工程管理科的职务便利,为徐寿增谋取利益,并以“工资”、“分红款”等形式多次非法收受徐寿增所送钱财共计价值人民币51.2万元。

    2012年至2017年期间,沈小伍利用上述职务便利,在工程招投标、工程发包、工程款拨付、工程管理、工程验收等方面为王某某、何某某、干某某等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上述人员所送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4.6万元。

    忏悔录

    沈小伍:

    我45周岁到工业园区提拔为副科级,是领导和组织对我的培养,我狠下决心,一定要把牢廉政建设,不好收不好贪不好要。前两年我确实做到了,我都退了,特别是企业都是大包大包的送,几十万几十万的钱都退了,包括香烟、酒。这么大年纪,领导对你关心不容易,人家对我也很羡慕,一定要守牢,确实没有收,也没有要。

    到2010年左右,结识的人也多了,朋友也多了,朋友来敬酒,他们就说你看不起我,你收着好了,我就不好意思,面子上挂不住,就慢慢地开始动摇了,开始收了,收东西。

    最动摇的就是徐寿增的事情,徐寿增的事情实际上就是我思想上没有把住,特别是人生观没有把住,是我的错,不用去管他的,自己走过的路,都要自己来承担,不用怨别人,只怨自己。

    公职人员如果不能守住底线,就会被金钱所吞噬。要坚决刹住利用职务之便违规收送“红包”的不正之风。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