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浙网大浙网 > 城事 > 浙江H7N9禽流感 > 正文

聚光灯第11期:谁该为禽流感"天价"费用埋单?

2013年04月15日08:50腾讯大浙网费洁
字号:T|T
加载中...

腾讯大浙网4月15日讯 (费洁/文)突如其来的禽流感让2013年的春天充满畏惧和担忧。H7N9除了导致死亡,也让正接受治疗的患者陷入困境。有消息称禽流感病人每天的治疗费用高达3万元。

天价治疗费用让本已遭受打击的家庭“雪上加霜”,那么禽流感患者的医疗费用究竟该由谁出?

患者必须面临天价医疗费用

截止14日,全国共确诊60例禽流感患者,死亡13人。禽流感已经“飞出”长三角,北京、河南等地也已被波及。

目前有条件的地区,都已将禽流感病人收治于负压病房。负压病房、ICU的呼吸机、抗生素几乎都已成为禽流感患者的“标配”。这些费用虽然会随着患者症状的严重程度有所不同。但综合计算,普通禽流感患者每天的治疗费用都将超过万元,而重症患者更是每天高达2-3万元。

而现在二三代抗生素价格高昂,需几百元一支,成人一天要注射6次,而抗真菌的则需1400多元一支,一天要用4至8支,加上对H7N9敏感的达菲,平均每粒需30元左右,每天需服用2粒,其余费用还包括ICU床位费,护理费等等。

聚光灯第11期:谁该为禽流感"天价"费用埋单?

以杭州67岁的杨先生为例,3月25日开始住院,4月3日确诊患H7N9禽流感,4月8日宣布有所好转。重症经历10余天,按每日2-3万计算,花费也已超过20万元。而这还没有将后续的治疗费用计入。

谁来承担“天价”治疗费?

谁来承担这笔“天价”治疗费,并无法律条例明确规定。但是在减免医疗费用方面,《传染病防治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国家突发公共事件医疗卫生救援应急预案》中皆有涉及。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4月3日晚也紧急发文,要求医疗救治费用按照规定渠道解决,严禁因费用问题延误救治或推诿。那么这些已经产生和将来产生的费用,最终到底该由谁来承担?

1.个人无力承担

4月2日,江苏南京45岁许女士被确诊为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由于进ICU接受治疗每天花费近一万元,前后已花费超10万,部分是向亲戚朋友借款,家属曾欲卖房筹钱但因住址被曝光房子无人问津。

安徽患禽流感的韩女士本身无工作,丈夫在工厂打工,家中本无积蓄,如今看病已拿不出钱,其余费用由医院先行垫付。

从此可见,疾病除了可能导致患者死亡,也让也让正接受治疗的患者陷入困境,高昂甚至“天价”的治疗费用让本已遭受打击的家庭“雪上加霜”。高额治疗费,不仅可能使普通家庭“因病返贫”,甚至能使一个家庭倾家荡产。

2.医院先行垫付难以持久

据了解,南京患者先期治疗费由患者自付,之后院方对患者治疗费进行先行垫付,前后已垫付30余万元。

此前,国家卫计委也表示,不能因费用问题延误救治或推诿患者,然而对于已经企业化管理的医疗机构而言,不断“垫付”高额医疗费也非长久之计,更不符合市场规律。

3.商业保险公司未大规模推出专项险

重大疾病医疗保险和意外保险是较为常见的两种商业保险产品,但目前这两种险并未将禽流感纳入理赔范围内。

目前的确已有一些保险公司推出了禽流感专项保险,但行业内未大规模上市。有保险公司表示,像禽流感这类新出现不久的传染病,针对其设置专项险需时间调查,目前没有这方面的安排。

4.医保只可报销部分治疗费

据浙江省卫生厅及浙江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介绍,浙江禽流感患者凡医保参保人员,可享受医保待遇。属于医保目录内的药品和诊疗项目等,都可不同比例报销。

但是医保尽管能报销一部分费用,但首先医保有个最高限额,其次医保也有报销比例(换言之是有自付比例),最后并不是所有人都参加了医保。

以2010年12月发布的《杭州市基本医疗保障部分政策的通知》为例,其中规定医保参保人员住院治疗费用最高限额为15万。而患者的自付比例也从25%-45%不等。虽然自付比例不高,但基于动辄几十万的治疗费,医保以外的自付费用对患者来说依然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5.政府财政建立专项救助基金

目前,广东已设立“人感染H7N9禽流感防控及医疗救助基金”,首期3000万元经费,用于防控工作和救助困难染病患者。

但我们面临的现实问题是,由于中国医保保障水平较低,很多农村人口、外来务工人员和城市低收入人群,缺乏医疗保障。所以,设置救助基金很有必要,救助基金最大限度地消除广大低收入者的焦虑,不至于因为费用原因,出现患者隐瞒病情放弃治疗的情形。

但事实上,广东的这一政策并非为所有的禽流感患者“兜底”。广东救助的仅仅是困难染病患者,如未纳入医保的低收入者或无力支付医疗费的外来务工人员等。之前医保面临的最高限额和大基数下的自付比例问题并为得到根本解决。

各方观点:禽流感是否应免费治疗?

呼吸道疾病方面专家,抗击“非典”先进人物钟南山院士表示,政府有责任设立救助资金。面对紧急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建议由财政拨出专项资金,让患者能够免费治疗,或者给予适当减免。

广州日报近日也刊发了题为《尽快考虑免费治疗H7N9禽流感》的社评,文中指出禽流感存在传染、扩散潜在风险,如果赋予患者治与不治的选择权,会对公共利益构成一定的威胁。

但面对是否应免费治疗,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税系主任、教授林江有不同意见。他表示人传人的流行病才可看做是公共卫生事件。如果一个人得了H7N9禽流感,政府就拿公共财政为他治病,等于用其他纳税人的钱为一个人看病。

另外,人民日报也刊发了题为《用制度整合 解患者之忧》的文章,文中表示治疗H7N9禽流感未必要出台专门免费政策。因为现有政策已可保障该类患者救治,如果还专门列出一项基金,对于财力不高、尚处于发展中阶段的我国来说,负担未免过重。

结语:禽流感是一起公共医疗事件,如果患者选择不治疗,那势必会对全社会造成威胁。再则,身处“暴风眼”的禽流感患者也不应遭遇病情和医治花费的双重恐慌。因此,公共医疗事件的治疗费用由政府财政埋单合情合理,除了明确禽流感纳入医保和广东设立救助基金之举值得全国效仿,各地政府还应出台政策为禽流感天价治疗费用“兜底”。真正的“免费”治疗,才能从根本上解除禽流感患者的后顾之忧。

了解更多资讯,请点击大浙网首页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sandyfei]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