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哥带你读两会】政府给市民装“快递自动签收机”?

两会会场:

今年两会,浙江省政协委员、浙江省邮政公司总经理鞠勇带来了《关于建设“E邮站”快递包裹自取公共平台的建议》的提案,这份提案跟浙江1500万广大网购消费者息息相关。

去年9月,杭州市邮政局先行试水,设立41个“E邮站”,极受好评,杭州市政府今年还将“E邮站”纳入“为民办十件实事”之一。什么是“E邮站”?这还得从网购快递的现状说起。

去年,浙江消费者“贡献”了超10亿件包裹,全省1000余家快递公司的7.5万名快递从业人员为之奔波投递。由于经常没法接上头,快递员经常得白跑,消费者经常没法第一时间领到快递。以杭州为例,每天至少投递100万件快递,其中约40万件得再次或多次投递,社会资源浪费极大。于是,“E邮站”应运而生。

“E邮柜”长得像超市寄存柜,快递员输入手机号码、密码和动态密码,扫描包裹,再把包裹放入自动打开的E邮柜内;柜门关上后,系统会自动给客户发送“包裹到达”的提示短信以及取件用的动态密码。收件人回来后,可凭包裹单号和动态密码自助取件。

鞠勇建议各级政府能将“E邮站”作为重要的基础设施,纳入城市的建设规划。

强哥解读:

鞠勇委员所说的快递员和消费者接不上头的问题的确很烦人,最近这一两年,快递员过劳死的新闻时常见诸报端,他们原本就生活不规律,劳动强度大,经常性地再次或多次投递无异于雪上加霜。强哥每次听到电话那头快递员焦躁地问“家里有没有人”时,都打心眼儿里地理解他们。

当然,接不上头也给收件人添堵。如果收件人没法当时当面签收,快递员一般会把物件交给门卫或物管,由他们代签,万一出现纠纷,责任很难说清楚,消费者权益很难得到保障。有时候,快递员给收件人打电话,收件人出于各种原因不接听,快递员只能干着急。久而久之,有的快递员习惯成自然,养成了一律不打电话、不发短信的坏习惯,直接交货给门卫、物管。

强哥曾经就因此倒过霉:去年夏天,我快递了一箱杨梅给外地的朋友,快递员直接把杨梅扔在了朋友单位的收发室。我朋友一头雾水,因为上网一查,快件分明已被签收,可他等得花儿都谢了,也没见到快件的影子。第二天,他“知道真相之后眼泪掉下来”,而杨梅已经腐坏了一半。

今天有则新闻:宁波一座公厕发生爆炸,爆源可能是一个神秘的盒子;前阵子爆出的“有毒快件”事件更恐怖,直接使出了“杀人于无形”的化学大招。就此而言,“E邮箱”并非人人都能打开,而且可以追溯,可以消除这类安全隐患。

隐私权更是个大问题,你的姓名、住址和手机号全写在快递单上,快递员随便“托付”快件,相当于把这些信息公开化了,说不准哪天会有“怪蜀黍”登门纠缠你呢。举个更夸张的例子,如果你网购了“情趣用品”,你显然不希望你的家人、同事或门卫、前台知道,“E邮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综合考虑各方面的条件,建设“E邮站”这件事投入大,且无利润回报,除了政府,谁都没法牵头干,鞠勇建议各级政府能将“E邮站”视为基础设施、纳入城市规划,是有道理的。或许在不久的将来,“E邮站”成了楼盘的标配,就像停车位一样,不达到一定的配备比例就通不过验收。

“市场无形的手”和“政府有形的手”该如何协调出手,对这个问题的讨论从没停过,在这个日新月异的大时代,两者也并非泾渭分明,界限划分并非一成不变。现在,杭州市政府已经开始为“E邮站”埋单;强哥期待能有地方政府在城市街头布置“免费手机充电站”;未来,电动汽车充电站等新的公共需求还会不断出现。政府应当紧扣时代脉搏,切实关注老百姓的新需求,适时调整公共投入的分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sandyfe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