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姚洪灾启示录:给雨水留出一条出路

台风菲特腾讯大浙网陶佳莉2013-10-15 10:10
0

台风“菲特”给了浙江重重的一击,在数日的强降雨面前,我们的城市似乎毫无招架能力。温州、杭州、嘉兴、湖州等地局部相继沦为“水城”,并非台风登陆点的宁波余姚受灾尤其严重,70%以上的城区被淹,137万市民受灾。一场大雨,我们看到了同胞大爱的涌动,各路人马的救援给灾民带来希望与信心;但也是这场雨,把光鲜洋气的城市淹成一片汪洋,我们的城市如此脆弱,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余姚历来就是重涝区 与其地理环境有关

洪水始于强降水,首先必是天灾,以“菲特”为例,虽然风力并不大,但带来了大量云系;而且它移动缓慢,使得雨系一直在浙江上方停留;又恰逢冷空气,多个城市数日内降雨量创历史记录,比如,受灾最为严重的余姚两天之内的降雨相当于68个西湖。当地市委书记毛宏芳称:“在历史记录当中,余姚遭受最大的一次雨灾是1962年的台风,也没今年严重。去年台风‘海葵’从余姚正面登陆,降雨量250毫米,这次达到500多毫米,好比北京两年降雨量,在两天时间内倾泻而下,真是百年一遇。”

地形也是导致积水难以褪去的重要原因,以余姚为例,那里是浙东盆地山区和浙北平原交叉地区,地势南高北低,中间微陷。受南部四明山区洪水和西北部平原汇水的共同影响,处在流域的“锅底”,短时强降雨下极易造成重灾。

其实,余姚历来就是重涝区,发源于余姚的河姆渡文明正是因为洪水不退才被迫迁徙。河姆渡遗址中发现的淤土,反映出当地大部分低洼地区曾一度被水面覆盖,许多村落和水稻田成为一片汪洋,人们只好另觅更高的地方重建家园。据记载,宋代以来900多年,余姚共发生洪水将近120次,平均7年就出现一次。2012年6月17日,梅汛期间的一场超过24小时的大雨让当地人印象深刻。

杭州留下地区与余姚类似,因为地势较低周边多是山区,近几年几乎“逢大雨必淹”。且不说“罗莎”、“菲特”这样的超强台风,就是一场看似寻常的雨,也能把留下淹得惨不忍睹。当地在2010年耗资6000万元对所有过水通道进行改造,号称防洪能力已提高到“20年一遇”,然而,才过去三年,此番留下再次水漫金山。当地就此解释,尽管仍被淹,但程度已比“罗莎”时轻了许多,积水深度比当年低了近1米。

同样的,2005年美国新奥尔良市遭卡特里娜飓风重创,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地理原因。该市三面环水,市内低于海平面,其安全依赖于环绕城市约560公里的防浪堤。有美国专家称,早在2003他就估计防浪堤难以抵挡三级以上飓风引发的海浪,而过去200年新奥尔良没有被洪水淹没“纯属侥幸”。

泥沙淤积,姚江水深从6.2米降低到5米

显然,当地也深知自身面临的水患威胁,于是对母亲河甬江及其支流姚江、奉化江花了巨资治理。20 世纪90年代,宁波还编制了《姚江流域综合规划》。

早在1959年,为解决咸潮和洪涝问题,当地就在姚江下游建设姚江大闸,并在2012年对其完成改造,排涝标准从20年一遇升级为100年一遇,设计最大排放量达到1042立方米/秒。然而,在这次排涝的过程中,姚江大闸虽连续多日24小时排水,10月10日的总排水量也只有5600万立方米(相当于4个西湖的水量),平均648立方米/秒,仅为设计排水量的62%。

浙江师范大学教授冯利华认为,影响姚江泄洪能力的主要原因是姚江下游和甬江的淤泥堆积。建闸后,姚江从潮汐河变成了“内陆河”,涨潮流量减小,使得落潮的流量减小、速度减慢,但与此同时,潮水的含沙量不变,使得落潮不足以将泥沙带出——这是造成淤积的主要原因。

1959年建闸后第一年,姚江大闸下的淤积就达943万立方米;1973年时淤积量达2300万方。1978年,甬江口门段开挖万吨级港区航道,但开挖后的航道回淤严重、仅四个月就回淤了82 万方,尤以泊位区最甚,致使码头无法靠船投产。2006年出版的《宁波水利志》显示,姚江建闸后平均水深从6.2米降低到5米左右,排洪能力明显下降。

