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老小区实施“大封闭” 进出要留下买路钱

行路难、停车难,曾经逼得杭州向公园地下要空间。

2011年,杭州市建委于5月和7月先后公示了两批公共停车场(库)建设项目,有9个是公园地下停车库,其中位于濮家社区公园地下的濮家花园停车场,是为数不多已经建成并投入使用的公园地下停车库,当初总投资花了2900万元。

可现在,这个停车场被围在了封闭管理的小区里面,面临着外面有车却停不进来的尴尬局面。如果有车子停进这个地下停车库,不仅要交地下停车库的停车费,出小区时还得再交一笔停车费,有车主戏称为“买路钱”。

这是怎么回事?记者昨天进行了调查走访。

现状

车子停在小区停车库,除了停车费还要付“买路钱”

孙女士家住濮家社区,家里有一辆车,是新车,怕被刮擦或磕着碰着,不舍得停在小区地面道路上,就在濮家花园社会停车场包了一个地下停车位,每个月350元,虽然相比地面道路停车要贵些,也能接受。

可是最近,她听说停车费要涨了,每个月涨10元,但其中涨价的原因却让她接受不了。

“说是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了,所以我们的车要交服务费,是交给物业的。”孙女士说,“最开始说服务费每月50元,后来取消了,现在又来了一种新说法,说是每个月每辆车10元服务费,今年6月份开始实行。”

可收取的车辆服务费,会给自己的车子服务些什么呢?孙女士想不通:“我的车子停在地下停车库,我付停车费,安保之类的全部都是地下停车库工作人员来负责,在小区地面道路上只是经过,并不占用道路资源,也不用小区保安来维护我的车辆安全,服务费从何谈起?”

如果说服务费是供小区道闸的损耗费,“道闸损耗并不高吧,而且我并不需要小区门外的道闸。”如果说是维持车辆良好进出秩序,“我付出的小区物业费就包括了这一项目啊!”

孙女士告诉记者,这样的服务费给人感觉就是“买路钱”,而且像自己这样的包月用户还算好的,现在还能用包月蓝牙卡进出小区道闸,“最亏的是那些临时进停车库的人,出停车库要交停车费,出小区道闸还要再交一次停车费。”她说,“前两天我就听到有人问地下车库的保安,说自己车子出小区怎么还要交钱?”

出小区时跟保安解释一下,暂时还不用“二次收费”

停一次车要“双重收费”,包月客户还要缴服务费,真的存在这种情况吗?前天,记者来到了濮家新村小区一探究竟。

这一片小区和天城、机神两个小区连在一起,从今年1月初开始正式实行大封闭管理,大封闭范围北至天城路,南至京杭大运河,东与秋涛北路相连,西与机场路相接。

封闭管理区域的所有出入口都有道闸把关,行人进出没啥关系,但车辆进出道闸,如果没有包月卡或亲情卡,就都得拿张卡,出小区后交还卡,缴纳相应的路面道路停车费。

濮家花园社会停车场,就位于这个大封闭管理区域的正中心,车子开进小区后要停进地下停车库,又得再过一次地下停车库的道闸,再取一张卡,出停车库交还卡时也得缴费。

有没有人车子开进小区,没有停在地面,而是停进了地下停车库?前天上午,封闭管理区域机场路出口道闸岗亭内的保安,指着桌子上的一张白卡,以及卡下压着的一叠发票说,“这就是一个,说是停在地下车库过夜的,不肯付路面停车费,后来我请示了领导,就把卡和发票留下了,没付钱抬杠让他走了。”

记者在小区内询问了多名车主,了解到现在暂时还不用交两次钱,“临时停车进来就停路面了,一般不太会停到地下车库去。”一名张姓车主说,“如果真停到了地下车库,那么出来和小区门口岗亭解释一下,还是会放你走的。”

不过,他也说,如果有人不了解情况,或是赶时间不愿意和保安交涉,那么刷卡交钱,也就这么交了:“小区保安是不会来主动分辨你的车到底是停哪儿的。”

调查

两笔钱归两个不同单位收取,“服务费”催化矛盾升级

为什么在同一个小区里停车,却有可能会被收两笔钱?岗亭保安的一句话道破天机:“两笔钱归不同的公司收,这肯定就搞不好了!”

