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下滑动

社会组织进农村社区
下姜村潜能无限

烟雨蒙蒙的凤林溪,古色古香的廊桥,白墙黑瓦的民房……掩映在绿水青山中的下姜村,全然一副山水田园居模样。说到“下姜村”这三个字,很多人并不陌生。

这个有着800多年历史、面积不足10平方公里、仅有800人左右的古老村庄,因地处偏僻,曾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而近十多年来,下姜村却从穷山沟蜕变成“绿富美”。

“沿着淳安县西南部山区柏油马路一路向里走,直到出现一句醒目的标语:“下姜村,梦开始的地方。”当走进这个几乎家喻户晓的村庄,我们发现,这句标语不仅仅是一句口号。其中,杭州市民政局携手社会组织杭州滴水公益,社工驻扎农村,开始一种前所未有的尝试……

推陈出新:竹篾老匠人重新出发

竹篾是下姜村历经几百年延续至今的一道传统民间手工艺。不少村民或多或少都会一些,其中,66岁的姜祖解就却凭一手精细活儿,成了村里的大明星。

“每天清晨,姜祖解都会去山上自家竹林里背回几根不错的细毛竹,到家后,一条长板凳、一把平刀准备就绪,依次开始破蔑、刮蔑和编蔑三部曲,这些看似容易实则艰辛的工序,早已是姜祖解熟稔于心的日常。从16岁开始,姜祖解拜师学艺三年半,如今已将这份手艺打磨了50多年的时间,是整个淳安县名声在外的民间工艺师。

“一定要打磨得越细,做出来的东西才越好看。”姜祖解在为我们演示手艺时反复强调这一点,正因这样,从他手里做出来的作品竟能如此精细,也就不足为奇了。2013年,他曾花9天时间自想自创的《竹编果子篮》,工序复杂、外观精致,最终还抱得一份引以为傲的大奖。

“往常,包括姜祖解在内的村民对竹篾制品的需求比较“简单粗暴”,多是以造型简单、实用耐用的竹背篓、簸箕、竹匾为主,像姜祖解这样的农民出身,纵使一身好手艺,几十年来,却并没有凭此给他和家人带来直接的经济收益。随着农村生活水平的提高,篾匠们越发难以靠传统的手艺维持生活,村里原有10多位篾匠,如今仅剩下包括姜祖解在内的2名仍在坚持,多年前他膝下的徒弟们,也几乎是在学了短短两年后选择外出打工谋生。

“对一位66岁的老篾匠来说,去理解时代对传统手艺的影响也许是困难的,但对下姜村来说,留住这样一位技艺精湛的老匠人和他手中的竹篾文化显得更为重要。今年7月,杭州滴水公益驻村社工组织了村里几位还掌握着竹篾编织手艺的老匠人,到安吉杭垓镇参观学习。在那里,几位老篾匠对竹制品的市场需求有了不一样的认识,姜祖解在社工的劝说下,最先开始转变思路,编制一些新颖小巧的果篮、蒸笼等小物件,方便游客带回家,无形当中凭手艺带来了直接报酬,“现在每个月编蔑能有一千多块的收入。”他笑着说道。

“社工程晓珺为此有个愿景,希望有一天,能够靠他们的力量,让姜祖解成为村里蔑匠手艺的领头人,吸引村里更多匠人看到:靠手艺创造属于自己的财富。

从无到有:“最美田园社区”终于有了特产

如果说编竹篾是下姜村从传统中寻找新方法创造财富的话,那么,姜汁饼干的出现则是从无到有的创造。

王靓芳是杭州滴水公益的一名社工,她从今年5月开始驻在下姜村,作为一个游客常来常往的村庄,下姜村至今仍然没有一件能称得上为特产的食物。为了让下姜村有一张能让游客过目不忘的名片,王靓芳和同事们绞尽脑汁为其“量身定制”了一款特产——手工姜汁饼干。说起创意,她的解释很简单:“与村名中的姜字联系在一起。”

“一直对烘焙感兴趣的她,反复研究、尝试,最终确定和稳定好口味,很快就在村里收了几名学生,“先教会她们怎么做姜汁饼干,慢慢形成一个小规模,最终能够拿出门去卖给游客,让大家有钱赚。”

社会组织融进农村社区 助力打造“五美”空间

“目前,杭州滴水公益长期驻村的几名社工仍在继续挖掘下姜村的潜在文化,有条不紊地与村民们打交道,几个月下来,他们在村里组织起多支队伍,文体队、益行团、匠心筑梦服务中心……为下姜村的村民们出谋划策创造幸福感。

“事实上,社会组织融进农村社区不仅仅是杭州滴水公益的首次尝试,也是委托单位——杭州市民政局在农村社区创新治理的首次尝试。不久前,下姜村被评为杭州十大“最美田园社区”,市民政局为全面提升农村社区面貌,将杭州滴水公益这样的社会组织引进农村、走进社区,助力打造和实现新经济空间、新环境空间、新治理空间、新服务空间和新文化空间,尤其注重发展社区服务的全面和精细化、文化发展的乡土化和品牌化。

“如今有越来越多的游客进出下姜村参观,不论对村民还是游客来说,发掘下姜村的无限潜能,让其置身于极具地域文化特色的环境中,正是大家不断努力的方向。

“下姜村是梦开始的地方,也是他们梦开始的地方。

文/王梦琳 魏志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