其实当地很早就看到了姚江淤积带来的问题,曾多次对姚江底部的淤积进行清理。2010年,政府投资6000万元清理三江河道(奉化江、甬江、姚江),并在这之后将三江清淤行动转为常态化,然而,从目前的排水状况来看,效果并不明显。

2012年,《宁波日报》曾报道当地花费71亿元建设甬江防洪堤坝,堤防总长134公里,水闸96座,总工期为5年,是迄今为止宁波水利建设史上最大的项目。长江近几十年来洪灾日益频繁,水利专家涂金花认为这和水利工程建设规划和使用调度不完善有关,其中堤防的修建,有利的一面是限制了江河的摆动范围,迫使其变得相对稳定,提高了抗御洪水的能力;但另一方面,它将江水束缚于河床,抬高了水位,致使洪水灾害更加严重。姚江洪水以东排甬江为主,今年上半年,浙江水利水电勘测设计院工程师卢晓燕就撰文研究甬江、奉化江堤坝对姚江的影响。她认为,随着下游甬江两岸堤防的建成,洪水归槽会使水位抬高,当堤坝完全建成后,姚江水位将抬高十几厘米,影响其泄洪能力,她提醒“相关部门应提早对此采取对策”。

姚江洪水以东排甬江为主,今年上半年,浙江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院工程师卢晓燕就撰文研究甬江、奉化江堤坝对姚江的影响。她认为,随着下游甬江两岸堤防的建成,洪水归槽会使水位抬高,当堤坝完全建成后,姚江水位将抬高十几厘米,影响其泄洪能力,她提醒“相关部门应提早对此采取对策”。

值得注意的是,宁波的三江口竟然是整个三江水系水面最窄的地方,比下游几公里外的甬江水面窄了将近一半,原因是大片的江滩被巨石和混凝土砌成了江岸。

城市化隐忧:内河瘦身,地面硬化

余姚并不是此次浙江唯一遭受重创的城市,据了解,“菲特”共造成浙江18个地区被淹。这18个地区的客观情况并不都如余姚这样特殊,那它们为何会在“菲特”面前纷纷倒下呢?

浙江本是江南水乡,自古以来,浙江的内河一方面作为城市的运输要道,另一方面也承载着城市的排水功能。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任郑正认为,过去城市的地表水系路网复杂,水路支流四通八达。一方面,水系本身就可以吸纳降雨;另一方面,它们也能很快地将水输送到城外。但在城市化建设中,许多城市的地表水路网络变得碎片化,许多支流被切断、填埋或干涸,就好像交通要道变成了“断头路”,水出不去,加重了内涝。

以杭州为例,近日有媒体翻出了《南宋历史水系图》,从图上看,杭州目前最繁华的武林路、西湖大道、体育场路等等在800年前都是水道。那时,杭城就像威尼斯一样,出行基本靠船,台风暴雨也不过令成百上千的河道丰盈;西湖水满时,直接经涌金三池,走“西湖大道”,注入运河(中河)。据史料记载,当年西湖的“排水工程”来自文豪苏轼之手。

除了河道变窄、消失,任郑正教授还认为,过去城市多以软质的渗水地表为主,包括土地、沼泽、淤泥等,渗水能力强;而如今,据有关部门统计,2010年我国的硬化面积已超过3000万平方米,且仍在不断增加,浙江作为沿海发达省份,地面硬化问题更加突出。

前文提到的杭州留下,曾被作为杭州的蓄洪区,种植茶树,以农田的形式存在,很容易就能吸收周围的山洪;它边上的西溪湿地有强大的消化能力,起着很重要的泄洪功能。而近十几年来,留下区块的开发迅速,那一片拔地而起的小和山高教园区及等各种建设项目,再加上西溪湿地北面如文二西路以北等,那一带的土地硬化相当快,导致土地的蓄洪能力越来越差,这也是导致留下“逢雨必淹”的直接原因。

结语:

一场大雨淹没了浙江的18个地区,江南水乡刚经历完“史上最热夏天”,就又遭受了台风带来的暴雨围城,当我们越来越频繁地从国内的气象报道中看到“百年一遇”四个字。既要考虑到“全球极端气候增多”带来的不利影响,也应该深思城市防灾能力究竟怎么样,是否有衰退之忧。在狂飙突进的城市化浪潮中,城市的规划者们以及开发商们,请给雨水留下一条出路。近年来遍及全球的无数气象事件已经证明,大自然对人类是“睚眦必报”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