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独两孩”政策落地已半年 温州人却很淡定

民生温州晚报 [微博] 欧阳潇2014-07-26 08:03
0

单独两孩政策放开已满半年,我市情况如何?近日,我市单独两孩审批“半年报”出炉,结果显示,原本市计生委预计全市今年将会受理并审批下来1.5万到1.8万份“准生证”,然而,时至半年,仅达到全年预期申请和受理数的40%,共有5779对夫妇获准。一些温州人曾以“爱生”闻名,如今单独两孩放开,反而显得比较淡定。这是什么原因?

“落后”全省20个百分点

“半年报”的统计时期,是从政策正式实施的今年1月17日,统计到今年6月30日。报表上显示,我市半年时间内,共受理单独两孩申请6181份,审批下来的数量为5779份。市计生委政法处处长朱煊赫表示,上半年的审批数,仅达到全年预期的受理和审批数的40%,按这个速度下去,今年可能只会完成预期数的80%左右。

不仅如此,温州与全省范围相比,也显得一些符合单独两孩条件的温州人比较淡定。截止到今年6月30日全省已经批准5万余份单独两孩申请。而浙江省去年曾预测,今年将新增单独两孩人口8万人。如果把这8万人看做今年申请单独两孩的预期新增数,那么全省已达到60%。显然,目前达到40%的温州“落后”了。

朱煊赫说,预期数是按照符合单独两孩条件的育龄妇女绝对值估算出来的,因此,这说明有不少原本符合单独两孩条件的育龄妇女,却放弃了搭这一班单独两孩的“顺风车”。

35周岁妇女远低于预期

那究竟是哪一类申请人少了,而“拉低”了申请受理数?朱煊赫剖析,关键在于35周岁以上的符合条件的妇女,要比预期的申请数量少得多。报表中显示,女性申请人大多集中在25到34周岁,其中,30到34周岁最多,为2546人;其次是25到29周岁,为2172人;接下来是35周岁以上,为796人;24周岁以下为266人。

朱煊赫介绍,24周岁以下人数最少不足为奇,因为经过统计,这一年龄往往是生育头胎的阶段,符合二胎条件的绝对数就很低。但让他意外的是35周岁以上的居然不到800人,“我们做过统计,35周岁以上的绝对值还是很大的,并不比25到34周岁的绝对值要少,然而这个申请数量远远低于我们的预期值。这或许说明,市民面对二胎申请,还是比较理性的。”

他说,35周岁以上的育龄妇女,会因年龄和身体状况,妊娠期间出现并发症的概率相对要高,也会影响到新生儿的质量。因此,不少市民或许是考虑到高龄妊娠的危险性,而放弃生二胎。这倒不失为一种理性的选择。

养育费和精力吃不消

那“有车不搭”的背后是怎样一种心态?记者做了个微调查,采访了十几位没去“搭顺风车”的市民。

朱女士生于1988年,孩子快两周岁了,自己在事业单位工作,她声称一个孩子已让她忙得焦头烂额:“我公婆身体都不太好,爸爸也没退休,我跟老公工作都很忙,于是,孩子只能交给自己妈妈和保姆带。我也想生二胎,但实在担心妈妈压力太大。”她还说,一个孩子开支已够大,再添一个养育费用也吃不消。

市民张女士也是如此,自己和丈夫是双职工,父母也在外地,于是,两岁半的孩子只能给婆婆带,她连保姆都没请。“总觉得经济压力大,实在不敢想象,再多生一个孩子会是怎样的生活?”

还有其他6位市民与她们俩抱有同样的想法,均是因为经济压力大、精力不济的双重原因而放弃二胎。此外,王女士还担心,生二胎会影响到自己的职业发展生涯。

记者还采访了两位“高龄夫妇”,了解到除了考虑到身体健康,他们还有其他的顾虑。比如,市民廖先生今年41岁,妻子37岁,他们的孩子已经在上初中了,原本一直想生二胎,然而计划却刚好在今年搁浅。“首先是工作原因,我跟妻子今年工作都上了一个台阶,都是单位的中坚力量,这会儿生二胎了,势必会耽误工作。其次,四个老人都年纪大了,已经不能像曾经那样给我们带小孩,所以只有放弃了。”

市民刘先生,妻子38周岁,孩子10岁,一家人想生二胎想了好多年,但现在反而难下决心。“主要是没人带,现在父母都老了没精力了,以前是四个老人加我们两个带一个孩子,现在生二胎,就变成我们夫妻俩带两个孩子,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到生活质量。此外,孩子还不太喜欢自己有个弟弟妹妹。”

先孕的申请者占比少

在全省半年统计中,申请人中40%是已怀孕妇女,不过,温州这项比例相对要低,审批下来的是5779人,已怀孕妇女仅1349人,占比23%。

“这也说明申请者相对全省来说比较理性。说明大部分申请者,都是在先办理了准生证再准备怀孕的。”朱煊赫说,这样可以避免因生育高峰而造成的儿童入托、入园时的扎堆现状,有利于相应资源的合理配置。另外,也说明在二胎生育方面,市民们计划性还是较强的,这样也有利于优生优育,可保证新生儿的身体、智力等各方面的质量。

另外,从申请数量上来看,鹿城和瑞安的数量最多,鹿城审批下来1420例;瑞安审批下来1209例。而洞头最少,半年时间,只受理并审批下来77份申请,显得很“淡定”。

朱煊赫介绍,首先,从绝对值上看,鹿城和瑞安符合条件的申请者就比较多,而洞头就很少。其次,鹿城地区原本属于城区,大多是非农业户口的居民,之前计划生育实施时,这些城镇居民就被严格要求只能生一个,因此独生子女就要比其他地方要多,所以,单独两孩一放开,鹿城出现“井喷”,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认为,从单独两孩申报总体情况来看,这表明温州市民的生育观念已有所变化。在选择生育上比较淡定、理性。”朱煊赫说。

另据统计,我市预计将有1200余个单独两孩宝宝在今年年内呱呱落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samche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