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一保安暴打女儿致死 慈父为何下如此重手

杭州网-都市快报董吕平 何欣 王真 林琳2014-05-21 06:37
0

昨天零点时分,快报报道了一条令人不安的截稿新闻——一位男子,因为发现12岁的女儿抄袭作业,在车棚里用草绳勒住她脖子,准备把女儿吊起来打,打完后自己走开了,半小时后回来发现,女儿快不行了……

截稿时,女孩还在医院抢救,该男子断断续续向医生说明情况,其间几度大哭,双腿跪地……

后来了解到,女孩名叫小莉,12岁,江苏泗阳人,在杭州某小学读四年级。

昨天上午,小莉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其父则已被民警带走。小莉的妈妈坐在浙大一院重症监护室门口,神情呆滞。亲人上前安慰,她一头栽进亲人的怀里,大哭。

后来医生告诉她,孩子病情非常严重,下了病危通知单,妈妈一下子瘫倒在地,完全没了力气。

中午12点,小莉被转到浙医儿院重症监护室抢救。

下午2点半,从医院了解到,女孩颈部以及背部有明显伤痕,窒息时间长达五分钟,这五分钟对小莉的心肺功能造成了严重损害,医生对她进行了半个小时的心脏按压,但还是晚了……

浙医儿院急诊科医师说,小莉送到急救时严重窒息,缺血、缺氧、心衰,脑子水肿,瞳孔散大,情况非常严重,心跳随时停止。后来心脏、大脑、肺等脏器均出现缺血、缺氧症状,终因急性缺氧导致死亡。

昨天警方通报,小莉的父亲张某已被警方刑事拘留,相关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据办案民警说,在询问过程中,张某情绪几近崩溃。

加载中...

事发那天,小莉在做的家庭作业有语数外三门

小莉读的小学四年级共有四门课,语文、数学、英语和科学。

除了科学外,其他科目的老师都会布置一定的作业让学生带回家。

我们问了小莉所在班级的一位学生,事发当天,老师布置的作业量跟往常差不多,难度也并不大。

小莉最后上的一堂语文课是第二十六课,课文名叫《全神贯注》,讲述的是艺术家罗丹的故事。

英语课已经上到第五单元,有九段对话和情景练习,知识点之一是英语的名词所有格。

语文作业:包括看拼音写词语、给短文添加标点符号、举例写几个关于真理的名言、补充句子并仿写、默写成语“日积月累”等。

数学作业:包括口算和练习题。比较简单的是口算,共有42道题,例如9.21-9.21=?;难度较大的小数加减混合运算,分别为直接写出得数、梯等式计算以及解决问题。例如5.28-(7.34-4.86)=?28.66+45.9+130.07=?

难度稍大的是与实际生活相关的数学题:如:双休日,妈妈去超市购物,其中买食品用去45.8元,买鞋子用去36.3元,买衣服用去75.6元,问:(1)妈妈一共花了多少钱(2)妈妈带了200元,够吗?如果够了,还剩多少钱?(3)你能提出用两步或者三步的计算数学问题吗?你能解答吗?

英语作业:背诵课文。

当天的家庭作业还包括:请父母帮忙练习仰卧起坐,锻炼身体。

小梅说,这些作业其实都不算太难,很多老师已经在课堂上讲过,事发当天,小莉就在做这些家庭作业,至于抄了哪个同学的哪门作业,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一整年的“班级要闻”里,没有看到小莉的名字

小莉所在的小学,全校有近900名学生,近一半孩子都来自外来务工人员家庭。

小莉就读的小学四年级一共4个班。我们从学校网站“学生频道”“班级要闻”版块中,找到小莉所在班级近一年来的所有记录,从中没有看到她的名字。在所有的集体合照里,也不知道哪一个是她。

她一定是个非常普通的女孩,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学生。

5月19日最新贴出的一张奖状,是该班在新华、东园、京都联校运动会上取得了四年级组总分第3的好成绩。

据她同学小梅说,小莉从来不会主动报名参加运动会,但能确定一点,她一定是看台上高喊加油的啦啦队中热心的一员。

5月12日,全班同学去浙大华家池校区参加“千人万课”现场教学活动,一位台湾老师在示范一堂体育公开课,从照片看去,一群孩子在跟着老师做准备活动,这些小小的背影里面,应该有一个是她。

今年清明节,小莉全班去了革命烈士陵园,最后在万松书院梁山伯与祝英台浮雕前拍了张集体照。我们不知照片里哪一个是她,只知道她和所有孩子一样面对镜头,做出“V”的手势,小脸上绽放纯真灿烂的笑容。

