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从源头削“三公”消费 农家乐中也有高级会所

两会会场:

“现在公务员在饭店吃得少了,机关食堂吃得多了,可个别机关食堂装修却越来越好,比五星级酒店都要好。我去过一家单位食堂,用的是荷兰青瓷,,酒杯是奥地利的。我跟这家单位的领导开玩笑说,怪不得你们不来我们酒店了,比我们还好。浙江的情况还算好的,在省外,我还碰到过有机关食堂向我们大酒店来借高级厨师的。”

在浙江省人大杭州代表团全体会议上,浙江省人大代表、开元旅业集团董事长陈妙林论及“三公”消费,语惊四座。

据他透露,中央“八项规定”和反“四风”确实让餐饮企业受到一些影响。开元旅业在全国有64家酒店,去年餐饮营业额平均减少20%。”他同时也是全国旅游协会副会长。据他了解,去年每个月有20多家旅游饭店关门;全国有56家旅游饭店主动要求“降星”,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这次省政府报告里明确提出“‘三公’经费预算支出削减30%”这样具体的表述,陈妙林说他看了以后很开心。

强哥解读:

陈妙林既是人大代表,又是酒店餐饮业大亨,在削减“三公”消费的议题上“左右互搏”,不过他在承认生意受影响的同时做出了“我很开心”的表态,算是理顺了纠结。

他的这番惊人之语抓住了“三公”消费问题的核心:得从源头上管住“钱袋子”。只要党员干部手头可自由支配的经费还是那么多,再严的禁令也会被钻空子。上头不让进出高级酒店和会所了,那就干脆自己建一个,低调的奢华,称其为“食堂”,向高级酒店借高级厨师的点子也并不难想到。从形式上看,借厨师不算“三公”消费,大概可以算“专家顾问费”吧。餐饮发票不让报销了,那就采购“天价水晶灯”之类的装修材料,这算基础设施建设费,至少看上去绝对不算“三公”消费。

况且,消费的奢侈程度不止由场地和餐具的豪华程度决定,那些都只是形式,内行注重的是内涵,土得掉渣的农家乐同样可以高端上档次。资深“吃货”们都知道,真正的极品美味一般都不出自流于程式化的星级酒店,食神在民间,乡下农家乐的招牌菜往往能给人惊喜,让人过口不忘。虽然看上去是竹屋草棚,有些农家乐的消费一点都不比五星级酒店低,招牌菜卖高价的比比皆是……那些高档农家乐,简直就是“回归自然的高级会所”。如果不真正把“钱袋子”管牢,这些漏洞就堵不上——总不能再出道禁令,明文禁止党员干部吃农家乐吧?

其实,从抓党风廉政的角度看,仅仅严管“三公”消费也还是不够的,因为党员干部参与的高档奢侈消费,未必都是公款买单,不少是私人老板掏的钱,这同样是腐败的温床。这几天,浙江在整顿西湖边的高级会所,以前出入这些会所的非富即贵,其中不乏党员干部,那几家会所关了,会所的会员们以后就没处去了吗?非也,高级会所不止西湖边有,只是建在西湖边比较扎眼而已。强哥曾亲眼见识过一家高级会所,建在工厂里,外表看上去跟厂区里的其他厂房没任何区别,在走过一段狭长的走廊后步入其中,里面的装潢亮瞎了我的眼。

说了这么多,思路明确了:控“三公”消费,关键是从源头上管好“钱袋子”,压缩经费,同时严查“变相三公消费”。加强网络举报等社会监督机制同样重要,反腐败是一场“人民战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