记者了解到,该封闭区域是由钱塘物业进行管理,而濮家花园社会停车场,是由杭州地下管道开发有限公司进行投资管理,之前停车费各收各的,但这段时间,物业公司向地下管道开发公司提出了需要缴纳“服务费”的要求,因此引发了矛盾,殃及了小区居民。

封闭小区物业公司:服务费是向停车库收,不行则将收“两道费”

在濮家小区里,记者见到了钱塘物业城东分公司的王总,他告诉记者,公司确实提出要收“服务费”,但不是向居民收取,而是向地下停车库管理方收取。

“我们管理整个封闭区域,管理车辆,是投入了人力和物力成本的,所以肯定要收取一定的服务费用。”王总说,“比方说保障地下车库口车辆进出的畅通,是需要我们的保安去维持秩序的。”

另外,他提出一些硬件也会有损耗,“我们给地下车库的包月车主免费提供了出入小区的包月蓝牙卡,但是蓝牙坏了或者丢了,都要找我们,我们需要有人办理这些事情,这些都是服务。”

“我们也是企业,不可能来赔本替别的公司干活。”王总说,“所以之前我们找停车场管理方协商好多次,让他们适当给点服务费,但他们始终不愿意。”

王总表示:“如果服务费一直收不上来,那么从现在开始起,所有领了卡的车主,不管车子在小区里停在哪儿,出小区就要按路面停车规定收费。”

地下车库管理方:服务不能强买强卖,一旦破例难以收场

那么,作为地下车库的投资管理方,杭州地下管道开发有限公司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这不是钱的问题。”杭州地下管道开发有限公司相关工作人员说,“我们这个面向社会的地下停车库是2012年开建的,当时也是为了解决小区停车难、行路难问题,是带有民生公益性质的项目,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并于2013年7月28日投入运营。”

“凡事都要讲个先来后到。”该工作人员认为,停车库是先进入小区,按照正规手续流程办下来的,定价也是由物价部门核准的,“运营了一年多也还行,这时突然来了另一家单位把停车库外面一围,把我们围在了中间,减少了停车库的社会车辆客流不说,还要向我们收服务费,这是没道理的!”

而杭州地下管道开发有限公司也担心,这样的先例一开,后续如果其他小区也效仿,那么对地下停车库的整个产业发展都会产生阻碍。

回应

绝对不能向车主“二次收费”,街道将介入沟通协调

眼看6月份马上就要到了,濮家花园地下停车场包月业主们的利益如何维护?两家公司的矛盾又该怎样调和?服务费到底该不该收,能不能收?记者采访了该封闭区域所属的闸弄口街道。

街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天城、机神、濮家三个小区实行大封闭之前,就与小区居民以及区域内单位沟通过,当时并没有出现这个矛盾点。现在出现了这个新情况,他们肯定会介入沟通协调。

“现在主要是要解决出入地下停车库的车辆如何甄别的问题。”他说,“比方说地下停车库出示一份类似证明的单据,提供给门口岗亭。另外涉及具体人力物力损耗等问题,还需要两家公司好好商量,但绝对不允许转嫁到居民身上。”

闸弄口街道表态,在两家公司沟通协调好前,绝对不会向车主“二次收费”,街道会负责通知这两家公司,大家一起坐下来谈一谈,看看到底该怎样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

本报将继续关注事件进展。

杭州老小区实施“大封闭” 进出要留下买路钱返回腾讯·大浙网首页>>

杭州老小区实施“大封闭” 进出要留下买路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naleigh]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