去年12月,全校举行一年一度的“拔河比赛”,小莉他们班先后顺利地战胜两个班级,虽然最终输给了另一个班级,但因为累积用时最短,还是获得了第一名。不知道那天她有没有参加比赛?涨红了小脸用足了力气,然后和同学一起,跳跃欢呼,庆祝胜利。

去年暑假,她的同学有的由妈妈陪着,去黄山、去厦门。有的由爸爸陪着,练钢琴、学游泳。在“我的快乐暑假”作文中,没有她写的。

希望孩子当时玩得开心,无忧无虑,因为那是她12年短暂人生的最后一个暑假。

据她生前最好的同班同学说

小莉性格文静唯一爱好是画画

昨天下午,小莉生前就读的四年级某班已放学,墙壁上挂着“文明班级”锦旗,黑板报上有几行小红字,“欢度六一儿童节”。据了解,班上有31个同学,共六个小组,小莉坐在第六组靠窗边上。

据小莉班上最好的朋友小梅说,小莉性格很文静,上课时不太主动回答问题,下课后也是一个人静静坐着,她唯一的爱好就是画画,很少和同学互动,不爱说话,学校组织的运动会,小莉似乎都不太喜欢参加。不过学校组织的集体活动,小莉从来不缺席,前两个月,学校还组织学生去了凤凰山扫烈士墓。

除了中午在学校吃饭外,小莉几乎从来不在学校小店买零食,有时候从家里带来一些苹果,也会分给小梅吃。

她们放学后都会到对方家坐一会,有时她们也邀请几个同学一起玩,最近玩的游戏有“你抓我逃”和“三个字”。(一个人抓多人,如果快要抓到时,被抓的一方只要说三个字,对方只能去抓另外的人。)

小梅最后一次去小莉家,是在三个星期前,就是在小莉爸爸工作学校的宿舍里,房间不大,有两张床,一张桌子,还有一台电脑,房间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辅导教材。小莉的家也只有不到8平方米大小,只能容下一张床和一张桌子。

小梅说,小莉的数学和英语成绩不太理想,报名了班级里的语数综合兴趣班。小莉背诵英语课文时,发音也不算标准。有一次班级组织后进学生参加英语补习班,小莉就是其中之一。

小梅说,每天小莉一放学,就开始做家庭作业。事发当天,她还偷偷跟自己说,这次期中考试不太好,希望期末考试名次能好点……

对家庭尽责,对工作敬业的张师傅

怎么对亲生女儿下得了这样的重手?

小莉同学的父亲说:

初中学历的他,把希望全寄托在了孩子身上。

四年级女学生小莉因抄作业被亲生父亲打死事件发生后,小莉所在学校的校长、书记和班主任都赶到了医院探视,后来又召集全校老师开了紧急会议。

会上,校领导向老师通报了事件的相关情况,要求所有老师今后与学生家长进一步沟通,共同加强对孩子的正面引导和教育。

“这些工作我们以前都在做,但以后要更加重视。”学校吕校长说,学校一直通过家校通、短信与家长保持联系,学校每年要组织两次以上的家长沟通会,每个学期从一年级到六年级都有开放日,邀请家长来听课,感受学生的学习氛围,充分理解孩子的学习环境。此外,学校每个学期也都开展专项教育,特别是针对孩子青春期的心理辅导。“本来这个周四就要对小莉所在的四年级孩子进行心理辅导,结果就发生了这么让人扼腕的事……”

昨天,学校全体老师为小莉的家庭发起了爱心善款,截至下午3点募集到善款10810元。

保安张师傅很为女儿的教育着急

常常叹气工作这么累全为了孩子

据了解,小莉的父母来杭州已十多年了,父亲张师傅在王马巷某中学当保安,妈妈则在同一学校做保洁员,一家人租住在王马社区附近的地下室,离小莉和爸妈的学校都很近。

去年下半年,小莉的妹妹也从老家江苏转到杭州读书,跟小莉就读同一所小学。

据同学小梅的父亲王师傅说,张师傅两口子都是农村人,没什么文化,他们把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虽说租住的地下室离学校很近,但张师傅仍每天坚持骑电瓶车送两个孩子上学。

在小莉所在学校的吕校长的印象中,张师傅夫妇都是老实人,性格都很温和,为了让家人生活过得好一点,张师傅申请在学校值通班,从原来的8小时变成16小时,在学校工作多年,领导们都很信任他,有时候学校的水电也让他帮忙,这样可以多赚点生活费。

