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应聘KTV服务员 被带去花了4万多割双眼皮

杭州城事1818黄金眼2018-05-17 20:56

21岁的贵州姑娘小秦反映,她想找工作,在网上投了简历。上个月,杭州一家KTV让她来面试。当时对方嫌她眼睛不够敞亮, 带她先去割了双眼皮。她现在犯愁的是,借的四万多块钱怎么还?

应聘服务员,让她考虑做佳丽

小秦:“天豪娱乐一个人面试我,他说你的眼睛不够敞亮那种,然后说割一下双眼皮,说割了双眼皮就可以上班。”

小秦说,当时对方开出的薪水是一个月一万五,她心动了。对方就带着她到杭州环城东路上的画蝶医疗美容门诊部,割了双眼皮,之后就兴冲冲地去KTV上班。

小秦:“我说做普通的服务员,他说考虑一下,做佳丽那种。我说那个我做不,(做什么?)佳丽(佳丽什么意思?)就是陪那些客人喝酒,唱歌,然后那些。”

带她割双眼皮,借了四万多块钱?

小秦说,她很单纯,只想做普通的服务员,不想做所谓的佳丽。可事后发现,对方带她来割双眼皮,用她的手机在两个借款平台一共借了四万多块钱,她没法还。

小秦:“(那谁把你带到这里来的?)就是那个招聘的,他说这个是他们老板开的。(KTV那个?)对。”

杭州画蝶医疗美容门诊部客户部 方经理:“(天豪跟你们有关系吗?)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啊,天豪。”

天豪娱乐会所位于杭州艮山西路,小秦说,当时她就是想到这里应聘服务员的,第一个面试他的人姓马,带她去割了双眼皮;第二个面试他的人姓刘,说既然割了双眼皮,让她考虑做佳丽。

“天豪”值班领导:不认识这两个人

杭州天豪娱乐会所 保安:“(有刘某某这个人吗?)有(刘某某是什么职务?)职务,他们这里职务,弄不清楚的。”

乘着电梯上了二楼,保安师傅拉开卷帘门,里面一片漆黑,在最里面的办公室里找到了值班领导。

杭州天豪娱乐会所 值班领导:“不是这里的人,带到这里来干嘛呢?(记者:她本来是来这里找工作。)”

小秦:“然后来上班了(记者:是谁跟你说去整容的?)马某某(记者:马某某 你们有这个人吗?)(值班领导:不认识)(记者:那么还有一个人)那个人叫刘某某。”

杭州天豪娱乐会所 值班领导:“不认识(记者:你在这里工作多少时间了?)长了(记者:几年?)好几年了(记者:那怎么会不认识呢?)”

保安猜测可能是负责网上招聘的

杭州天豪娱乐会所 保安:“他们这帮人都不是这里的,都是外面的,电脑上弄弄点点的,点好一个,送进来一个,点好一个,送进来一个(记者:刘某某这个人你不是说有吗?)名字是有,但怎么一个人,是对不上号的。”

天豪娱乐会所的值班领导说不认识小秦说的那两个人,保安师傅猜测可能是负责网上招聘的。

小秦:“(记者:来过这里?)来过,四楼。”

杭州天豪娱乐会所 保安:“你姓刘的电话再打一下(小秦:电话被我删了)你自己不老道啊。”

杭州天豪娱乐会所 值班领导:“你都对不牢,这个你问我们,我们怎么去找?这里有这么多人,我们也有些人不认识的。”

说好割双眼皮七千块,为何结果要四万多

目前的情况是,天豪娱乐会所和画蝶医疗美容门诊部都说,不认识小秦说的马某和刘某,小秦感觉自己被套路了。她目前最大的质疑是,明明说好割双眼皮只要七千块,怎么最后让自己贷款四万多呢?

小秦:“给我看的时候才七千多,给我贷款的时候是三万多,后面即美小助手,不知道怎么弄的,一万多。”

杭州画蝶医疗美容门诊部客户部 方经理:“带你来的那个人,是跟你都说清楚了吧?你有没有跟他联系过?”

小秦说,带她来画蝶割双眼皮的男子马某,包括后来让他考虑做佳丽的刘某,她已经把联系方式都删掉了。她质疑的是,割个双眼皮要四万多吗?

杭州画蝶医疗美容门诊部客户部 方经理:“但是这样,就是这个东西,都是她本人同意…”

小秦:“可是办贷款的时候,手机都没在我手上,一直是你们的工作人员在操作。”

医务部韩主任:姑娘做的不仅仅是双眼皮

杭州画蝶医疗美容门诊部医务科 韩主任:“咦,你现在漂亮多了嘛,看看,挺好看的…”

又来了一位医务科的韩主任说,给小秦做的不仅仅是割双眼皮那么简单,还做了眼综合手术,她提供了小秦术前的照片,认为割双眼皮后小秦漂亮多了。那位客户部的方经理到楼上去找资料,用手机给医务科的韩主任发来一张截图,是一张缴费通知单,通知单包括四项收费,总共加起来是四万两千六百元。备注一栏还注明,向易美健借了三万二,向即美借了一万零六百。

杭州画蝶医疗美容门诊部医务科 韩主任:“给你看过这张纸没有?”

小秦:“这张纸没有看过呀(记者:有签字吗?)没有啊。”

医务科的韩主任说,易美健和即美是两家网络贷款平台,跟画蝶是合作关系。可小秦说,当时两笔借款都是画蝶的工作人员用她的手机操作的,她也不明白,自己连工作都没找到,怎么会贷款成功,而且一借就是四万二,分24期还,她每个月连本带利得还两千四左右,她怎么还呢?

杭州画蝶医疗美容门诊部医务科 韩主任:“做整形手术多少钱,明码标价,我们事前谈好的,对不对?”

小秦:“谈好的,我知道价格吗?我知道是七千多,结果办下来就是几万块呀。”

拿出缴费清单,姑娘根本没见过?

小秦说,哪怕对方能拿出一份协议或者一张单子,上面写明了割双眼皮要四万二,她也就认了,可对方为何只拿出一份自己根本没见过的缴费清单?

杭州画蝶医疗美容门诊部医务科 韩主任:“没有她自己的签字,她说没见过这张纸…”

医务科的韩主任又打电话,叫来了客服部的方经理,可方经理下来后,拿出来的仍然是她用手机拍的那张缴费清单。

杭州画蝶医疗美容门诊部客户部 方经理:“(记者:这个上面没有她的签字啊)因为这个是缴费通知单。”

记者陪小秦赶到了杭州下城区潮鸣市场监管所,一位莫副所长听了她反映的情况后,表示会进行调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