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浙网大浙网 > 城事 > 社会万象 > 正文

网传音乐人左小祖咒房屋“被强拆”事件调查

2012年11月28日16:13东南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网传音乐人左小祖咒房屋“被强拆”事件调查

【记者调查】窗户被砸,有没有遭遇强拆?

“中国网事”记者25日早晨在南夏墅街道胜西村看到,村中大部分房屋已经拆除或正在拆除。左小祖咒岳父卞仕方的房子位于常漕南路武南殡仪馆以西约200米处的钱家塘组13号,房前30米左右是一条在建公路。与卞家只有一墙之隔的房子已经拆除门窗,工人们正将废弃物装车运走。

卞仕方向记者表示,邻居已经与政府达成协议拆房,但两家的房子有一面墙是共用的,部分房瓦也连在一起,他担心邻居的房子拆掉后自己的房子会有损毁。卞晓莉表示,24日早上她看到工人在邻居的房顶上拆瓦,于是开始发微博,目的是为了保护房子。左小祖咒认为,微博是个人平台,他发微博是为了告诉人们自己的家人受到了惊吓、妻子被推扯,是为了保护家人,但是没有想到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

“我的房子没有拆,不能明确地说是强拆。”卞仕方说。卞晓莉也表示,“房子还没被拆掉”,但23日凌晨玻璃被砸使家人受到了惊吓。常州市武进区委员会副书记凌光耀告诉记者,经初步调查,砸窗只是一起治安事件,他本人已经就此向卞家表示了歉意,并承诺为他们维修窗户,清理周边环境,保证居住安全。

“警方比卞家还急着破案。”南夏墅派出所所长宗旭说,警方专门抽调了8名警察对砸窗事件立案侦查,“连砖头都拿去做了检测”,目前还在等待调查结果。

负责拆迁工作的南夏墅胜西村支部书记蒋中生说:“不存在对卞家的强拆行为。在卞晓莉表示拆除邻居的房子会影响她家房子安全后,村里已经停止了对邻居房子的拆除。卞晓莉微博提到的‘上房揭瓦’是邻居房子的情况。”

卞晓莉告诉记者,24日早上她受到了不明身份人员的“推扯”,手机被砸。记者在当地派出所调阅了冲突双方签字画押的笔录。笔录显示,与卞晓莉发生推搡的是南夏墅街道的城管队员,当时城管队员开着私家车在附近蹲点查处渣土车,双方因为卞晓莉持手机拍摄发生争吵。卞晓莉的叔叔卞仕元看到有人踢了卞晓莉一脚,但卞晓莉没有受伤,双方经调解后离开。

针对卞晓莉微博提到的“记者被打”、“网友受阻”等情况,宗旭向“中国网事”记者表示,警方没有参与拆迁相关的事情。24日当天没有接到记者被打的报警,但确有两名在常州某广告公司工作的网友前来围观,后由警车送走。

【事件分析】未有批文,是不是违法囤地?

左小祖咒在微博上发布了一份信息公开申请答复,常州市国土局武进分局在这份文件中称:“钱家塘组暂未涉及城镇建设用地批次”。左小祖咒据此认定武进高新区和南夏墅街道“非法囤积农民耕地、宅基地,卖给开发商”。对此,凌光耀予以了驳斥。他告诉记者,政府目前没有对钱家塘组进行征地,所以不涉及国土部门的批文。钱家塘组所在的区域明年底将开始建设常州地铁一号线的停车场和维修保养站,该区域已经纳入国务院批复的《江苏省常州市城市轨道交通近期建设规划(2011-2018年)》。

记者了解到,出于拆迁成本逐年上涨、地铁工期紧迫等多方面因素考虑,当地政府与村民商量采取协议收购的方式,让村民领取过渡补贴或住进安置房,先行对规划区域地面附着物进行清理。据凌光耀介绍,胜西村40户村民目前已经有33户达成了协议并实行清理,只剩下卞仕方和卞仕元两家,没有对房屋进行丈量,其他5家则是丈量之后仍在观望。凌光耀说,他们定下“红线”是“未经与老百姓协商同意的绝对不允许清理”。据了解,目前协议收购是按照《常州市武进区征地房屋拆迁补偿和安置办法的通知》(武政发2009第96号)的要求来执行的。

江苏诺法律师事务所律师耿延认为,地方政府在国土部门征地批文下来之前先与征拆对象进行谈判解决问题,如果是平等的协商,建立在自由合意的基础上,具有一定合理性的。但是如果违背了老百姓的意愿,强行购买或拆除房屋,那就违背了创新行政方法的本意,无法有效解决矛盾。

卞晓莉向记者表示,与政府之间不是拆迁的问题,“现在是政府私底下来收购我们的房子”。左小祖咒对记者说:“‘钉子户’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未经我的同意就是不能拆。我只是想维护我的家庭应该得到的利益。”左小祖咒表示,微博里提到当地政府官员,是因为他们是当地的父母官,是他进行协商对话的对象。

截至25日,当地政府有关负责人已经与左小祖咒进行了两次沟通谈判。据卞仕方透露,目前主要是女儿和女婿在与政府谈,卞晓莉不愿进行丈量,希望能达成一口价。卞晓莉表示双方尚未达成任何协议,具体细节不便向记者透露。而在卞仕方看来,如果谈判内容公开,要价太高,其他村民肯定会不服气。他还是希望事情快点解决,不要闹大。

如果事情久拖不决,左小祖咒表示将通过增加人员留守把房子看好,直到达成协议。而当地政府有关负责人则表示,如果长时间无法达成协议,当地可能考虑向上级请示调整规划绕开卞仕方的房子。

【延伸阅读】“微博时代”个人与政府部门应如何自持?

在采访中,一些专家学者认为,左小祖咒微博直播“被强拆”事件带来的网络舆论效应,应当引发人们思考两个问题:一是作为微博“自媒体”使用者,个人的表达是否应该多一些寻根问底的理性?二是作为地方行政部门,在处理社会关注的重大议题时,如何把握依法执政和方法创新之间的平衡?

针对第一个问题,江苏省委党校教授冯治认为,转型时期的中国又恰逢“微博时代”,公众对“拆迁”等社会问题关注增多,个人的非理性情绪很容易通过微博等“自媒体”宣泄出来,但是舆论沸点过后能留下的多是理性的事实和声音,更多的细节和全面的途径才能有利推动实现微博舆论的良性循环。

要实现依法执政与方法创新的平衡,江苏诺法律师事务所律师耿延认为,最根本的办法还是以人为本,以法律为准绳。以此次事件涉及的协议收购为例,地方政府在国土部门征地批文下来之前先与征拆对象进行谈判解决问题,如果是平等的协商,建立在自由合意的基础上,是具有一定合理性的。但是如果违背了老百姓的意愿,强行购买或拆除房屋,那就违背了创新行政方法的本意,就无法有效解决矛盾。

了解更多资讯,请点击大浙网首页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