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浙网大浙网 > 城事 > 社会万象 > 正文

吴山夜市天价停车费 4000元赔偿费成惯例

2012年10月17日16:53浙江在线[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国庆期间,小吴在杭州的惠兴路停车14个小时,一下子掏了4000元的“停车费”。

停车收费本是正常,可这车一停就要收费数千元,车主表示太冤,主要原因是在于他停错了时间,耽误了吴山夜市摊主的生意,所以才赔偿了4000元的费用。

“免费泊位”上的车交了4000元“停车费”

趁着国庆长假,在临平工作的小吴决定带家人到西湖玩一圈,约好10月5日在惠兴路集合。早晨7点多,他从临平开车到惠兴路,就想找个泊位停下。

“当时看惠兴路有两个车位,我就把车开过去,没有看到有收费标志。”小吴说,车子停好后,一家人就搭乘旅游大巴逛西湖去了。

晚上9点多,玩了一天的小吴准备到惠兴路开车回家,眼前的场景把他吓住了——早晨来的时候这里没几个人,晚上却是人山人海。小吴从人群中挤到自己车子旁,发现根本没办法将车从摊位和人群中开出去,车子上还多了好几道划痕。他打110报了警,民警过来拍了照片,说只能等到十点半以后再开走。小吴这才知道,这里就是吴山夜市。

十点半,逛夜市的人基本散去,小吴再次准备去开车,就被十来个摊主拦住,并要求赔偿8000元的损失。“这简直就是敲诈!”小吴说。

协商无效,双方选择请民警帮忙解决,最终才以4000元的价格谈妥。

本来还以为是免费的停车位,前前后后十四个小时,小吴为此付出4000元。面对天价“停车费”,他越想越不舒服。

如果是惠兴路不能停车,道路两边为何也看不到相关提示?为什么没有人提醒车主?明明只是占据一个停车位,为什么会突然冒出10个摊主索赔?……小吴不禁提出一连串的质疑。

吴山夜市天价停车费 4000元赔偿费成惯例

吴先生车子被划了痕

天价“停车费”屡次发生停车收费员“躺着也中枪”

带着小吴的疑问,记者先后两次走访吴山夜市,发现类似情况早已不是“新闻”。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惠兴路,发现吴山夜市所在的惠兴路、仁和路上有十多个提示牌,上面标注的内容是:各位车主,由于惠兴路至仁和路设有夜市,停车时间0:00—17:00,请广大司机朋友大力配合。落款是上城交警大队、吴山夜市。

这些提示牌每个十几米就有一个,用铁链锁在路边的灯柱上。吴山夜市所涉及的道路范围内,只有工人文化宫西面十多米没有设提示牌。

谈到夜市停车赔偿的问题,泊位收费员章大姐已经司空见惯。她从早晨八点上班到晚上九点下班,对于这里的情况非常清楚,甚至还见过私家车因为影响摊位,车身被划、车胎被扎的闹剧发生。不过,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协商赔钱,和平解决。

“我们看到有人停车,会提醒他们五点钟以后有夜市,不能再停车。下午四点半以后基本就不让停车了。”她告诉记者,经常会有类似的情况发生,有时候即便提醒了车主,车主也不会太在意,直到夜市的摊主要求赔钱时,车主又反过来责怪收费员没有及时提醒。

章大姐说,因为在上班时间联系不到车主,很多时候根本收不到这些人的停车费,但车主还会投诉停车收费员,没有尽到提醒义务。此前有两个朋友在附近做停车收费员,就是因为类似的“无厘头”投诉太多,实在气不过去,直接辞职走掉。

像小吴一样,在停车收费员上班前就停在这里的人,又该怎么办?“你看,路边都有提示牌,每天都会有人放到路边,告诉车主五点钟以后就不能停车了。”章大姐指了指旁边的停车牌。