除了让孩子生活过得好一点,张师傅对两个女儿的学习要求也很严格,尽管只有初中学历,还是尽可能辅导两个女儿做作业,每天放学后,小莉直接从学校回到爸爸上班的值班室做作业。小莉的学习成绩比较一般,有时候跟不上班上其他同学,张师傅就很着急,担心孩子跟不牢学习进度,经常就自己帮孩子补课,老师留的家庭作业,小莉可能是不会做,交作业时就少做了几题,也出现过抄同学作业的情况,小莉爸爸心里就特别伤心,有时候就打小莉,但也仅限屁股或腿部。

王师傅和张师傅认识七八年,两人都来自农村,租住的地方都紧邻凤起路,两人的孩子又同班,每次小莉成绩考得不太理想,张师傅就会打电话跟王师傅诉苦。

“他常常叹气,说工作这么累全都为了孩子,可怎么教孩子都跟不上,真不知道该怎么办。”王师傅说,自己也每次安慰他,“谁家孩子都一样,做父母的都希望自己家孩子比别人家好,总要一步步来。”

交往近十年的老师说

印象里张师傅是好保安,对两个女儿也蛮好的,怎么也想不到……

昨晚,记者联系到一位老师,这位男老师和张师傅有过近十年交往,他也讲了一些他所了解的情况——

我是今天早上听说这件事的,我和其他老师都觉得非常诧异,大家都说,完全想不到小张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因为在所有人的眼里,小张脾气温和,心地善良,性子不急也不慢,不论老师学生还是家长遇到什么事,他都会很热心地帮忙。

他来学校当保安已经十年了吧。刚来的时候,我们都叫他小张,这么多年叫习惯了,到现在也这么叫。

小张个头不高,人黑黑的,身材蛮敦实。

学校保安这个岗位,对人选还是很挑剔的,毕竟事关学生的安全。在小张来之前,学校的保安换过好几个,小张之后,就一直是他,再也没有换过。从这个也看得出,学校对他的工作还是很认可的。

小张还有一点让我印象特别深:他记性很好,全校老师和学生,谁是哪个班,他都说得上来,在这一点,没一个老师赶得上他。一些有不良习气的学生,毕业几年后又在学校门口来回晃荡,他都认得出来,有时候会主动通知学校,有时候会主动跟长庆派出所联系。

还有几次,我都想给你们都市快报报料呢,一个学校保安居然记性这么好,这个算不算新闻?

所以老师们曾经开玩笑说,小张算我们学校半个政教主任啦。

刚开始那几年,他一个人在杭州,住在传达室。后来,老婆带女儿来了,在传达室旁边用三夹板临时搭了一间小屋子,全家人挤在里面住。他老婆刚开始没工作,见人只是笑,经常帮着打扫学校卫生。

我一直感觉,小张是个慈祥的父亲,每次我见到他和女儿在一起,从没发生过呵斥行为。上上星期我还见到他,也是笑眯眯的,让两个女儿叫我叔叔。那天他陪她们玩,看她们做作业……

小张出这样的事,我特别震惊,完全不能想象,也不能接受。不光我,我身边很多老师也是这么认为。

另一位女老师想起一件事,继续补充——

刚开始那几年,他一个人在杭州,老婆和女儿都在老家。四年前,他费了很大努力,女儿来杭州读书的事情终于解决了。

那年暑假,女儿从老家来到杭州和他团聚,他和女儿都特别开心,有个画面直到现在还印在我脑子里:学校操场上,他陪女儿打羽毛球,陪她在沙坑里跳远,在单双杠上玩……

根据我对他的了解,做出这样的事,一定是在什么情况下,失去了理智。

另据钱江晚报报道(记者 李阳阳 段罗君 胡大可):

昨天,这件事也在网络上引发了激烈的讨论,不少网友对孩子父亲责骂,不过也有网友理性表达了观点——

@上海交通大学研究生会:

#南洋微评#透过暴力,还看到了一个父亲的“爱之深责之切”:不能让女儿像自己一样吃没文化的亏。该父亲是一个保安,社会底层的生存之艰难可见一斑。不是为此行为开脱,而是为生存的艰辛、为幼小生命的逝去哀悼。

@Host华少(主持人华少):

可怜的是一个犯了错误的未懂事的孩子,和一个不懂世事的家长。一个家庭就此……都是可怜的人……我看到大家的愤怒,但还是相信那个男人是悔恨的。请大家,少一点点怒骂,多点根蜡烛吧,为良心,多点根蜡烛。

@黄菡微博(《非诚勿扰》嘉宾主持):

无论多想为当时的自己开脱,“打是亲骂是爱”这样的话我都说不出口,我出手打她(女儿)完全出于受挫后的愤怒。家庭暴力发生更隐蔽、危害更大,如果,连自己的暴力行为都控制不了,我们凭什么许一个爱字?(感谢蒋女士提供新闻线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jimmyj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