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魏德圣:为拍电影 倾家荡产不是问题

2008年,魏德圣的电影处女作《海角七号》成为台湾六十多来最卖座的华语片,他本人也由此声名鹊起。2011年,魏德圣执导,筹划十二年,动员两万人拍摄的长篇史诗巨制《赛德克巴莱》上映。从《海角七号》到《赛德克巴莱》,魏德圣似乎永远在借钱拍电影。本届横店影视节上,这位“豪赌型”导演接受腾讯大浙网专访,坦言为了拍电影,依然可以倾家荡产负债累累!

横店影视节“小而美”?

“特色是没办法被取代的”

大浙文娱:刚刚参加完颁奖典礼,你对整个横店影视节感受如何?

魏德圣:很多电影节的颁奖都是千篇一律的,但我觉得横店这个奖比较特别的是,他有针对短片,针对微电影这类。我认为这种鼓励是很重要的,特别是我们一直在电影这边努力的人,是需要有新血进来的。短片拍摄是每一个要进入到长片或者进入到电视剧的人很重要的一个练习关卡。

大浙文娱:相比金钟奖、金马奖甚至柏林戛纳这样的大型电影节,你喜欢横店这种“小而美”的模式么?

魏德圣:对我来说电影节大小,不是说你的类型是长片还是超级强片,而是你做出熟悉你自己的特色,而这个特色是没有办法被取代的,是只有你有而且你最强。如果他可以做到全中国最棒的短片都蜂拥而至,而且选举出来的东西是公平的,是经过激烈评审东西的话,他可以做出他最鲜明的特色,我觉得这个东西他就树立一个标杆了,大家会迫不及待参与的。因为得奖代表那是真的奖,不是分配的。而且短片这种东西比较没有利害关系,所以在评审方面应该更自由。

朱延平说为钱拍电影?

“我倾家荡产不是问题”

大浙文娱:这次我们也采访了朱延平导演,他说他拍片只要赚钱就好,那你呢,你为了什么拍电影?

魏德圣:对我来说我还是有自己的故事想要讲,有几个故事是特别想要讲出来的,想让大家知道的。其实想要拍一部电影,想要讲一个故事的动机很单纯,就是我发现了一个好故事,而且是我认为这样子讲会感觉很特别,这样子说出来让大家知道,我会觉得很有成就感,而不是因为赚很多钱会让我很有成就感。

大浙文娱:所以你的成就感来自于讲一个自己想讲的特别故事?

魏德圣:对,电影对我来说是一种工具,并不是我的理想。我的梦想不是电影,电影只是我执行我想要讲的故事的工具而已。

大浙文娱:我们都知道你拍《赛德克巴莱》的时候是倾家荡产去拍电影,甚至负债累累,现在的你还是会这样么?

魏德圣:有机会的话,就怕没机会。倾家荡产不是问题,问题是你倾家荡产以后,还有没有资源进来。所以每部电影对我来说并不是拼最高票房,而是在拼一个回本。那么大的资金可以回本,对我来说我就有下次机会。那像这一次我们做了一个棒球电影,也入围了好几项金马奖,但是它就是刚好遇到台湾社会的政乱,很多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票房有受到一些打击,票房虽是不错的,但要回本的事情还是有一段距离。

不愿意来内地拍片?

“我怎么会拒绝钱这种事情呢”

大浙文娱:为什么这么缺钱也不愿意来内地拍片呢?我看过你之前的采访,你说会被内地的钱和政策束缚住?

魏德圣:我不是不愿意来这边拍,我从来没这样讲过,很多人都对我有这个误解,我怎么会拒绝钱这种事情呢。我只是觉得,有时候我们在选择我想讲的故事的时候经常会受挫折,在资金面这一块的人会有他们想讲的故事。拍电影,到底是拍我想讲的故事还是要拍投资者要想讲的故事?

大浙文娱:所以你是一个不会向投资者妥协的导演是吗?

魏德圣:目前还会有机会拍片是不会妥协的,但是万一哪天走投无路了,该妥协还是要妥协的。

大浙文娱:那你是一个豪赌性的疯子导演,现在只愿意去搏一搏?