摊位被挡摊主生意受损直喊冤

昨天晚上7点,记者再次来到吴山夜市。在摊主看来,如果车位被占,他们同样要遭受不小的损失。

“车子把两排摊位之间的路拦住,我们根本做不成生意。如果认为索赔4000元是敲诈,更是冤枉。”高先生是向小吴索赔的摊主之一,他给记者算了笔账:每个摊位只有1.1米宽,一辆车停在那里,至少10个摊位会受到影响。如今摊位费平均每天100元左右,此外货物仓库费等方面都会受到损失。

其实,吴山夜市向每个摊位收取的摊位费最多只有360元/月,但几经转租,摊位费已经涨到每个月3000多元,导致摊主索赔价格越来越高。

摆摊摆了七八年的王大姐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车主如果在六点半之前把车开走,摊主不会索赔;但如果车子停一晚上,严重影响摊位生意,索赔也在情理之中。

“都是出来混口饭吃,谁也不容易。”王大姐说,她也不愿意看到有车挡住摊位,因为一旦发生,车主和摊主双方都很麻烦。

吴山夜市天价停车费 4000元赔偿费成惯例

路边停车的指示牌

夜市专门请人每天摆放提示牌称固定提示牌不现实

关于5日晚上发生的事情,吴山夜市办公室经理林爱建记忆犹新。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很多次,我们现在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是否有没开走的车,然后赶紧给交警和派出所打电话,请他们帮忙查询车主联系方式。”林爱建说。

5日下午,吴山夜市负责巡逻的保安就发现,小吴的车在开市前还停在车位,就赶紧反映到派出所,请他们查找联系方式。但始终联系不到小吴。“我一个人就给他打了5个电话,要么关机,要么没人接。”保安封师傅翻出当时的通话记录。对于这件事,小吴后来的解释是,手机一直在侄女手里,后来玩得没电了。

最终,摊主和车主协商未果,闹到派出所才解决掉。

林经理说,现在夜市办公室专门请了一个人,早晨6点到7点之间将提示牌摆好,平均十多米一个;等下午五点左右的时候,再由保安将提示牌收回。至于小吴反映没看到提示牌,林经理表示,国庆节期间依然有人按时摆放提示牌,不可能没有提示牌。

为什么不能设置固定提示牌,而是要每天摆放临时的?对于这个问题,林经理表示,最关键的因素在于吴山夜市在惠兴路与仁和路属于“过渡”性质,迟早要面临搬迁的命运,根本不可能设置固定提示牌。

停车位与摊位之间的矛盾如何解决成难题

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2003年,吴山夜市搬到惠兴路与仁和路一带。按照当时的说法,搬到这里只是进行过渡,最多两三年的时间。但一推再推,始终没有解决方案,至今已经九年。

2008年,杭州开始实行道路停车收费新政,惠兴路与仁和路上也设置了停车位。尽管规定了这里下午五点以后不能停车,但停车位和摊位之间的矛盾从未平息,每每发生因车子挡住摊位而导致的争端。

杭州停车位紧张众人皆知,而这条长约两三百米的吴山夜市,上面竟然有467个有正规营业执照的摊位,每天人流量过万。

2009年,媒体第一次报道了天价“停车费”,呼吁采取措施提醒车主。但最终结果表明,车主与摊主之间的冲突仍然时有发生,甚至“4000元”逐渐成为约定俗成的赔偿标准。

有人开玩笑说,取消这里的停车位就没事了;也有人说,设立固定提示牌或许会好些。但考虑到这里夜市的“临时”地位,这些建议根本不现实。

无论是杭州本地人还是外地人,很多人对于吴山夜市所处路段的停车规定并不清楚。九年来始终处于“过渡”状态吴山的夜市,至今还是没有拿出一个比较完善的管理方案。尤其是0点到早晨7点之间,这个时间段仍然属于监管“空白期”。

正如小吴一样,如果在一个比较早的时间将车停在那里,停车收费员还没上班,临时提示牌还没摆放好,最终只能掏出4000元“买单”。无论是作为管理方的吴山夜市办公室,还是作为当事双方的车主和摊主,都是不愿遇到的,都会很“受伤”。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