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看上女业主“小蘑菇” 因求爱丢饭碗起诉物业

杭州网-都市快报林琳 西法2014-08-01 06:50
0

保安看上女业主“小蘑菇” 因求爱丢饭碗起诉物业

加载中...

阮师傅46岁,桐庐人,去年9月起在城西某小区当保安。

他谈过几次恋爱,但最后都没成。×栋9楼住着一个女业主,跟阮师傅年纪相仿。小区里热心肠的大伯大妈,就想撮合这一对。

阮师傅说,自己没跟女业主说过几句话,只知道小区里的人喊她“小蘑菇”。每天晚上,“小蘑菇”在小区空地跳舞,阮师傅就远远望着她。

今年4月12日早上8点,阮师傅鼓起勇气,写了一封情书放到“小蘑菇”家楼下的信箱里,按响她家的门铃,向她表明心迹。

“小蘑菇”一句话也没有说。当天下午,满心期待的阮师傅却接到了公司的辞退令。

原来,“小蘑菇”被阮师傅的行动吓坏了,连信都没敢看,就给物业主任打去了投诉电话。

物业主任说,阮师傅骚扰业主,违反了公司规定,且之前表现也不好,按照双方签的协议,可以解除合约。

阮师傅接受了这个结果,但他认为,公司没有给他经济补偿,违反了劳动法。6月下旬,他一纸诉状将物业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对方双倍赔偿并支付经济赔偿金、代通知金等共计44000余元。

昨天,西湖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被说成骚扰没道理!”法庭上他啪啪拍大腿

阮师傅高约1米7,中等身材,板寸头。他抱着一叠手写材料,坐到原告席上。

物业公司负责人没有到场,委托一位女律师出庭应诉。

阮师傅特别强调,自己是第一次写情书,如果女业主拒绝,他不会死缠烂打。“这样就被说成骚扰,太没道理了!”他嗓门很粗,声音洪亮,说到激动处,手掌“啪啪”拍在自己大腿上。

据阮师傅说,他在物业公司工作7个月,本来去年年底就该转正的,公司却一直没给办手续,所以到被辞退时,拿的还是试用期工资。

被告方律师出示了劳动合同、员工手册以及公司内部的违纪罚款单等8份证据。律师说,“求爱信”一事只是辞退阮师傅的导火索,此前,他还因凌晨巡逻中戴耳机听歌、在岗亭玩手机、早上6点在小区大声唱歌等行为受到公司处罚,每张违纪罚款单上都有其本人签名。

律师又拿出员工手册,宣读对应条例规定。

阮师傅脸色难看,捶着桌子大声辩解:“别人也玩手机、听音乐,凭什么只有我受罚!”

律师说,此前,阮师傅已经向西湖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投诉,但劳动部门经过调查,驳回了他的请求。

法官问阮师傅对仲裁结果有没有意见,他语气坚定:“当然有,什么都没给我,太不公平!”

我的情书真心实意,我不怪“小蘑菇”

自从今年4月被辞退后,阮师傅一直忙着收集、整理起诉材料和相关证据,没有找新工作。这3个多月,日常开销用的都是过往积蓄。

阮师傅说,离开物业公司后,他没见过“小蘑菇”,也没有再主动联系她。虽然情书事件影响到了自己的工作,但他并不怪对方。

“每个人都有求爱的权利,每个人都有拒绝的权利。我追求她正常,她拒绝我也很正常。我情书里写的都是真心实意的话,给你们看也不要紧。”阮师傅从一大叠材料里翻出三张纸,摊在桌面上。

这份情书写在便笺纸上,字迹清晰工整。信的开头,阮师傅很亲切地称呼对方为“小磨姑”(注:应为小蘑菇);信中写道:“……我每天都在想你,而我却错过了婚姻。望能与你共度后半生,我会真心地爱你。”落款处,阮师傅还留了自己的联系电话和全名。

最后陈述阶段,阮师傅重申了诉讼请求。辩护方律师则请求法官驳回诉请。

鉴于原被告双方分歧很大且均不愿意调解,法官宣布休庭。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audreywo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