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向雷人提案说不 周星驰委员该不该只谈电影?

两会会场:1月15日是浙江省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的第一天,提案组收到了740多份以提案形式提交的意见建议。浙江省政协表示,今年将更加关注提案的质量,委员们的哪些意见建议最终会被立为提案,这道关将把得更加严格。

在两会会场,浙江省人大代表朱钟毅讲了一件趣事:去年省两会,他建议打通全省的断头路,并收到了承办部门的回复。该部门称,2013年计划打通全省56条断头路,其中杭州有10条。朱钟毅特意要到了杭州这10条断头路的名单。

2013年12月29日,朱钟毅给承办部门打去电话,询问这些断头路是否打通。对方回复称,经过验收,56条断头路已全部开通。朱钟毅决定实地查看,于是找来懂道路知识的人和单位,陪他一起看现场,结果杭州真正完工的只有6条;另外4条主体工程做好了,但还没有开通。

朱钟毅给承办部门打电话,对方愣住了,连说对不起。该部门后来解释说,之前抽查的5条都完成了,于是想当然地认为全部完成了。

强哥解读:浙江省政协提出要狠抓提案质量,这项工作计划非常有针对性,挠到了老百姓的痛点。浙江的两会代表、委员素质还算不错,至少很少上“雷人榜”。每年的全国两会和各地两会,各种“雷人议案”、“雷人提案”你方唱罢我登场,抢足了镜头,大面积地占据媒体头条。强哥随便找了几个媒体报道的标题,你看看到底有多雷: “陈光标:没有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不应该生孩子”

“周森:慈善捐款,应该立法并强制执行”

“朱列玉:四个节日,应免费乘火车”

“张晓梅:妇女节改为女人节”

“董建岳:给官员发‘夫人补贴’”

“申纪兰:上网也应该得到政府批准”

……

强哥跑过各个层级的两会,对这些“雷人议案”和“雷人提案”的来路比较清楚。有的代表、委员调研不踏实,空口无凭,所言所写与事实反差很大,容易雷到人。有的代表、委员本身知识结构有限,在谈论陌生领域时,容易犯错,比如申纪兰老婆婆,八十好几的人了,对互联网的确不懂,所以一开口谈互联网就闹了笑话。

也不排除个别代表、委员有比较强烈的表演欲望,故意语出惊人搏出位、谋出镜。还有的代表、委员总盯着自己的利益提建议、交议案提案,官员谈增加官员福利,富人谈给富人减税,慈善机构负责人谈强制捐款,不雷人都难。

强哥还想说句公道话:某些所谓的雷人雷语本身并不雷,但个别记者为了轰动效应,誓当标题党,断章取义,气得躺枪的代表、委员够呛,他们噤若寒蝉,不再敢在两会上表达观点、亮出议案提案。这些杯弓蛇影的代表、委员参会的首要任务变成了:躲记者。

我们需要怎样的代表、委员?且看朱钟毅代表树的榜样,别光靠嘴提意见,也别光靠写议案、提案,而是得踏踏实实地调研、较真——你说要修10条路,那就告诉我哪10条;你说年底全部开通,那我就去实地检查;实际上还有4条没开通,那我就继续跟踪。

朱钟毅本人不懂道路知识,于是就带上专业人士一起调研,这种精神非常可取。我们知道,政协委员是按界别遴选的,并非选举产生,所以政协委员多谈点自己领域的事其实挺正常,比如,周星驰目前担任广东省的政协委员,他今年的提案就跟电影有关。全国政协委员、女富豪张茵在6年前的全国两会上交了3份提案,分别关于劳动合同、富人减税和进口设备,结果引来一阵批评,舆论指责她只顾个人利益,不谈公众福祉,吓得她此后参加两会总是默默地飘过,不敢再声张。其实,针对张茵的批评值得商榷。

人大代表却不一样,人大代表是选举产生的,按地区分名额的,所以代表理所当然应该代表当地选民提建议、交议案提案,必须抛下一己私利,以公共利益为先。理论上,杭州选出的省人大代表就该特别关注杭州老百姓的利益,哪怕其他地区的老百姓笑他“雷人”,他也可以理直气壮,只要杭州选民肯定他的工作就行。(注:笔者强哥系腾讯·大浙网新闻频道主编)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