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银行:百年前的浙江财团

从7月份国务院金融“国十条”明确表示要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金融行业后,不少人就一直在风传民营银行即将破冰,民营资本设立银行的梦想正一步步照进现实。

尽管截至目前,银监会关于民营银行试点仍没有新进展,但丝毫没有阻挡包括浙江在内的全国各地申办民营银行的热情。广州、温州、宁波等都加入了申办队伍,其中位于金改先行区的温州呼声最早也最大。实际上,在百年前的浙江,早已诞生了民营银行,他们为抵制帝国主义侵夺铁路承办权,自办浙江铁路,为振兴工商业,扶持纱厂、面粉厂……

中国早期民营商业银行的重头戏,由三家浙江帮银行领衔主演。

三家之中最先面世的,是1907年10月创设于杭州的浙江兴业银行。光绪三十一年(1905)七月,浙江绅商在上海斜桥洋务局集会,决定创设浙江铁路公司,以抵制帝国主义侵夺浙江路权,为了保证筑路工程的顺利进行,决议成立银行,总经理原两淮盐运使汤寿潜提议取名“浙江兴业银行”,寓“振兴实业”之义,这家银行实际上最初是官商合办的银行。

辛亥革命后,浙江铁路公司收归国有,其持有的兴业银行官股悉数转售给工商业者。1914年,曾留学日本的第一大股东蒋抑卮实施重大改革,将总行移至上海,并在国内银行界首创董事长负责制及办事董事驻行制,杭州人叶景葵出任董事长。至此,浙江兴业银行变身为纯粹的民营商业银行,资本实力和业务规模逐年增长,到1931年实收资本总额高达400万元,号称民国前期浙系金融集团中流砥柱。由于资金运用灵活、稳妥,信誉卓著,第一年就获利一万三千余元,树起了金字招牌。浙江兴业银行还参与了钱江大桥、浙赣铁路及杭州电厂的建设,扶助纬成、虎林丝织厂等民族企业。

浙江兴业银行是浙江第一家民营银行,也是中国第一家商办银行,在中国近代金融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这家银行经历四十五年的艰苦经营后,于1952年人民政府对私营金融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时才宣告结束。

浙江兴业银行1921年在杭州三元坊(今中山中路)建成的银行大楼现在被工行所使用。大楼由著名建筑师陈植主持设计,外形为欧洲古典式巴罗克建筑风格。

第二家是四明商业储蓄银行,1908年9月创设于上海,它的发起者和当权派均为旅沪宁波帮巨商,如虞洽卿、严义彬(宁波帮“鼻祖”严信厚之子)、周晋镳、朱葆三等,都是上海商务总会的首脑及台柱,阵容可谓鼎盛。凭借宁波帮在国内商界的超群实力支撑,到1931年其资本金总额增至225万银元。

“老三”浙江实业银行前身是设于杭州的浙江官银号(省级官办财政机构),1909年改组为浙江银行,之后又两度改组,官商合办的情形一直维持到1923年。随着业务规模扩大,官商股东之间因增资问题发生争议,经过讨价还价,决议杭州等地分行划归官股控制,定名浙江地方银行,上海、汉口两分行业务则归商股,改名为浙江实业银行。到1931年,后者的资本金总额为200万银元。

除了上面所说的浙系“三驾马车”,在上海成立于1906年的中国第一家商业储蓄银行——信成银行,也与浙江商帮有着联系。主要参股者就是宁波帮大佬周晋镳与湖州籍富商兼大画家王一亭,他们相继当过信成银行的“一把手”。因此,“民营第一行”实际上是由江浙帮联手创办,这也为其后二三十年江浙财团雄霸中国本土金融业开了先河。

据学者统计,自1897年至1937年抗战爆发的四十年间,中国本土资本银行累计设立390家,但有多达226家先后停业。在此期间,有两个创立高峰期,前一波高峰,得益于一次大战给中国资本主义工商业带来的外部机遇;后一波高峰,则归因于南京国民政府大体上统一南北后相对稳定的政经格局,以及内资银行业发展趋于成熟。

但是抗战爆发以后,这些民营银行都不同程度地走向衰落,浙江兴业银行在抗战结束后在香港开设分行而后又迁往北京,后成为中国银行全资附属企业。原董事长叶景葵也退居幕后办起了图书馆,所纳藏书成为了上海图书馆的珍贵文献,依然嘉惠众人。

受制于政策壁垒,纯民资银行的步伐始终未能踏出。去年,银监会就曾发文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这让不少浙商看到了政策松动的曙光。在这些浙商中,大批实力强大温州商人的银行梦更加强烈。

早在1986年11月,温州杨嘉兴等8人就集资31.8万元创办了全国最早的“股份合作制信用社”。之后,越来越多的温州商人成立发起私人钱庄或创立农场信用社,开始了对金融领域的初探。

2004年,注册资本5000万元,可运作资金超过100亿元的中瑞财团诞生了。这家由神力集团、奥康集团、法派集团等9家实力强大的温商组成的企业集团,把自己定位为“以金融为核心的企业集团”。而实际上,这是温商为打造民营性质银行的一次大胆尝试。当年6月,中瑞财团股东向浙江省银监局上报了要求成立“建华民营银行”的申请,但相关的监管部门调研后拒绝了该申请。

2011年开始,中小企业融资难等问题凸显,而民间借贷不受监管而高利风行导致的老板跑路、资金链断裂、非法集资等一系列问题也时常发生,民营银行的呼声又一次响起。

众所周知,自1996年第一家由民营资本作为主发起人中国民生银行成立之后,在近18年的时间里,民生银行成为唯一的颇具讽刺意义的唯一的民营银行而孤独地存在。

即使在村镇银行这些国有资本其实并不愿意染指的鸡肋领域,现有的制度依然规定:“村镇银行最大股东或惟一股东必须是银行业金融机构。”这意味着,民间资本要设立村镇银行,必须由国有银行来牵头,否则根本无法成立。

时光流转,世纪轮回,百年后的今天,仍然在这片大地上,民营银行梦终于重新开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