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下滑动

85后铸剑师:
在1200℃的炉前挥汗如雨

第一次见到查长伟的时候,很难想象这个既没有古铜色皮肤,也没有夸张二头肌的斯文小伙,竟是一名传说中的铸剑师。

铸剑:一块铁怎样变成一把剑

查长伟是丽水龙泉人。去采访他的时候,这座因欧冶子而闻名的浙南小城即将入伏,日头晒得正猛。查师傅在作坊里和另一名工人拿着锤子,一下一下地敲打着一块烧红的烙铁。炉子里的火烧得正旺,我们仅仅在旁边站了一小会,就已经热得汗流浃背。

“查长伟告诉我们,铸剑要经过热锻、淬火、冷锻、磨刀、制鞘、装配等多道工序,一块铁要反复锻打成几千层,才能保证剑身刚柔并济,一般每天要在作坊里干八个小时左右。只有专门干这行的老师傅才能长时间忍受这种高温。但他们的皮肤也往往会因此发生变化,一到冬天就会特别怕冷,一般到50岁以后就干不动了。

售剑:大二时已经攒够一套房

相比于那些在炉子旁打了一辈子铁的老师傅们,作为85后的查长伟有一个更加灵活的商业头脑。早在大学时代,他就开始通过互联网销售龙泉刀剑。那个年代,电商远远不如现在流行,在网上做刀剑销售的更是少之又少。

“那时候大家都觉得刀剑这玩意太小众了没前景,甚至连供货商都不看好,给货纯粹是碍于面子。”回忆起当年赚的第一桶金,查长伟颇有往事如烟之感,“后来慢慢做出了一些成绩,周围人的态度才开始转变。”具体什么成绩呢?“到大二的时候,赚的钱大概够在龙泉市区买套房吧!”他微微一笑。

尽管最开始连父母都反对他“不务正业”,却有一个大学女同学始终坚定地站在他的身边,并亲身参与其中,“她觉得大学的闲暇时光就该做些有用的事情,在当时那段最难的时间,她的支持真的给了我很大的信心。”

“再后来,这个女同学成了查长伟的妻子,如今两人已经有了两个孩子。

痴剑:每一把剑都有它自己的故事

网上销售刀剑的第一桶金,给了查长伟一个跟全国各地刀剑爱好者打交道的机会,他开始深入研究龙泉乃至世界各地的冷兵器文化,乃至亲身向龙泉各大老字号剑铺的前辈们学习如何铸剑。

如今,他已经是龙泉屈指可数的几家老字号剑铺之一——“禾”字号的第三代传人,作品多次在各类评比中获奖,并被多家博物馆收藏。刀剑对他来说,早已不再是单纯的商品,而更多地开始渗透进一种名为“热爱”的东西。

他在查长伟的客厅里,几乎每一个角落都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刀剑,书架上则是一些关于冷兵器知识的书籍。他拿起一把装饰华丽的宝剑,如数家珍地介绍着自己的杰作,“这把剑一共有九个鼎纹,寓意‘一言九鼎’,因此我把它命名为‘信’”。

“虽复尘埋无所用,犹能夜夜气冲天”。如今这个时代,剑早已不再是杀人之器。在查长伟的眼里,它更多的是一种精神的载体,一种文化的象征—“每一把剑都有它自己的故事,就像我们人生中的一个知己"。

文/陈立平