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浙网大浙网 > 财经 > 财经观察 > 正文

小型健身房遭遇生存挑战 会员无奈被接连转会

2013年03月03日10:09都市快报-杭州网邵霏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办了两次健身卡,两家健身房都半路关门了。”吴小姐郁闷地说。

原来,家住杭州米市巷的吴小姐去年年初就在“精瑞健身”办过一张健身卡,“精瑞健身”停业后她转到了菲尔女子健身会所。没想到过去几个月后,菲尔女子健身会所也停业了。

和吴小姐感受不一样的是,过完元宵回来健身的陈荣(化名)发现健身操房的老师几乎换了三分之一。给陈荣上课的瑜伽老师说,去年在杭州市区换了三家健身房上课,最后都开不下去关门了。据她所知,市区去年一年下来关门的健身房就有五六家。

这些健身房频频关门的另一面是,几家大的品牌健身连锁在收编了原有的会员后,今年还将开出多家连锁店。记者 邵霏祥

3个月换3个教练 尴尬的健身体验

去年11月,张女士在单位附近的一家规模不大的健身房办了张年卡,可是锻炼了没多久,她就后悔了。“上了3个月不到的健身课,俱乐部换了3个教练。”张女士说,频繁更换教练,使她无法有效地进行健身锻炼,新换的教练是个兼职教练,专业素质也不是很理想。

“教练频繁跳槽,在我们这个圈子里确实普遍。”从业9年的健身教练“壮牛”说,目前杭州的健身教练缺口很大,导致健身俱乐部互相挖墙脚。还有不少俱乐部聘请了大量兼职教练,这部分人的流动性就更大了。

健身教练频繁跳槽使得一些小型健身中心生存状态更加尴尬。业内人士表示,杭城健身教练的平均专业素质本就不算高,加上他们频繁地跳槽,使健身者的服务体验大大降低。而健身教练往往是从小型俱乐部跳槽到大中型俱乐部,这对小型俱乐部的发展是致命的。

小型健身房越来越难支撑

去年年初,西可健身管理有限公司突然停业,会员全部转移到别的健身俱乐部,而在停业前半个月,该俱乐部还在团购新会员。

去年11月,因场地续租问题没有解决,菲尔女子健身俱乐部暂停,至今还没重新开出。“除了像西可、菲尔这样规模较小的健身房,还有精瑞这样的大中型健身房也退出了健身行业。”一位业内人士说,精瑞的两家健身房一家关门了,会员全部转到了伟爵。另一家门店则直接连场地器械和会员一并转让给其他品牌了。

“小型健身房如果走的路线是大众化的,会员价格普遍比较低,整体设施提高不上去,健身教练队伍不强,随着房租和人工等各项成本上升,确实越来越难支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型健身房负责人说。

据健身中国网公布的监测数据显示,2012年媒体公开报道的健身俱乐部关门、停业的就有122家门店,影响会员122630人,涉及会员权益金额2.19亿元。其中,浙江涉事门店达14家。

杭州伟爵健身有限公司杭报店负责人车先生说,不少消费者都觉得2000元/张的年卡很昂贵,但其实中间的利润很薄。“单是洗澡费,按照每次6元,一个会员一个星期来两次计算,一年就是六七百元,更何况还有教练费、场地租金等等。”

舒适堡市场总监王晓庭也有类似看法:“在杭州主城区,如果日租金超过2元/平方米,健身企业还能维持收支平衡就算不错了。”王晓庭表示,场地租金、教练工资等成本基本是固定的,会员体验不好续卡率过低就面临着生存问题了。

品牌连锁店要向社区渗透

小型健身房关门的同时,品牌连锁店却依然在不停地扩张中。

舒适堡去年在天际大厦和国际假日酒店开出了两家新店,伟爵、唯瑜伽蓝仕堡、菲力伟等品牌连锁店也都有新店开张。舒适堡市场总监王晓庭说:“虽然目前健身行业还处于微利、甚至微亏的阶段,但是作为‘朝阳产业’,前期只要不大亏,长期来看行业还是有比较广阔前景的。加上积累多年的品牌知名度,连锁扩张对品牌的发展还是有益的。”王晓庭透露,舒适堡还有多个项目正在探讨中,目标是覆盖杭州主城区东南西北。

同样忙于扩张门店的还有杭州伟爵健身有限公司,目前在杭州地区已有五家门店,而在伟爵总经理鲁镇华的计划里,未来将在杭州地区开出15家门店。

此外,不少连锁品牌意欲渗透到新建小区。“新建的小区大多会预留体育服务场所,这里边也包括健身房。”杭州市体育休闲服务协会秘书长邹捷说,如果让社区自己经营管理,很可能无法向居民提供专业的服务。邹捷透露,市体育休闲服务协会正在与多个社区商讨,让品牌连锁店加入到社区体育服务中去,一方提供专业的健身服务,另一方则在场地租金方面适当地给予优惠,让健身企业在帮助全民健身的同时也实现自身盈利。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sam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