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王婴:当“浙商回归”遇上“上海自贸区”

毋庸质疑,“上海自贸区”在引爆股市上涨行情的同时,将令人对其咫尺相邻的浙江,产生“大树底下无小草”的联想。

因为资本的本性是逐利。中央赋予上海自贸区种种突破性政策,自然会在一定时期内对浙江乃至整个长三角地区的资源产生一定的虹吸效应,使上海集聚更多的人流、物流、信息流等。

与此同时,上海自贸区内将进行的一系列创新。具体地,金融、贸易、航运等五大领域的开放政策,以及管理、税收、法规等五个方面的一揽子创新将舞动起中国新一轮经济改革与发展的龙头。相形之下,或令温州金改、义乌与舟山两个所谓国家级特区的先发优势黯然失色?

可以想象的是,用不了多久就将出现企业排队在上海自贸区备案的景观。浙江政府大力倡导的“浙商回归”,也会出现部分回归资本往上海自贸区跑的分流现象。

一位原本准备从外省回归浙江发展的浙商朋友告诉笔者,考虑到自贸区对企业的国际化运营、贸易便利化、金融自由化等政策的种种利好,他将把企业总部落转而户上海自贸区内。

站在浙江的角度看上海自贸区,如果仅仅是“此长彼消”的担心未免有点本位主义。令笔者感到些许诧异的是:上海与浙江,其在中国经济舞台上扮演的角色,居然有了些许角色反串的意味。

显然,上海自贸区的根本是“把经济交给市场”。而过去一向被誉为中国市场经济重镇的浙江,套用著名财经评论员叶檀女士的话说,是“政府全面接管经济。”叶檀女士为此大声呼吁:原本是市场经济主导的地区仍然没有摆脱政府对经济强有力的控制,市场经济在全面倒退。

浙江是中国市场经济的重镇,也是以市场为取向改革的先发之地。但近年来,民间投资增长势头不及国有投资的趋向日见明显,民间投资与国有投资的增幅差拉大。这并非政府刻意而为,相反,浙江大力倡导浙商回归,就是为了吸纳民间投资,就是为了继续保持浙江市场经济的活力。但是,浙商的转型升级也的确遇到了瓶颈,目前浙江民间资金的流向还是以房地产领域和资本运作为主。截止今年上半年,民间投资中房地产业占民间投资总额达到42.4%。

客观地说,在浙商转型的阵痛期,浙江民间投资乏力,政府乘势主导城镇化、轨道交通等基建投资,比起放任自流并不是过分之举。然而,笔者真正感到担忧的也在此。即:今天出现的浙江民间投资增长不敌国有投资的现象并非地方政府刻意所为。比起政府的积极有为,浙商发展出现了“动力危机症”。与30年前“穷则思变”、“百折不挠”的创业期相比,一些浙商陷入了“做大就被抓”,“做大就做死”的恐惧期与犹豫期。笔者日前参加了一个美国麻省理工大学创业创新论坛中国行的活动,举目之下皆为年轻人士,已难觅昔日熟识的浙商。一句话,浙商发展也到了更新换代的时候。

当然,浙商发展的动力缺乏,归根结底与国际国内的经济形势、政治经济政策,尤其是与市场经济的环境相关。上海自贸区的市场驱动力,即便是对于一些身心疲惫的浙商来说,也无疑是一针兴奋剂。从这个角度看,上海自贸区对于浙江,也并非仅仅产生虹吸效应。

事实上,建立上海自贸区,旨在为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探索新途径而积累新经验。上海自贸区的经验势必在全国推广。从这个意义上说,拥有了3个国家级特区,一直被誉为市场经济重镇的浙江,更应该在市场经济的改革道路上迈开大步。

有消息传来,温州农民房10月1日起可上市买卖。原来是温州市近日发布了《温州市农村产权交易管理暂行办法》,据此办法,自今年10月1日起,包括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村房屋所有权、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使用权等12类农村产权将在农村产权服务机构进行交易,非城镇户口人员可以在县域内参与农房买卖。

作为中国市场经济发祥地的温州,终于有了令人眼睛一亮的创新之举。

而浙商回归,绝不仅仅是资金的回归;更重要的是回归到浙江市场经济的汪洋大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