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浙网大浙网 > 城事 > 社会万象 > 正文

浙大一院收治的第一位H7N9禽流感患者出院

2013年05月09日07:15都市快报-杭州网王真 何欣我要评论(0)
字号:T|T

浙大一院收治的第一位H7N9禽流感患者出院

昨天下午,老杨仔细看了4月7日的快报。当天,快报记者采访了他老伴,大妈向我们倾诉了大家无法体会的痛苦和压力。 记者 何欣 摄

昨天上午10点半,杨大伯要出院前,李兰娟院士亲自赶到病床前和他告别。

李院士笑容满面,双手紧握杨大伯的手,“今天脸色不错嘛,我说过要尽量让你早点康复出院的,今天可以兑现了!”

杨大伯也握住李院士的手久久不放,“没有你们就没有我啊。”

昨天下午,躺在市中医院康复病房的杨大伯,头发稀疏,瘦得皮包骨,但脸色还算红润,两眼炯炯有神。两个鼻孔都插着管,一套连接氧气瓶,用来呼吸,另一套通向胃部,营养液从这里流淌进去。

杨大伯可以开口讲话,但是喉咙里只能发出沙哑的气声。他兴致蛮高,可每次开口还没说几句,就被旁边的老伴微笑喝止,“停!”“不要再说了!”“好好休息!”

过去一个多月,杨大伯几乎是杭州人心目中对H7N9禽流感一战的主要标志人物,他和老伴,这对结婚将近40年的杭州夫妻也差一点经历了生死别离。

3月中旬的一天,杨大伯去后市街家附近的菜场买来两只鹌鹑,亲自下厨红烧,给得感冒的老伴换换口味。一周后,他高烧发到39℃多,连着在社区医院挂了几天盐水,不见好转。那时全世界也没几个人听说过H7N9禽流感这回事情。

3月31日,病情危重的杨大伯被推进杭州市中医院重症监护室。同一天,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通报了上海和安徽发现3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其中两人已经死亡。这种闻所未闻的新型病毒以前只在禽类身上有过,在人身上出现并且致死,放在全球也是第一次。

4月2日,杨大伯从市中医院转入浙大一院时,正式身份还是“重症肺炎”病人。

4月3日,浙江省卫生厅首次通报省内首发的2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其中38岁的江苏太仓厨师洪某已于5天前死于萧山一家医院,从发病到离去只有短短20天。另一例就是杨大伯,当时他呼吸严重衰竭,病情极其危险。从那天起,杨大伯、新病毒H7N9、浙大一院、李兰娟院士,成了媒体和公众关注的焦点,杨大伯买过鹌鹑的那家菜场也因为很快检出H7N9病毒而被人们议论纷纷,神秘的新型病毒让许多人惊慌失措。

杨大伯住进浙大一院最高等级的传染病房,医院抽调了最强的医护力量,12位医生12位护士三班轮换全天候监护。浙大一院院长郑树森院士亲自指挥,浙大一院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李兰娟院士率多位专家会诊。

在李院士的果断建议下,抗生素被去除,新制定的“四抗二平衡”方案,结合人工肝和人工肺治疗,很快取得效果,杨大伯原本“白茫茫”的肺叶一天一天变得透明清晰,半个多月后,他恢复了自主呼吸。

插管手术前,老伴问他还有什么话要讲,杨大伯留下了一句“以后你要自己管牢自己了。”直说得老伴泪水涟涟,以为从此就是永别。“后来每天哭,想起来就哭,把后半辈子的眼泪都哭干了。”

4月中旬的一天,病床上的杨大伯精神不错,正好那天前来探望的老伴站在窗外。杨大伯在小黑板上写下一行字,小护士隔着两层玻璃举给病房外的老伴,上面歪歪扭扭有五个字:照顾好自己。

4月27日,浙江省省长李强来浙大一院视察,充分肯定了医院在抗击禽流感中取得的突出成绩,当李强省长了解了杨大伯的病情后认为,“这个病人的成功救治意义重大,如此严重都能恢复过来,对整个H7N9禽流感的救治是一个巨大的鼓舞!”

昨天杨大伯告诉记者,那天他看到李省长第一眼就认出来了。“我平时喜欢读书看报,关心新闻,以前好几次在电视和报纸上都看到过他。”

接下来,杨大伯除了定期回浙大一院治疗他已经纤维化的肺叶之外,主要是在市中医院接受针灸康复。

市中医院针灸科包烨华主任说,杨大伯的康复主要有两大问题,一是营养不良(37天瘦了二十多斤),二是吞咽困难。而市中的中风康复病房里,很多中风后遗症病人都和他有类似症状,通过针灸等一系列康复手段,基本都能改善甚至治愈。

现在还有十几位H7N9禽流感患者在浙大一院接受治疗。

原标题:

浙大一院收治的第一位H7N9禽流感患者

老杨出院了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sam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