魏德圣:我不是不能接受去当打手,不是不行。只是对我来说,我现在有机会(做别的)。而且我现在年纪正好,为什么不把最好的年纪留做自己的事情,而把最好的年纪留给别人要做的事情。我应该在这个东西的选择上自私一点。等到我将最想讲的故事讲完了,接下来,哪里有好故事,如果我还有那个余力继续拍,那就做啊。不会有什么冲突的。

大浙文娱:你看蔡岳勋导演的《痞子英雄》了么,他在片子里用了不少内地演员,会尝试这种合拍片模式么?

魏德圣:没有排斥,这个东西真的要看题材,看适合度,就是什么样的故事可以这样合。不能硬合起来,硬要弄起来又很怪。我常说,如果今天我要做别人希望我做的东西,我在帮别人拍,我什么都可以妥协,一切以市场为主。可是我今天要做的是我想做的东西,很多事情是不能妥协。你有那个雏形在,妥协就会失真。比如说我们的电影像《海角七号》和《赛德克巴莱》。看过这两部电影你会发现,我们的演员都不是明星。但是绝对是最到位的,甚至根本没当过演员。

大浙网:你一直在说“我不排斥”,但是也不会说主动去靠近内地,可不可以认为你是一个非常保守的台湾导演?

魏德圣:下一个计划我想要做的是四百年前的台湾。当台湾还不叫台湾的时代,有荷兰人还有第一波来台湾的汉人跟原住民。第一波来台湾的汉人对我来说结合度就很大了,跟大陆这边的工业制作或是演员的结合是有可能性的,但是又害怕因为题材而被限制。我觉得这个样子对,我不喜欢被改。如果这个东西是你这辈子非讲不可的故事,为什么要被限制。

大浙文娱:这算任性么?

魏德圣:我老实讲这不叫任性,这叫做为观众想,你要观众最好的东西,而不是被骗进来。而不是只买到两三个小时的娱乐,要你买一辈子的价值。我们制作的心一直是这个样子,我们花那么多的钱是给你一辈子的价值,你看完这部电影,你会记他一辈子。我希望观众能进入到我想讲的故事的核心价值,而不是只是看明星,看个场面,隔天早上就忘记。对我来说,电影只是工具,不是最后的目的。真正的重点故事,这个故事有没有讲的精彩,我最想讲的核心价值他有没有收到,我觉得这个东西对我很重要。

金马奖被内地“侵袭”?

“我倍感威胁”

大浙文娱:第51届金马奖的入围名单公布不久,内地的《白日焰火》、《一个勺子》等片子都入围多项提名,表现强势,你作为一个台湾导演怎么看这点?

魏德圣:我倍感威胁,因为这种威胁是来自于台湾是一个比较没有电影工业的环境。而大陆这边已经整个进入到一个电影工业制度化,所以我们要跟有电影工业的环境来做比较,难免会比较辛苦,特别在制作上。每次要制作出那种投资比较大的电影的时候,就会考虑到市场回收的问题。在台湾能不能回收,不能回收的话,要进到大陆这边来尝试这边市场,可是又有一些题材的限制,有些是上不来的,就没办法取得票房的成绩。变成我们的题材被限制住,然后我们的票房也被限制住。所以就台湾的电影产业链做事情变成绑手绑脚,我要做我想做的东西呢,我又回不了本。我要做市场可以接受的呢,观众的忠诚度又会慢慢地流失。

大浙文娱:您的新片也入围了金马奖,可以聊一聊么,会在内地上映么?

魏德圣:不可能,这部片子讲的是日本通统治时期下,台湾棒球队的故事。当时的教育是日文的教育,所以当时里面又是日本人、台湾人跟原住民三个族群混合的球队在打。这种东西里面又有百分之八十是讲日文的,百分之二十将闽南话,那就进不来了。打棒球对于大陆观众来说又是一个陌生的运动,就更不可能有人愿意发行。

了解更多资讯,请点击大浙网 文娱频道首页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vincentwo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