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人一个夏天吃掉上亿知了?听听他们怎么说

丽水城事浙江新闻客户端丁施昊 摄影 马亚南2018-07-05 07:48

7月3日凌晨2点半,丽水供应商搬运知了中

又到了吃知了的季节。据不完全统计,丽水人一个夏天要吃掉上亿只知了。

近几年,本地知了已经供不应求,衢州甚至江西的知了也会运到丽水人的餐桌上。

7月3日凌晨2点半,丽水知了供应商钟丽莉正忙着卸货,她当晚收购了一批来自衢州的知了,凌晨抵达丽水。

钟丽莉说,现在刚进入盛夏,每天可以卖500斤左右的知了,到了旺季,一天卖2000斤不是问题。像她这样的知了供应商丽水还有很多,整整一个夏季,丽水人的餐桌上都不会少了知了。

为知了代言。大概是美女与“野兽”

那么,知了是不是人人都可以吃?

浙江大学昆虫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莫建初告诉我们,知了跟鱼、虾一样,含有丰富的动物蛋白,食用的话对人体是有益的,但目前市场销售的野生知了难免携带寄生虫,务必煮透食用。

他还提醒,极个别人可能对蛋白质过敏,这些人就不适合吃知了。

以及,丽水人这么爱吃知了 ,会对生态造成破坏吗?

“问题不大。”莫建初说,昆虫拥有属于自己的生态系统,自然界会自动调节数量进行平衡,而且知了的繁殖量大,现在甚至出现了人工繁殖,所以丽水、衢州等地的知了捕捉还不会对当地种群造成影响。

下面。

炒制好的知了

听听一只知了的自白。

2018.07.04

一只知了的自白。

我是一只蝉,生长在浙江丽水。在土里沉睡了三年,只为灿烂一个夏天。

有人嫌我烦,也是,聒噪就是形容我的嘛。

但丽水人是不嫌弃我的,他们特别爱……吃我的肉。你看,他们来抓我了。

白天的时候,他们一手拿网兜,一手持长竹竿,竹竿顶部安了个粘球。

哇,这个球可厉害了,一旦粘住我的翅膀,我只能“束手就擒”,无法挣脱。

我亲眼见到兄弟姐妹们被粘住,然后落入了老饕们的网兜。

还好我爬得高,一般人粘不到。

专业的“老饕”,知道我在什么时候最肥美。就是现在这段时间了。

夜幕降临,更多“捕蝉手”出动了。

夜晚装备略有不同,他们带来了强光手电筒。车子的大灯有时候也有点用。

喏,有人在树下放了个箩筐,手电筒就在里面闪着强光。

夜完全黑了,箩筐成为方圆几里唯一的光亮。

他们开始晃动大树,树枝抖了三抖,兄弟姐妹们受到了惊吓,扑棱着翅膀寻找新的藏身之所。

“啊,那儿有光!”大家都知道,我们喜欢光亮。

愚蠢的兄弟姐妹们蜂拥而去,齐刷刷扑向手电筒,如雨点般摔在箩筐里。

明知道是个圈套,但兄弟们就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你们怎么这么蠢!”我躲在树儿的最高处暗自叹气。

我还是太天真了。

以为躲得高就完事了?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捕蝉手”带来了新武器。喏,某宝上面有卖。

我待的这棵树有三层楼这么高。可是人家这个“专业捕蝉杆”,足足可以伸长到16米,轻硬竿身,强劲腰力,还有防滑手把和精美烤漆!

一只知了的自白

(服了服了)

防不胜防。

在一个炎炎夏日的傍晚。我被一个穿衬衫的大哥,轻松收入囊中。

网兜里的兄弟们还在叫,大概是绝望的哀嚎。

姐妹们倒是很淡定,爬到高处看过风景,不枉蝉生。

我跟大概100多只知了被装在同一个网兜里,被卖到了市场。

眼前这个中年男子掂量了我们一眼,摇晃几下网兜,确认我们是否还活着。兄弟们很配合地叫了几声。

男子眉毛一挑,说,“我全要了”。

于是,我进入了一个满是冰块的泡沫箱。

哐的一声,泡沫箱被盖上了。在黑暗和寒冷的双重打击下,我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重见天日。

接下来是个残忍的画面。睡我上铺的兄弟被一位大姐拿起,掐头去尾,扯掉翅膀,只剩下了中部。

呜,不敢看。听天由命吧。

轮到我了,没有想象的这么痛苦。之后我还要混着辣椒、青椒、油盐酱醋,接受高温烧制,来到我最后的归宿——餐桌。

不能安然老死,那么为食客们奉献一下吧。

其实,我一点也不害怕,因为,我是只雌蝉,被捕前,我刚在树枝上打下了几十个孔,产了400枚卵。 (完)

图片来自网络

浙江新闻+

好了,没骗大家,知了的繁殖能力确实惊人。

当然,丽水人民消费知了的能力也很惊人。

你生活的地方也会吃知了吗?爱吃这种虫子吗?

小编的一位四川同学说,“可怕!你们是广东人的后裔吗???”

“呵呵!我们广东人才不吃知了!”广东同学马上反驳了。

难道就只有丽水人这么热爱知了么?你生活的地方有人吃知了么?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